正文卷 第一百七十章 侦探

读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重生之黑铁的荣耀正文卷 第一百七十章 侦探
(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第一百七十章侦探

    凌晨五点,福克斯庄园灯火辉煌,几乎所有白鹿城有头有脸的大人物都集聚到这里。来去匆匆的仆人和侍女在招待这些匆忙赶来,甚至是在睡梦中被叫醒连夜赶到的这些客人的同时,都掩饰不住脸上恐慌的表情,因为他们的主人,这座庞大庄园的拥有者,目前白鹿城唯一的一名国民议员,福克斯爵士连同他的管家华尔夫都被人在书房中谋害了……

    新上任的费利多斯总管自然也不例外,他就站在书房中。福克斯爵士和管家华尔夫的尸体依旧保持原样,只不过上面盖了张白色的亚麻布床单。而衣衫不整显然是从床上被带到这里来的海军基地建设主管官员维尼斯克子爵已经不知重复了多少次他的述说。

    “我,我再说一次,我真的没派人给福克斯爵士送什么紧急文件!你们就不能用点脑子想想,我是海军,他是国民议员,怎么可能有什么紧急文件要和他商议!根本就挨不着边的事!另外,我的副官中也没有一个叫亚伯罕的刚从王都调遣过来的中尉军官,我手下根本就没有谁长着两撇漂亮的八字胡!这是阴谋,针对我们海军基地的阴谋!”

    面对面红耳赤气急败坏的维尼斯克子爵,费利多斯总管就冷静多了:“请您稍微镇静一些,维尼斯克子爵,没有人会怀疑你。这肯定是一个阴谋,否则凶手就不可能冒充海军军官来杀害福克斯爵士和他的管家,这分明是了解到你和爵士的关系不和才想嫁祸于你。这说明一个问题,凶手应该很清楚正在建设的海军基地的情况,他不是外人,或许就躲藏在海军基地之内。

    我还有一个疑问,据开门的仆人毕德和那个在书房外等候的贴身侍女谢尔娜说,那个凶手穿着的海军军官制服非常的合身和贴切,不可能是临时随便套上去的。正因为凶手非常具有军官气质和贵族风度,这才迷惑了他们,让他们没有丝毫的疑心。那么问题就是,他的这身军官制服是哪里来的?”

    费利多斯总管托着下巴沉思:“我们王国法律一向严禁民间仿制军装,违者处以五年以上劳役,所以民间的裁缝一般都不会去制作军服,即使接到了单子也会向巡警队报告,以免事发牵连到他们。而海军军服虽然大致相同,但在细节上还是有差别,尤其是军官制服。

    刚才你的副官伦克德中尉就被那个仆人和侍女指认过,他身上的军官制服和那个凶手穿的一模一样。很显然,凶手如果不是海军基地内部的人就是窥视基地的有心人,不然不会这么注重军服的细节。我们应该双管齐下,你马上回海军基地去调查一下,昨天晚上那些中尉都在哪里,他们的军官制服是否有所遗失……

    我这边派人去调查下那些裁缝店制衣店还有布料商行,看这段时间是不是有人购买类似你们军服颜色的布料和制作你们的海军军官制服。只要有发现我们就可能抓住了凶手的线索。毕竟,国民议员被谋害是骇人听闻的事件,在王国极可能会引发一场风波,你和我都逃脱不了,需要给上面一个交代。

    刚才我已经派人用鹞鹰传信到王都,向陛下和议院汇报这件事,很可能三四天以后王都的特使就会抵达这里。我希望在此之前,最好能找到凶手,或者至少要找到有用的线索,确定嫌疑人。这样,我们才能被这事件少牵连一些。对了,那个开门的仆人你带过去,可以当场指认是否是凶手……”

    维尼斯克子爵已经冷静了下来,听了费利多斯总管的这番话,他正色回答:“我明白,我这就回去,召集分舰队所有的中尉军官,让那个开门的仆人当面指认。”

    这时,两个穿着黑色罩袍戴着高筒礼帽在书房内四处捡测的人停止了他们的行动,来到费利多斯总管的面前,摇了摇头说:“很抱歉,费利多斯总管大人,我们在这里检测不到魔力的痕迹,所以溯源法术和回影法术无法使用。很显然凶手只是单纯的格杀了福克斯爵士和他的管家,这里没有使用法术的任何迹象,这说明凶手不是魔法师,发生在这里的谋杀案不属于我们部门的管辖范围之内,我们先告辞了。”

    看着这两个人飘然离去,没听清楚这两人前面言语的维里斯克子爵很不爽的问道:“他们是谁,说这件谋杀案不是他们部门的管辖范围这是什么意思?”

    费利多斯总管轻叹了一口气:“他们是王都特别部门派驻到这里的分支部门负责人。其实我很希望他们能有所发现,这样福克斯爵士的被害事件就可以交由他们去调查,我们就不用去管了。可惜,这只是一件单纯的谋杀案,他们当然乐得在一旁看热闹……”

    维尼斯克子爵自然明白费利多斯总管所说的那个特别部门指的是什么,一听是他们派驻在这里分支部门的负责人,他也不说话了。沉默了一会再看了看书房那两具被床单遮掩的尸体,转身就准备离去,不过费利多斯总管又叫住了他。

    “再等下,约瑟夫侦探来了,先看看他的现场验尸报告。他在王都做了二十多年的刑事侦探,经手的谋杀案很多,王都凯旋桥地下排水道七尸案就是他破获的。他也是西南多德萨斯郡人,这次他退休准备回乡养老,正好经过白鹿城,被我留下帮忙组建巡警局刑事科,培训一下那些菜鸟。我接到这边的消息就马上通知了他,他已经带人检验了尸体进行了初步的调查,我们看看他怎么说,等会让他跟你去海军基地,对付隐藏在暗中的嫌疑者他比较有经验……”

    约瑟夫侦探是个秃顶的老头,个子比较胖。只是那张脸天生愁眉苦脸的样子,说话看似慢吞吞,却很犀利,很少说废话。

    “凶手大约二十四五岁,头发是暗金色,八字胡,怀疑经过了装扮。个子在一米八左右,古铜色皮肤,好似水手和船员出身。力气很大,精通格斗技巧,而且胆大心细,在谋害了福克斯爵士与其管家之后,还能出门和侍女谢尔娜闲聊漫步,丝毫没有急迫的想要离开的举止。由此可见,他有着丰富的暗杀经验,或者可以认为凶手是名职业杀手,刺客。谋杀福克斯爵士有很大的可能是接受了他人的雇佣……”

    约瑟夫侦探迟疑了下,有点迷惑的继续说到:“现在还有个不确定的是他的眼睛,看门的仆人毕德说是黄褐色的,而侍女谢尔娜却说那是双迷人的蓝色眼睛。而且两人听了对方说的之后,又无法肯定自己看到的是不是真的,最后他们都承认自己没真的看清楚。”

    “我有个疑问。”维尼斯克子爵说:“约瑟夫侦探,你是如何断定凶手精通格斗技巧并且力气很大的?”

    约瑟夫侦探指了指那两具尸体:“是它们告诉我的,看看它们死的位置以及死因是知道了。很显然,管家如果在主人会客时出现在同一个房间,那他必然是在门旁侍立以等待主人的召唤。但他却死在书桌前,这分明是凶手故意所为,以便他在杀害管家后能迅速的制服书桌后的福克斯爵士,使其无法召唤或者是惊动别的仆人,比如站在书房门外的侍女谢尔娜。”

    约瑟夫侦探紧接着走到当初克洛德站立的地方:“联想到那个所谓的紧急文件,凶手应该是站在这里,掏出文件,递给爵士。这个距离对爵士来说非常尴尬,因为他要接的话就得起身,弯腰前倾伸手才能接到,仿佛在向凶手行礼致敬一般。所以我认为爵士只能选择召唤站在门边的管家上来,接过那份文件再放到他的面前。

    这样就给了凶手可趁之机,他就能在制服管家之后同时对爵士发起攻击。否则的话他攻击爵士会让身后门边的管家发出警报,而先攻击管家则爵士会毫不犹豫的拉响身后墙边这条响铃绳。不幸的是,凶手的图谋实现了,管家和爵士接连遭到了厄运……”

    “至于说凶手精通格斗技巧和力气很大,原因非常简单。”约瑟夫侦探轻轻的笑了起来:“因为福克斯爵士和他的管家都死于脖颈折断,事实上折断人的脖颈看似简单,其实并不然。如果力气不大的话,根本无法在瞬间折断一个人的脖颈。任何一名格斗家都知道这个常识,折断人的脖颈比折断人的手臂需要更多的技巧和更大的力气……”

    费利多斯总管轻轻的鼓了两下掌:“你说得非常的精确,约瑟夫侦探。接下来麻烦你跟维尼斯克子爵去海军基地走一趟,我们需要尽快的找出嫌疑者或者是凶手,以便在王都的特使赶到前能为他们准备一份完美的答案。”

    约瑟夫侦探点了点头:“我明白。”

    努伊特中尉是在他的小野猫米尼莱丝小姐的惊叫声中才迷迷糊糊的醒了过来,他伸出胳膊去揽他的小野猫,嘴里嘟喃着:“叫这么大声干吗,我们睡觉,来,帮我吹吹……”

    他的小野猫却一个劲的拉扯着薄薄的被单遮挡着自己的身体:“努.努伊特,有.有人闯进来了……”

    “谁,谁敢私闯民宅……”努伊特中尉总算清醒了过来,这时他才发现自己的房间里被挤得满满当当的,四五个海军陆战队的士兵,自己的同僚霍里奇上尉,比埃德中尉,路易斯少尉,还有个秃顶的胖老头。此刻他们都在围观着床上的自己和身边的小野猫。

    “怎怎么回事?”努伊特中尉一下子慌了,这么大的场面想干吗?自己好象没犯什么错吧……

    “你昨天晚上一直在这里?”那个秃顶的胖老头问。

    “你,你是谁啊,关你屁事!”努伊特中尉很恼火,这会他还光着身子,被单被旁边的小野猫扯过去遮掩她自己了,努伊特中尉对自己的身体就这么暴露在这么多人的面前有些恼羞成怒。

    “努伊特中尉,回答他的问题。”旁边的霍里奇上尉冷着脸喝道。

    “是的,我都在这里,没离开过。”努伊特中尉只好把枕头拉过来遮盖自己的下身。

    这时秃顶的胖老头已经看到甩在地上皱巴巴的军官制服,他过去一件件的拿起来,发现制服上还有团不知是菜肴汁还是劣酒倒上去的污迹,被地上的尘土给玷污了,看样子已经干了很久。

    秃顶胖老头扬了扬下巴,路易斯少尉从外面带进两个人,一男一女,男的象是个仆人,女的象是侍女,身材倒很火暴。他们先是看了看努伊特中尉,摇了摇头说:“不是他。”

    接着又仔细看了看被秃顶胖老头拿着的那套军官制服,也摇头表示不是这套,那套干净笔挺,这套皱巴巴还带有酒气,他们分辨的出来。

    秃顶胖老头皱了皱眉头,把手里的军官制服甩到了努伊特的身上,可怜的努伊特中尉连忙手忙脚乱的往身上套衣服。

    “你昨天晚上喝醉了,几点睡的?”秃顶胖老头问。

    “这个,几点睡我忘了,反正很晚很晚了,我和她来了三次还是四次也记不清楚。后来好象听到了鸡叫才睡觉,所以才醒得这么晚,你们进来了也不知道……”任何男人都不会承认自己在男女那方面功能不强悍,努伊特中尉自然也不例外。他已经忘了昨晚醉酒的事,还是照着以前的习惯吹嘘,很完美的将秃顶胖老头的思路给拐弯了。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重生之黑铁的荣耀》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黑铁的荣耀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黑铁的荣耀》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