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二百七十章 维里克罗带来的消息

读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重生之黑铁的荣耀正文卷 第二百七十章 维里克罗带来的消息
(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第二百七十章维里克罗带来的消息

    克洛德再也没心思关注接下去的两个骑士勋章获得者是谁了,好不容易熬到后面那个米歇尔奇.普利斯特将军封爵赐字的仪式结束,汉斯巴克大王子宣布舞会开始,乐队奏起欢快的乐曲,参加这个授功庆祝大会的年轻军官们开始找那些心仪的美女攀谈的时候,他就找到了维里克罗,两个人找了个无人的角落开始叙说起各自分别后的情况……

    维里克罗说自己给克洛德写了好几封信,但克洛德只在蓝羽军团时收到了一封,后来战争爆发部队分别上了前线,地址一直在变化,后面寄到蓝羽军团的信就收不到了,反而退回了两封信,上面写着查无此人.他一直担心克洛德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这是很显然的结果,因为克洛德所在的治疗所警备中队那时已经不在蓝羽军团的编制之中,成为了爱米斯城守备奥丁山脉入口的警备中队,然后又被调遣到大王子新组建的游兵营.后方的军邮部门根本没心思去调查清楚,如果不是克洛德给家里人写的信标明了自己新的单位,或许他在游兵营也接不到家里人的来信.

    维里克罗说自己全家搬到王都之后,他父亲经朋友的介绍成为一个伯爵的护卫,他则进入了父亲当年的老部队禁卫军团二一二团成为了一个新兵.和克洛德在蓝羽军团受到老兵欺凌不同的是,维里克罗一路顺风顺水,没碰到什么困难,甚至在新兵集训结束后因为成绩出众成为了他所在的二一二团团长的贴身警卫.

    做为团长的警卫这使维里克罗在禁卫军团参战后避开了去前线拼杀的炮灰命运,但金子总会发光的.后来二一二团受命攻占里莫德拉公国一个防御阵线上的城堡,围攻了三四次都失败而返,几个敌兵在城堡上方脱了裤子往下撒尿叫骂.团长在后方气得脸都青了,问谁有办法打击下敌人的嚣张气焰……

    因为地势险要,禁卫军团的攻城火炮无法推上来,轻型步兵火炮对城堡无力,同时又被敌人布置在城堡上的防御火炮给压制.禁卫士兵们无法靠近城堡,敌人用四门霰弹火炮封闭了进攻路线,百米方圆都是敌人的火力压制范围.

    维里克罗说自己当时脑子一懵,就拿着火枪冲了上去,大概在距离城堡两百米的地方找了个掩蔽,举枪瞄准,五枪击毙了三个在城堡上方叫骂的敌人,以至其余的敌人再也不敢露出身子.接下去维里克罗越打越有信心,独自往前冲了五十余米,一把火枪封锁了整个城堡正面,只要敌人露出头脸,就很可能被他射杀.

    对城堡守卫的敌人来说,维里克罗成为了他们的心头大患,火炮的霰弹距离不够,打不着这个在下面放冷枪的家伙.而实弹发射又不可能用火炮进行精确瞄准,加上距离又近,发射角度不够.对维里克罗没有办法.至于火枪的精确瞄准射击,同样是射程不够,加上维里克罗又有掩护,他们只能处在被动挨打的地位,稍微不留神显露出身体部位就有极大的被击中的危险.

    正是因为维里克罗一个人一把火枪压制了城堡正面的敌人,加上天色已黑,二一二团的团长调兵谴将,趁机指挥士兵摸近城堡,利用火药桶炸毁了城堡的一角,突入城堡消灭了守卫的敌人,攻占了这个防御要点.战后维里克罗直接被提升为上士,连升了两级军阶.

    从那时开始,维里克罗就成名了,禁卫军团的官兵大多知道二一二团出现了一个神枪手.在以后的进攻中,维里克罗更是大显身手,每当前线进攻受阻的时候,维里克罗就会被派到前线去,射杀敌人的炮组人员和指挥军官,然后趁敌人惊慌失措之时,后面的士兵发起冲锋,很轻易的攻占敌人的防御阵地.随着战事的进行,维里克罗的军阶也一直在往上升,如今和克洛德一样,成为了禁卫军团的一名上尉军官.

    克洛德很奇怪,奥巴什三形制式火绳枪的精确瞄准射击距离只在百米之内,超过百米距离枪子就会飘了,就算是他,在一百二十米左右的距离也只能说百分之五十的命中率,能不能射中目标那得看运气.维里克罗是怎么在一百五十米到两百米以上的距离击中敌人的?

    维里克罗说自己也不清楚,他每次举枪瞄准射击的时候心中就会有所感觉,好象这颗发射出来的枪子会误差多少心里会有数,稍微进行下调整,基本上两枪能击中一个敌人.再加上夜视能力较好,每当黄昏天色阴暗和夜晚来临,正是他瞄准射击的最佳时刻.那时只要敌人出现在他的射击范围中,基本上都逃不过去……

    这或许就是维里克罗的射击天赋吧.克洛德只能感叹,想起十六岁那年和伙伴们去白鹭洲冒险,晚上在溪滩那边埋伏,黑暗中凭借微弱的星光,维里克罗用自己那把老式的已经被淘汰的加利三型制式火绳枪一枪击中了一头山鹿的头部.从那时就可以看出,维里克罗已经把自己的射击天赋融入了身体的本能之中,他是天生的枪手.

    克洛德也和维里克罗交代了自己的近况,随后两人又一起回忆起和怀念当初美好的少年时光.这时维里克罗想起了什么,脸色阴暗下来,他报出了好几个名字,克洛德听着觉得耳熟,却想不起是谁.

    维里克罗说这几个都是他们的国中同学,也是体科毕业生,这次同样被征兵上了战场.只是他们进入的都是二线军团,也就是西南三郡编组的地方军团.上了前线后,这三个二线军团都被配置给禁卫军团,一同进攻里莫德拉公国的防御阵线.

    这几个同学运气不佳,都已经战死在沙场.维里克罗是去后方的治疗所看望受伤的几个战友时偶尔碰到了沙耶科夫,才得知这个情况.

    沙耶科夫?克洛德脑海里出现了一个小胖子的形象,这好象也是自己的同班同学,也是体科生,成绩在学校里排名中下游.为什么记得他主要的原因是他家在镇上开了个面包店,蜂蜜白面包是他们家做的最好吃.另外在上体科课时这个小胖子经常被安排成为自己的对练者,每次看到他愁眉苦脸一副等着挨揍的表情克洛德就想笑.

    “他怎么了,哪里受伤了?”克洛德问道.

    维里克洛迟疑了下,不过叹了口气还是说道:“或许对他来说是件好事,他终于可以回去继承他们家的面包店了.他在战场上丢了条腿,左小脚被炮弹给带走了.好在止血及时,保住了他那条命……”

    “列队进攻时受伤的?”

    维里克罗点了点头:“是的,二线军团基本上采取的还是老的战法,排成方阵向敌人的防御阵地发起进攻.事实上敌人现在基本上不会和我们进行野战和大规模的会战,都是龟缩在防御设施里进行防守.列队进攻已经过时了,每次看到那些士兵列成方阵走向敌人的阵地,我就想到那些被赶进屠宰场的牛羊群,伤亡实在是太大了.

    如果不是禁卫军团大规模的装备了奥巴什三型制式火绳枪,利用精确瞄准射击来压制住敌人再发起进攻,减轻了伤亡,说不定也会和那些二线军团一样.很早就失去了战力.刚开始进攻里莫德拉公国的时候,禁卫军团的伤亡就很大.幸好上面下发了通知,及时改变了战法,严禁再排列成方阵进攻,这总算让我们有余力坚持到现在……”

    这是一个军事变革的时代,不管是敌人还是自己这边都一样.克洛德猜想很可能是那次进攻维尔夫岗的战斗让汉斯巴克大王子有所触动,这才下令发起进攻的时候不得再采用老战法,排列成方阵向敌人进攻.因为那样就算攻占了敌人的阵地,自己这边付出的伤亡代价也实在是太大了.或许不用多久,王国就没多余的进攻兵力了.

    据说最早的时候两国交战,都是以一场大会战来决定胜负.但这次奥维拉斯王国和反奥同盟五国爆发战争之后,反奥同盟五国从开始到现在就没有和王国进行大会战和野战的打算,而是企图以大纵深的防御阵线来抵御王国军队的进攻,拖延时日,拼兵力和物资的消耗来获得一个比较满意的战争结局.这是因为反奥同盟五国的高层都很清楚,在大陆东部地区的各个国家中,奥维拉斯王国的陆军是所向无敌的.

    战争已经进行了三年多,现在双方都没有了进行大会战的打算,而是各自纠缠于进攻和防御,穿插和迂回的策略.即便反奥同盟各国进行了顽强的防御和阻击,但战争的主动权仍牢牢的掌握在奥维拉斯王国的掌中.爱斯基林公国灭亡在即,而集结在里莫德拉公国的几十万反奥同盟联军的下场也不太妙.

    “我见到了博阿.”维里克罗又告诉克洛德一个意外的消息.

    “他还好吗?”克洛德很惊喜.

    维里克罗笑了起来:“他很好,好象还胖了一点.他所在的邦吉利亚警备营也随着西南三郡的三个二线军团抵达西丁斯公国,不过警备营负责的是后方的守备任务,不需要上前线.我是去年八月份在爱芬娜斯堡碰见他的,这家伙带了几个人在逛街,军阶已经是士官长.据他自己说,他在警备营里很吃香,营里的后勤事务全部是他负责,原后勤主管科纳德少尉年老体衰,这次到达爱芬娜斯堡后水土不服卧床不起,事情都交给了博阿去处理.那会他上街闲逛就是想看看有什么挣钱的生意可以去做……”

    “那他现在还在爱芬娜斯堡驻扎吗?”克洛德笑了起来,到处找挣钱的买卖做正是博克阿尔的习惯,想来他在警备营里混得应该很好,否则不会有那么多的闲功夫上街.

    “不知道,或许被调到别的地方去了.”维里克罗摇了摇头:“我们禁卫军团进入里莫德拉公国之后就没下来休整过,一直呆在前线。我和博阿分别的时候还要他给我写信,可这家伙却一直没寄信过来。”

    克洛德也是苦笑,只得安慰维里克罗,要不就是换了驻守的地盘,要不就是事情太忙,博克阿尔呆在警备营负责的又是后勤事务,怎么看都要比两人在前线安全,没必要为他的安全担心……

    “嘿,你们好?”一个和克洛德,维里克罗一样挂着上尉肩章的年轻军官来到了两人的面前,他的身上同样斜披着紫金色的勋带,上面同样是一枚金灿灿的骑士勋章。

    “你好,门塔斯克上尉,这是我的好友,克洛德上尉。”维里克罗为这个上尉军官做了介绍,两人都是禁卫军团的。和维里克罗击毙敌人最多不同的是,这位门塔斯克上尉是独出心裁,利用抛石机原理,制作了一些简易的抛杆,将火药桶抛掷到敌人的防御设施上爆炸,一天之内一举攻占了敌人的四道防御阵地,俘虏了大批退却不及的敌人,因此荣获骑士勋章。

    克洛德很友好的伸出手和他相握,都是同军阶的上尉,手上又拿着酒杯,这时又在舞场,没必要行什么军礼了。

    “还是你们好,躲在这角落里聊天。这满场都是校官,实在是让人很别扭啊,见谁都得先敬礼。”门塔斯克上尉很抱歉的笑笑,为自己过来凑热闹找了个理由。

    还有一个骑士勋章获得者是蓝羽军团的一个少尉,据说他们团坚守阵地抵御敌人两个师兵力的进攻,全团官兵死伤惨重,到最后只剩下他一个正式军官。连团长和后勤部的军官们都上了防御阵地,在肉搏战中战死在沙场。这位军官仍旧坚持抵抗,指挥着剩余的一百多个士兵继续坚守阵地,终于等到了援兵。因此晋升为上尉并获得骑士勋章,但由于伤势还未复原,舞会开始后便早早的退场了。

    所以门塔斯克上尉在会场上晃来晃去实在有些无聊,如果不是胸前佩带的紫金勋带和骑士勋章,很可能就被当成了那些在旁边侍侯的尉级军官被人呼来呵去了。没办法只好来找克洛德和维里克罗,加入到两人的谈话中。

    克洛德转头看向会场,结果发现列德方克中校在远处和一个打扮素雅的女人聊得热火朝天。于是他回头提议,要不咱们先回营吧,自己昨天在城里买了一箱好酒,回去再弄点吃的,在营里好好聊个晚上,不醉不归。

    这个提议获得了维里克罗和门塔斯克上尉的赞同,三人就此往门口走去。

    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重生之黑铁的荣耀》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重生之黑铁的荣耀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生之黑铁的荣耀》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