锋芒初露 第六十一章 礼尚往来

读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妻纲锋芒初露 第六十一章 礼尚往来
(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你说得倒是轻巧。”她愁着眉道。

    “这有何难?”江秋白走上前来,也不知是在马车后座的底部按了什么,只听“喀嚓”几声,高高的车顶下陷,他指挥着几个车夫,竟是合力把结实无比的车座给凌空取了下来。

    杨婧嘴上虽是不说,脚却造诣情不自禁往前走了走,眼睛在空落落,只剩下两排座椅的地方看了看。

    原来,这马车还设有机关。

    接着,车座也被取下。

    车夫们继续搬运起药材,杨婧也站到一旁去帮忙,江秋白跟在她的身后走进庭院。

    “你......”

    “我......”

    两人声音一同响起,她回过头去。

    “你先说吧。”江秋白道。

    “哦,我是想问,你这马车是谁设计得如此巧妙的?”她找了个话题来掩盖住此时的尴尬。

    江秋白笑笑,“若是阿婧知道设计之人是谁,恐怕便不会夸奖巧妙了。”

    杨婧皱眉,“难不成是你自己?”

    “正是区区在下。”

    她微微一笑,“想不到你还懂这些,倒也不全是个书呆子。”

    “好了,阿婧说完,那就是到我说了。”他接过话,“今日我在酒楼遇到你刘氏了。”

    他说的是刘氏,而不是她的外祖母。

    杨婧收起笑意,“那又怎么?”

    “本来也没什么,只是我与她聊得甚欢,一不小心便把你我不日成亲的事,也一并告诉她了。”

    “什么?”

    江晋言配合着缩了缩脖子,本是猥琐胆小之人擅做的事,不知怎么由他做出来却多了几分可爱。

    疯了吧你?杨婧!

    你竟会夸一个男子可爱?

    杨婧甩袖走进院子,一时之间竟是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面对跟来的人。

    江秋白不慢不急的跟着,“我不该告诉她吗?”

    “你为何要告诉她?”她瓮声问。

    “因为我无意瞒她呀。”他回答得理直气也壮。

    “你!”她无言以对。

    古人云,秀才遇到兵有理也说不清,怎么到了她这,却怎么也说不过一个只会读书写字的秀才?

    哦不对,他还没有考取功名呢,算得哪门子的秀才!

    “这事我觉得你应当同我商量过再说。”她扔下一句话,搬起药材出门。

    江秋白也随手捡起一根短须人参跟上,半边影子被落日拉得老长,隐隐盖住了杨婧的半面脸。

    她微微侧过脸,“你跟着我作甚么?”

    “我们话都还没有说完呀。”又是这幅理直气壮的口气。

    她斜睨了一眼,“我没话同你说,想想也是,反正你利用早就利用惯了,我懒得跟你理论了。”说罢,她将药材一放,利落地钻进马车。

    半响,小窗的帘子被一根物状顶开。

    杨婧一看,伸手拔回她的人参。

    扬言:“过几日我的药铺要开张,你给我取个名送个匾来吧。”

    话毕,又补了一句,“权当赔偿。”

    江秋白站在车外,哭笑不得,委屈道:“就在方才,你还骂我是书呆子。”

    她“唰”地拉开帘子,“骂你怎么了?你还利用我呢?来而不往非礼也,我这也是被你逼的,你写不写?不写我找别人。”

    江秋白很想说不写,可望着那双圆鼓鼓,马上就要喷火的眸子,他很没面子的应下了。

    “好好,我赔给你。”

    帘子放下,杨婧对车夫道:“刘叔,都搬完了吧?”

    “搬完了,小姐。”

    “那我们走吧。”

    春浓爬上车,临钻帘子前笑着望了车边站着的江秋白一眼,“江公子,你如今看起来,顺眼多了!”

    说罢,一溜烟儿钻进去了。

    马车“哒哒”而去,扬起一阵飞尘。

    看着远去的车影,江秋白哽住了,他觉得自己今日突然很想作诗。

    奔波劳累了近两三个时辰,总算是把铺子里的药材尽数打理好了,明日只需再花一整天的功夫来置柜便可。

    想到这,杨婧提议道:“今日大家都辛苦了,不如一起到聚福楼吃顿饭吧?”

    春浓第一个赞同,“好呀好呀,小姐。”

    杨婧揽住她的肩,对一旁赶着马车正要离去的车夫道:“刘叔,时候也不早了,一同去酒楼里吃一顿吧?”

    她目光真诚,并无半点虚色。

    两个车夫眼巴巴望着刘叔,只等他答应。

    刘叔却推脱道:“不了吧,小姐,那地方,可不是我们能去的。”说着,又对其他两人道:“家里人也都还等着呢,今日就不吃了吧。”

    那意思,实是警告其余二位别占不该占的便宜,毕竟酬劳已经给得如此丰厚。

    “好吧,既然刘叔坚持,那改日我让春浓买点菜,做上一桌,再请几位来吃饭。”她笑着说。

    刘叔点头应下,“好。”

    眼看着马车驶走,孟晋辰转过头对杨婧道:“依我看,这位刘叔倒是个识趣的。”

    杨婧笑笑没有说话。

    沈耀挨着孟晋辰走到前头去,故意拉开了一些距离。

    “孟大哥,你近来有没有听到什么关于京都里的消息?”沈耀卸下平日里的痞气,锁眉问道。

    孟晋辰摇头,“怎么?你是在外面听到什么风声了吗?”

    沈耀回头望了一眼,见春浓拉着杨婧正在逛街边的小首饰,安心道:“我听人说,高进来柳州了。”

    “高进?就是当年那个......”

    “嘘,此处多有不便,你若没有听到什么消息就算了,若是可以,帮我打听一下,那高进住在何处?”

    “好。”孟晋辰一脸凝重的应下,又问:“他该不会是来......”

    沈耀脸一冷,孟晋辰随即把后半句话咽进了腹中。

    只拍了拍了沈耀的手道:“万事小心!”

    “我会的。”说完这句,沈耀放开拦住孟晋辰脖颈的手,流里流气向杨婧走去,一把拽过她的手肘,“不是说要吃饭吗?快快快,吃完再逛,我们都快饿死了!”

    杨婧被他推着走进酒楼,春浓则一脸不满,骂道:“该死的小昭,就会跟我抢小姐!”

    四人上了楼,接过店小二的菜单。

    还未来得及点菜,身后忽然传来一阵银铃般的笑声。

    “哟,玉燕,快瞧那人是谁!”一个女子的声音响起。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妻纲》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妻纲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妻纲》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