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6章 再进柳树林

读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诡案异象录 第346章 再进柳树林
(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那天晚上我做了一整夜乱七八糟的梦。

    到早上睡醒,我竭力回想,好像自己梦见了林圆圆,还梦见了那片异常古怪的柳树林。

    我知道那不过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而已,并没有将这个梦当回事情。

    到八点多钟,估摸着李队长已经上班,我就打了个电话给他,请他帮我查一下聂虎子的老婆林圆圆有没有回老家。

    之前跟李队长结识,他对我印象不错,所以曾留过手机号给我。

    而今接到我的电话,他没有丝毫推诿,而是立刻问我:“你是说这个叫林圆圆的已经失踪有一年了,而她男人始终没有报警?”

    “是!他认为他老婆是回老家去了,据说林圆圆是南方人,你那儿应该能够查到他娘家的详细地址吧?”我说。

    “行,我让人查查,等有结果了我再给你电话!”

    李队长从那边挂上了电话。

    我知道结果不会太快出来,所以我先去跟聂虎子见了一面。

    正如楚飞形容的,聂虎子高高大大,虽然有一点痞气,但这种痞气,却很容易令女人心动。

    而当我跟聂虎子提到他老婆,聂虎子立刻皱起了眉头,问我:“高同志突然提起她来是什么意思?她一年前就回老家去了,高同志真想调查,就应该去她老家调查!”

    “我已经去她老家查过了,确定她从嫁给你之后,一直都没有回过老家!”我随口扯谎,一边盯视着聂虎子的面部表情。

    聂虎子很明显吃了一惊,不过很快的,他的脸皮就重新舒展开来。

    “如果没有回老家,那她就是又跑到哪儿去打工去了。她妈早就死了,她爸现在跟着她哥哥嫂子过,再说她当初嫁给我的时候,她哥哥嫂子曾经竭力反对!她跟我吵了架跑出去,应该也不好意思马上回老家。”

    聂虎子的说法可以说合情合理滴水不漏,不过我立刻问他:“你老婆已经离开家一年多了,你一点都不担心吗?”

    “有什么好担心的,她又不是一个小孩子!”聂虎子把头一扬,“再说了,她在我们村里闹得人人恨她,她永远不回来,我也不会去找她!”

    这话说得何等凉薄,我忍不住说道:“可是她当初不顾家里人反对嫁给你,对你可说是有情有义,她突然离家出走,你就算对她再怎么不满,至少该打个电话给她家里,问问她有没有回老家吧?”

    “她哥哥嫂子恨死我了,我打电话过去,纯粹是自找骂挨!更何况,她当初嫁给我的时候,骗我说她怀孕了,但结果,全都是骗我的,嫁给我几年,也没见她怀过孕!就这她还天天跟村里这个吵那个骂,所以我巴不得她赶紧走了,全村人都乐得个清静!”

    我是无话可说了,又不能提起拳头捶他一顿,只好起身离开,连跟他告辞都没有。

    之后我又在村里走访了一下,村里人听我突然问到林圆圆的事,都显得十分诧异,不知道我为什么要翻出这件旧事。

    不过从村里人口中我知道,楚飞跟聂虎子说的都是实话,林圆圆这个人的的确确很泼辣还有些刻薄,村里人个个都跟她相处不好。

    尤其聂虎子家左右邻居,个个都跟林圆圆吵过架闹过矛盾。

    另外聂虎子所说林圆圆骗他怀孕的事,也从村里人口中得到了证实。

    当时已经接近午时,李队长给我打来电话,告诉我他刚刚接到林圆圆老家所在警区反馈来的消息,说林圆圆已经好几年没有回过娘家了。

    “据他们村里人说,林圆圆老妈早就死了,林圆圆老爸跟着她哥哥嫂子过,所以林圆圆一嫁人,而且嫁得这么远,她哥哥嫂子也不怎么惦记她!”李队长这样告诉我。

    那就令我心中有一个想法,既然林圆圆没有回去娘家,那要么就跟聂虎子说的那样,她是跑到别的地方打工去了;

    要么她就已经遭遇不测——或者干脆说她已经被村里哪一个跟她有仇怨的人害死了。

    如果是后一种假设,那么聂小娥看到的那个好像认识她的鬼影,或许就是林圆圆的灵魂了。

    而村子里发生的这些事情,自然也跟林圆圆有关。

    可是我该怎样证明,林圆圆已经死亡?

    我思来想去,到中午跟楚飞一同吃饭的时候,仍旧心神不属。

    楚飞问我是不是查到了什么,我摇一摇头,没跟他讨论林圆圆的事情。

    楚飞却突然想起一事,说道:“对了!我明天一早要跟牛小三进山里一趟,采一些新鲜的蘑菇野菜回来帮你做菜吃。早上我会把粥熬好再走,中午可能赶不回来,你将就着到超市拿两袋方便面泡着吃吧!”

    我听他这么一说,心中忽然一动,问他:“进山的那片柳树林不是很容易迷失方向吗,你们怎么还敢进去?”

    “这村子西边南边都是山,我们只要不往柳树林那边走就行了!我听村里人说过那片林子有古怪,我胆子小,不敢往那个方向走!”

    他冲我一笑,两口把碗里的饭吃完,起身走到水槽边去洗碗。

    我却不由得想到,我现在反正也找不到其他突破点,为什么不干脆去那片柳树林看看?

    那片柳树林如此诡异,会不会是因为林圆圆的鬼魂在作祟?

    如果林圆圆真的死了,会不会她的尸体,就埋在那片柳树林里?

    又或者干脆说,林圆圆是被人引到那片柳树林里杀害了?

    我知道这个念头近乎异想天开,但那片柳树林离高坡新村并不是特别远,我走得快些,到晚上就能赶回高坡新村。

    所以我立刻行动,带上我的背包就出发。

    楚飞在门口遇见我,问我干吗去,我实话实说。并且半开玩笑地请他帮个忙,如果我晚上没回来,要帮我报个失踪案。

    一路紧赶慢赶,到下午三点来钟,我就走到了那片柳树林的边缘地带。

    我看见进入树林的那条小路上,依旧覆满了荆棘,而且我根本找不到前天进入树林的那个方位。

    我只能掏出定向仪,确定它在正常运作——

    这个定向仪跟普通的指南针不同,它能够结合卫星导航、以及地球本身的磁场,为使用者指定某一个定点的方向。

    具体来说,你在哪一个方位开启它,那么无论你走出多远,它都能够将你带回你最先开启它的那个方位。

    所以只要这个定向仪能够正常运作,哪怕我孤身一人,也有把握不会迷失在树林里。

    我认准一个方向,往树林深处走了两三百米。

    之后我仰起头来深深呼吸一口树林深处的清新空气,放开喉咙大喊大叫。

    “这片林子到底是有什么古怪,能不能现身出来让我瞧瞧?”

    我的声音在林子里回荡,自然不可能有任何东西顷刻出现在我的眼前。

    我本就没抱太大希望,只是来这儿试一试而已,所以我再喊两声:“在高坡村出现的鬼影是林圆圆吗?如果是,能不能告诉我,你受过什么冤屈,你的尸体埋在哪儿了?”

    这一次我安静下来等待良久,却依旧没有任何动静。

    所以我放弃喊叫,掏出刀子,在身边的一根大树干上,刻下一个深深的印记。

    然后我站在旁边,等着看那树干上的印记如何消失。

    然而很久很久,那印记始终没有任何变化。

    我试着向前走出几步,在另一棵树上刻下印记。

    之后我回转身来,找到之前雕刻过的那棵树。

    我只不过往前走了三五米而已,不可能找不到之前那棵树,但就这么短短的几分钟时间,我发现那棵树的树干上,没有了那个深深的印记——

    也不能说完全没有,我雕刻过的痕迹仍旧存在,但就像已经过去了很多年一样,本来很深的印记,现在变成了淡淡的一个疤痕。

    我瞬间感觉毛骨悚然,甚至于,我有一种想要逃出树林的冲动!

    因为眼前这个淡淡的疤痕,好像是在提醒我,操纵这片树林的诡秘力量,其实就在我身边。

    不过我竭力抑制住了逃跑的冲动,硬着头皮鼓足勇气,再次喊叫出来。

    “看来你确确实实隐藏在这片树林里是吧?你是林圆圆吗?如果是,告诉我是谁害死了你,我一定会为你申冤报仇!如果不是,那你到底是谁?为什么你要一而再地对付高坡村民?”

    我的声音在树林里回荡,而我身上的冷汗,也在悄悄流淌。

    我勉强告诉自己,我并不是高坡村民,这片树林里隐藏着的神秘力量,不会出手对付我。

    然而面对着这从未接触过的神秘力量,我仍旧感觉浑身发麻肢体僵硬。

    以至于勉强撑过了几分钟,我就不得不掏出定向仪,正想按照定向仪指引的方向逃出树林,忽然有一声悲鸣,传入了我的脑海。

    是直接传进我的脑海,而不是传进我的耳朵,那就让我立刻意识到,那不是人类的叫声,而是鬼魂、或者其他超自然的东西。

    “你是谁?是林圆圆吗?你究竟在哪儿?”我再次脱口喊叫。

    但那个声音已经消失,任凭我屏住呼吸,也没能引得那个声音进入我的脑海。

    倒是从我的耳朵里,隐隐听到一阵嚎叫之声。

    那嚎叫声肯定是某种野兽发出,只是隔得太远听不清晰,我无法确定是那一种野兽。

    但是我相信,这嚎叫声正好在悲鸣声之后传来,说不定就是隐藏在这树林里的那种神秘力量给我的指引。

    而我身上带有好几样高科技防身武器,即便那野兽是一只猛虎,我也能够从容应对。

    所以我毫不犹豫,向着那嚎叫声传来的方向奔了过去。

    (请看第347章《一具女尸》)

    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诡案异象录》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诡案异象录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诡案异象录》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