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3章 飞来横祸

读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妖孽萌宝:总裁爹地,城府深! 第423章 飞来横祸
(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哎哟,儿子你怎么了?”施母蹙着眉心起身,走两步,手拍着施辰深的后背,担忧道:“怎么一下子就咳成这个样子了?”

    “李嫂,李嫂。”施父比施母镇定些,稳了下心神后,就阴着脸对着门外喊。

    这可是他们施家的独生子,要是真的出了什么问题,他可对不起施家的老祖宗们。

    再说了,他这儿子从小就体弱多病,施家这么多年来还从来没有孩子遇到过这等情况,可偏偏……

    哎!这等天灾就砸到了他儿子身上!

    真的是是祸躲不过啊!

    李嫂还未来,枚姜便率先对施先生说:“施先生,我懂得医学方面的一些皮毛,如果你相信我的话,我可以先检查检查一下令郎的情况。”

    “哦,枚夫人你的意思是你会医术?”施母两眼充斥着晶亮的光芒,有些不可思议,问。

    “那敢情好!”施先生明显脸色都变得好看了很多,不似刚才那般的阴气沉沉:“我们不介意,只是有劳枚夫人你看看我儿的情况了。”

    “不客气。”枚姜笑了笑。

    施母把施辰深刚弄到座位上,枚姜已经做好为施辰深把脉的准备。

    她在医学方面是怪才,当初在孤岛的时候,她什么药材都曾亲自尝试过。

    毕竟,一个孤单伶仃失去了一对女儿的女人,也只有找点事情来消磨时间了。

    “多谢!咳咳——”施辰深扫视了枚姜一眼,似打量,似漫不经心。

    枚姜没多说些什么,只是微笑着礼貌地点点头,她的手刚要覆上施辰深的手腕,准备给其把把脉。

    然而,就在此时。

    “啊!枚小姐你不要跑啊,枚小姐!”李嫂的声音如狂风骤雨般突然飘荡开来。

    闻言,施辰深两眼一紧,嚯地一声,瞬间一个激灵就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不好意思,我先出去看看,家里的猫儿应该又不听话了。”施辰深说:“先行一步。”话毕,施辰深就大步迈了出去。

    行动的两腿有力,步伐矫健,分明就没有大病的迹象。

    可为什么,他面上却显得一片苍白,还连连咳嗽呢?

    难道……

    一个想法突然涌现在枚姜的脑海里,这施家病公子在装病?!

    不过,她刚才听到了什么?枚小姐!

    怎么会有这么巧合的事情?姓枚!

    登的一下,枚姜心里跳得个杂乱无章,两眼皮也是像打擂鼓一样,跳个不停!

    不行,她得出去看看。

    这是枚姜的想法,那外面就好似有什么东西吸引着她一样,让她情不自禁地就想要出去看看。

    这么想着,双腿也便做出了行动。

    施家先生和施母还一脸懵懵的模样,还没反应过来,枚姜便已率先出了房间。

    “枚小姐,不要跑,不要乱跑啊,万一出事了怎么办?”李嫂慌不跌地追着枚蝶。

    方才,她只是依枚蝶的吩咐去点提神安眠的香炉。

    结果,谁曾想她只是恍惚一下,一眨眼的功夫枚蝶就推开玻璃门,冲了出去!

    少爷之前对她千叮铃万嘱咐,就是让她看好枚蝶,可现在,人都要跑了,要是少爷怪罪起来,天哪!

    她老婆子这后半辈子恐怕都要完了!还好,她记得少爷交待过她他要出趟门。

    也就是说,她只需要把枚小姐给抓回来就是了,只要不告诉少爷应该没什么大碍的。

    可是李嫂却不知道,施辰深根本就未来得及出门,便因为枚姜的到来,出行的计划被硬生生地打乱了。

    当施辰深出来之时,看到的就是李嫂追着枚蝶疯跑的诡诞画面。

    施辰深蹙眉,问身旁的老管家安叔:“怎么回事?她怎么会跑出来了?”

    声音凉薄冰寒,宛若结冰的湖面,偶尔还伴随着一丝丝刺骨的烈烈寒风。

    安叔一听见施辰深冷沉的话语,嗖地一下控制不住地打了个冷颤,等咽了口口水,才大着胆子。

    说:“少爷,应该是枚小姐趁着李嫂不注意跑出来的,李嫂做事从来都小心翼翼少爷你是知道的,所以,我觉得不大可能像是李嫂办事不力。”

    安管家话还未落地,施辰深一个阴森森的冷眼就朝他甩了过去。

    下一秒,施辰深正要去拦截住已经逃出施家大门的枚蝶,可谁知,他前脚才出大门,后脚不知就从哪里钻出来一辆大卡车。

    直往枚蝶冲去!

    许是枚蝶也没想到会出这茬事,她整个人先是怔了一秒,而后才赶紧往路的两旁夺去。

    大路很宽阔,按理来说,只要大卡车中的司机有技术,然后再动点儿脑子,枚蝶是绝对没有危险的。

    可是,那大卡车像是故意针对枚蝶一样,亮着黄色灯光的车头对准她,不管不顾径直往她飞去。

    看到这一惊心胆颤的一幕,施辰深的心脏一下就停止了跳动。

    枚蝶!有危险!

    下一秒,他出于本能性地,迈开步子冲到枚蝶身边,可手才拉到枚蝶的胳膊,还未将其推到路边上去,大卡车便直直碾压了上来。

    生死攸关之际,施辰深只好将枚蝶完全包围在自己的怀里,以便能尽量减少大卡车对其的伤害程度。

    身体热度传来的那一瞬间,枚蝶有些难以置信。

    因为护在她身后的这个男人,明明前两天还不尊重她的想法兀自把她囚禁了起来,可如今……

    他竟然在保护她!哦,不,也许他只是在保护他的孩子罢了……

    下一刻,“砰——”的一声,大卡车在枚蝶准备撂开施辰深之前,突如其来。

    嗡嗡嗡的引擎声,像是来自地狱的恶魔,咱们找她索命来了。

    果不其然,两人被撞飞到了好几米处。

    ‘咚——’的一声,双双倒地。

    背上的一阵阵湿热和周边散发出来的新鲜血腥味,让枚蝶清晰意识到了,刚刚在背后圈住她的那个男人,究竟发生了些什么。

    而且,她好像在被大卡车撞飞的那一瞬间听见了……这男人向她说对不起!!!

    为什么?为什么现在才对她说对不起,她需要的不是这个!

    腹部,猛然传来一阵剧痛,使得枚蝶的身子情不自禁地蜷缩了起来。

    下身处,她好像感觉到了,有湿热的流动感,不!孩子!孩子!

    “天哪!”枚姜出来的时候,好巧不巧,正好撞见了枚蝶和施辰深两人倒落在血泊之中的模样。

    “孩子,孩子你没事吧?”枚蝶奔上前去检查枚蝶和施辰深。

    很明显,一言不发、两眼并阖的施辰深已然昏厥了过去。

    “孩子,我的孩子,救救我的孩子……”枚蝶双眼朦胧含泪,眼前一片婆娑般的模糊感。

    她用力伸出被压在腹下的手,那原是葱白的手指。

    现如今却是鲜血遍布,一根一根,像是被红色的油漆泼了一遍似的,恐怖而骇人。

    -

    南安警局,看着面前的一对狗~男女,苏程气得快要发狂。

    他双手插在腰间,满脸黑沉,完全就是暴风雨来临的前奏。

    苏程冷睨着面前相拥的那对‘苦难’夫妻,冷嗤一声,问:“就是你们两个小偷去我家偷东西的?”

    “什么叫我去偷东西,我是你老子,你竟敢说我是小偷,不孝子,你个不孝子!”苏父的行径都败露得差不多了,还颐指气使、堂而皇之的不臊模样。

    脸不红心不跳的。

    真真是一种本事。

    苏程憋着滔天的怒火,正要开口,可苏父旁边那女人愣是没事情干,硬生生地要来插一嘴。

    “就是,你个不孝子,我算来算去也算得上是你后妈,你这样对待我和你爸,迟早要折寿!”

    女人语气很猖狂,鼻尖嘴腮的就是一泼妇样儿,难看得很。

    后妈?MMP,他妈的什么时候钻出来个后妈他这个当事人都不清楚!

    苏程实在是忍不下去了,直接抄起桌上的茶杯,也不知道是谁的,‘哐当’一下,准确无误地就扔到了女人的……身旁。

    真别说,那茶杯还挺经用的,苏程用了那么狠的力道摔下去,都没有将它摔坏。

    反之,还像个调皮的孩子一样,呼呼吱吱地滚到了苏父的脚边去。

    说实话,关于扔茶杯扔偏了这事,苏程是故意的。

    毕竟警察一旦带入私人情感伤了嫌疑人,那么就不能够再审理此案。

    他还想为他还躺在病床上的老妈讨回个公道,怎么可能会错过这个天灾南风收拾渣渣的好机会?

    浓妆女人被吓坏了,她抱着头就是一阵大声的尖叫,声音极其锐利刺耳,整个警局几乎都是她的猪叫声了。

    “啊——!!”女人大叫后,皱着一张白粉脸,泪眼汪汪的,赶紧向苏父撒娇求安慰。

    “你快看看我都被你儿子欺负成什么样儿了,我不管,你要帮我出气,我可是为你生了个儿子的女人,劳苦功高,所以你要为我出气!不管不管啦~”

    说着,女人还开始踢起了腿来。

    明明是穿着个装嫩的粉色超短裙,还不合时宜地到处踢腿,就连里面的单薄恶心的底库都露出来了,也不自知。

    真是一点儿公众场合的羞耻之心都没有!

    苏父一脚踢开滚在他脚边的茶水杯,然后用着将委屈哭泣的女人揽在怀里。

    开始不走心地安慰什么的:“小丽啊,你别生气了好不好,我知道你是这个世界上最可爱最漂亮的女人了,生下儿子后你最辛苦了,老公很疼你的,啊~”

    苏父看着苏程一脸阴沉的样子,整个心肝都被吓得颤抖了,哪里还有什么胆量再来和苏程叫板。

    现在,他巴不得苏程一句话下来,让他赶紧滚人!

    一旁的慕毓算是了然了,这面前坐在地上玩命儿撒泼的两个人简直是另类啊有木有?!

    什么叫做后妈?听听这都是说的什么啊!

    啧啧,人家真正的亲妈都还在病床上躺着呢,这还半路上冒出来个小三光明正大当后妈。

    真是不要脸!她要是苏程的话,才不会那么仁慈。

    依照她的暴脾气,非得啪啪啪给这狗嘴吐不出象牙的狗~男女来上几巴掌!

    越想越来气,不行,不能再想了!慕毓尽力收敛回失控的情绪,她可不能阻止宅心仁厚的苏程警官办案。

    慕毓反正是这样想的,可苏程仁慈吗?宽容大方吗?

    呵,笑话吧。

    苏程这个孩子,最喜欢的就是有仇必报,尤其是最喜欢看内部自相残杀,然后他好收渔翁之利的那种。

    这不,现在他不就开始挑拨离间起来了呗。

    “呵。”苏程走到情意绵绵、紧紧相拥的两人面前,双手抱于胸前居高临下睥睨着两人。

    开门见山问:“我老妈受伤是不是你们两个老不死的干的?还有,戒指是不是你们偷的?然后准备外卖出去私养自己的情~人?”

    闻言,浓妆女人全身一僵,她第一个就跳出来反驳。

    “你说什么呢你,我们可是地地道道的好公民,从来不犯法生事。”

    “反倒是你,身为人民公仆找不到证据抓不到真凶也就算了,现在还敢来冤枉我们,我看,你这个警察我看也别当了!哼!”

    女人眼底里那正义的火焰燃烧得很旺盛!

    仿似她所说的真的都是事实一样!简直就要以假乱真了!

    “冤枉你?”苏程勾唇,无语地嗤一声,他单膝蹲地,对视女人,姿态痞屌却又带着几分独有的优雅。

    “你以为你私下偷藏的情~夫不会被我们查到?拜托用点脑子行不行,就你那点儿花花肠子,老子只是一根手指头就能把你儿子的DNA给搞出来,你信不信!”

    说到最后四个字时,苏程几乎是咬着牙齿的。

    一字一字,像是被死亡的锯子锯出来似的,恐怖阴寒,夺人心骨。

    “你怎么知道的?我藏得那么好你怎么知道的?”那个叫做小丽的浓妆女人快要疯癫了,一时受激,便什么都抖出来了。

    没错,她生下来的儿子并不是苏父的,当初她也是通过这个孩子才把苏父绑过去的。

    要不是有这个孩子,单凭她如仙的美貌,早就不能满足这个变态刺激的死老头!

    话落,苏程唇角勾出一抹邪肆的笑容,缓缓起身,不疾不徐,优雅淡定。

    马上,好戏就要上演了。

    果不其然,苏父一听到自己样了这么多年的儿子不是自己的,顷刻间就炸了。

    “什么?好你个臭表子!老子对你这么好,可谓是痴心一片,可你是怎么对待老子的!”苏父一把推开女人,起身,还恶狠狠地踢了女人几脚。

    一副带了绿帽子后的委屈样儿,殊不知,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若不是同类人,又怎么会勾搭在一块儿去?

    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妖孽萌宝:总裁爹地,城府深!》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妖孽萌宝:总裁爹地,城府深!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妖孽萌宝:总裁爹地,城府深!》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