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4章 倒数的真相

读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妖孽萌宝:总裁爹地,城府深! 第424章 倒数的真相
(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苏父脚上使的劲儿不小,那个叫做小丽的女人痛叫声连连。

    自然,卖惨的否认声也是接连不断。

    “没有,老公你要相信我,我真的没有给你带绿帽子……”女人啜泣了几下,可怜兮兮地打了个嗝。

    含泪接着道:“小灵,小灵他真的是你的儿子,我任劳任怨、不辞辛苦跟了你这么多年,是什么样的人你还看不出来吗?”

    苏父一听,脚上的动作戛然而止了。

    皱着枯褶的眉心,两眼中的愤怒渐渐隐退了不少,像是在思考些什么的模样。

    女人雨雾蒙蒙的两眼瞬间闪过一道亮光。

    她蜷起身子,弯腰半坐两手拉着苏父的脚腕。

    脸猥琐地贴在苏父的脚上,没有一点儿女性的尊严和意识。

    继续嗲着声音求情:“老公,你可是人家的初恋,我就算是骗了全世界,我也不敢骗你啊~”

    闻言,慕毓噗地就笑了,这笑是讥嘲,是冷漠。

    这女人可真真是小白莲的标配啊,演戏演得这么麻溜,真是可惜不去混娱乐圈了。

    说不定人家撒个嗲娇,卖个丑萌,就能拿到各种特殊通道成功出道呢?

    亏她说得出来,还骗了全世界也不敢骗?

    呵,可笑啊。

    “你笑什么!”眼见着苏父都要原谅她了,可却又被面前这女人给打断了,小丽白莲很是生气啊。

    “我笑什么关你什么事?”慕毓甩给了小丽一个讥诮的大白眼,无语讽刺道。

    “你是我的谁,我是你的谁,这么想管我的事,怎么,难道你是我的孙女吗?”

    孙女,她竟敢说自己是她的孙女!!!

    “你!你是谁?”小丽气得头顶都快冒烟了,双眼一瞪,眸光恶毒、泼妇似的直接脱口。

    “竟然敢笑话我,银荡的小贱人,狐狸精,信不信我当场就撕烂你的嘴!”

    小丽白莲呐喊得那叫一个慷慨奋勇,生怕别人不知道她泼辣的性格和无理取闹的厉害。

    平时那温温和和、柔柔雅雅的形象顷刻一去不复返了。

    苏父嫌恶地蹙紧眉峰,正准备踢开小丽白莲,慕毓的话便率先说了出来。

    “呵呵。”她冷笑两声,满脸漫不经意:“可以啊,想要撕烂我嘴的人可多了,多也不多,少也不少,反正不差你这一个,不过说起这银妇啊……”

    “啧啧。”慕毓故意顿了一下,长秀的浓眉拧了下,情有些为难的模样。

    随即纠结说:“恐怕我阅人的资历还比不上老婆婆你的万分之一吧。”

    “小贱人,贱人!”小丽白莲英勇就义般蹿起来,抬起手,冲着慕毓就是要给上几巴掌。

    因为气氛过头,她边急冲冲地奔着边为自己澄清说。

    “什么叫做你比不上老娘的万分之一,老娘告诉你,老娘这辈子清清白白,就那么几个!”

    说完这句话,小丽白莲就冲到了慕毓身旁,手一挥,看准慕毓那张令她嫉妒发狂的脸,就要狠狠落下。

    慕毓妩媚的双眼微眯,眸光危险而森寒。

    下一秒。

    “啊——”小丽白莲成功被砸到了桌子上。

    在场的众人纷纷将视线移向悠悠哉哉的慕毓。

    但慕毓表示,这个黑锅,她可不背。

    人都不是她搞得,真是,一个个的,虽然她长得如花似玉似妲己,但也不想因为这种事情而受到关注,好吧。

    当然,至于这个真正的罪魁祸首……

    “狗娘养的,老子对你都这么好,你他妈还背着老子和别的男的乱搞,当初还敢骗老子说我是你的初恋!”

    “妈的,你个骗子还敢说老子是你的初恋!你把老子骗得这么惨,老子今天弄死你!”

    苏父情绪激亢,猩红的双目冒火,狰狞着一张老脸。

    刚才不管不顾地就把小丽白莲给狠狠扔在了办公桌的桌角上。

    现在更是愤慨的情绪已然到达了高潮,一言不合就对小丽白莲的白粉脸巴给扇了好几巴掌。

    啪啪啪,脸蛋一眨眼的功夫就变成了红呼呼的大猪头。

    小丽白莲先是怔愣了一下,原本是想着给苏父好好解释灌一灌迷魂汤的。

    可经过苏父毫不留情地打骂,她也就破罐子破摔了。

    “啊——!苏志伟,你怎么能够这么对待我!”小丽白莲很生气,后果……很滑稽。

    “我陪伴了你这么多年,还给你生了个儿子,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你这样对我你还是不是人!”

    说着,就哭哭啼啼站起来推搡起了苏父来。

    苏父一听见儿子,他都要气炸了。

    他养了这么多年的儿子,在这一天竟然被告知不是他的老来子!

    气血上涌,举起手,又是给小丽响亮的一巴掌。

    小丽气急了。

    红着眼一股脑儿不管不顾全部将不为人知的‘秘密’给抖了出来。

    大爆料啊!

    “你个臭男人,老娘为了你做了多少事情,你现在居然敢嫌弃我。”

    “我为你拉公司单子,你以为那些单子都是那么轻松就能够拿到的吗?”

    “我告诉你,全部都是我低三下四、抛下自尊换来的,呵呵呵呵……”小丽白莲疯癫似的笑了。

    “你不是就嫌我赃吗?我告诉你,我就是不干净又怎么样,可就算是这样你每天还不是一无所知,呵呵呵呵呵……”

    “臭表子!老子、老子弄死你!”苏父整张脸都变绿了。

    对一个极端大男子主义的男人来说,戴了顶大绿帽子本就是可耻到难以容忍的事情。

    还更何况小丽白莲把他带绿帽子的事情大肆宣扬!

    不能忍!坚决不能忍!

    这么一想,苏父完全不淡定了,胸腔中貌似有一团熊熊燃烧的无名怒火在毁灭他仅存的一星半点的理智。

    看准桌子上的一个茶杯,抄起家伙直接对着小丽白莲的头,脸上,身上……凡是肉眼可以砸到的地方,使劲儿权利狠狠地砸!

    “啊!啊!啊——”凄厉的尖叫声连连,警官们在第一时间就反映了过来,急忙上前去拉住入魔发癫的苏父。

    抢过他手里的持凶证据,彻底制服了他。

    满身青紫的小丽白莲受到了这么大的委屈,已经抱着鱼死网破的想法了。

    她呵呵呵仰天长笑,牙齿和着新鲜的血丝,眸带恨光瞪着苏父。

    “苏志伟,你以为你指使别人去干的好事就永远都没人知道了吗?”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你没想到吧,你私自派人去苏家大宅偷戒指的事情我早就知道了。”

    被警官们压制的苏父全身一震,老眼全是惶恐。

    他吼骂:“你个臭女人,敢诬陷我,我要打死你,要打死你!”

    苏父话音才出,像一只被困住的野兽一样,就要挣脱牢笼,扑上前去撕碎小丽白莲。

    可奈何他一人的力道怎能和警官们的力道相比?

    最终,他也还是一只挣不脱牢笼的困兽罢了。

    “我就要说我就要说,苏志伟,我就要把你干的好事都抖出来。”

    小丽白莲满脸都是泪啊,把脸上的白粉都冲到下颚堆起来了,好生难看!

    慕毓忍住想要当场呕吐的冲动,接着看戏。

    而一旁的苏程满目盈着火红,已经在脾气爆发的边沿游走了。

    “你悄悄派人去苏家老宅,原是准备抢到戒指拿去变卖然后好得到个人财产。”

    “可谁曾想,你派去的人半路因为害怕就逃了,你出于无奈之下只好亲自动手。”

    “你跑到苏家老宅去和你妻子以叙旧为由,准备拿到戒指。”

    “但你的原配妻子怎么可能会把祖传戒指赠与你这种狼心狗肺的东西。”

    “好说歹说,你原配妻子还是不同意,你一急之下就把你原配妻子给捅了。”

    “别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我告诉你,你不让我好过,我也不会让你好过!”

    “今天,我就是要把你送到牢笼里关死你,还有,小灵根本就不是你的亲生儿子。”

    “苏志伟啊苏志伟,被戴了这么多年的绿帽现在才知道是不是很生气啊?”

    小丽白莲看着苏父越发黑沉的脸,也跟着越发得意起来。

    加之苏父被警官制服住根本无法动弹,也无法动她半分。

    她的成就感那是嗖嗖嗖地呈直线上升。

    “你个不要脸的臊货,敢这么欺骗我,你不得好死,不得好死!不得——”

    然,苏父话还未说完,几近不耐烦的苏程就痛快出口打断了他的瞎逼逼。

    “都给我他妈的住嘴!”苏程揉了揉突突直跳的额穴,眸子阴沉得能滴出水来:“小南!”

    苏程命令一声:“把这两个触犯法律不知死活的人给我暂时押进大牢,等候听审。”

    “是,苏队!”小南睁大眼睛,语气畅快,立答。

    怕是早就受不了警局被这无理取闹的两人给闹得一团糟了。

    话落,小南抓紧行动。

    直接就把苏父和小丽白莲花给撸进大牢暂时关押。

    苏程耳畔边,‘苍蝇’嗡嗡喊叫的声音持续了很久。

    直到苏父小丽白莲二人被拉出办公厅了,嘈杂的响声才停止。

    -

    与此同时。

    南安医院,医疗担架车的车轮滚动声急切轰鸣,让人听着都心中发麻,发慌。

    “小蝶,小蝶你一定要坚持住!”饶是枚姜这种见过许多大场面、心如止水的女人。

    一经瞧见枚蝶全身染血地平躺在医疗担架上,如刀割的心都快停止跳动了。

    一向平静沉稳的大脑,也像是失灵了一样,全是空白,这如今一切的一切都让她措手不及。

    好不容易找到自己现今仅有的小女儿了,却是如此痛彻心扉的画面!

    自责,充斥着全身每一个细胞。

    很快,在医生们的快速处理下,医疗担架车被推进急救室。

    熄灭的灯,猛然一瞬间变成了红色。

    那血淋漓的血色灯光,像是在象征着什么,枚姜的心顷刻像是沉入了千年寒冰的深底处。

    疼痛着寒冷着,已经开始麻木。

    -

    医院洗手间的水声哗哗流淌,同时伴随着的,还有那低低喃喃、自言自语的女音。

    “不是我,不是我干的,我没有杀~人,不是我干的!”

    画面拉近,这才清晰可以看到那盥洗台上的镜子显露出来的女人是谁。

    是慕雪莹。

    不知她是着了什么魔似的,一个人独自呢呢喃喃,低着头疯狂地搓着她趋近破皮的双手。

    她用力地揉搓着,不怕痛地狠狠揉搓。

    突地,她挪出放在盥洗台中的手,两眼定定地凝视着颤抖的红红手指。

    倏然,她扭曲着脸大叫一声:“啊!为什么冲不干净,为什么!血,都是血,都是血!”

    她像是想到了什么,一双泛着血丝的瞳仁不断扩大,狰狞而恐怖。

    “不,不是我干的,我没杀~人,该死,那些人都该死!都是慕毓,都是她干的!”慕雪莹双手抱头,凶狠地抓挠着头皮。

    嘶嘶呼呼,锋锐的指甲在头皮上窜动,下滑。

    没过多久,从她的前额处,缓缓泻下了一丝暗红的血液。

    须臾,慕雪莹哈哈大笑,她徐徐放下抓在头皮上的双手,举在脸侧。

    镜子中的慕雪莹,正一动不动凝着自己。

    倏地,她两眼噙着邪恶诡异的笑,嘴角的弧度渐次放大,放大,再放大……

    不知过了多久,寂静诡秘的盥洗室里,响起了一道阴森的女音。

    “把孤儿院那孩子给我抓起来,立刻……”

    -

    急救室门口。

    红色的灯光依旧那么刺眼,那么让人心烦意乱。

    “家属,谁是病人的家属?”护士前来询问。

    “我是。”枚姜先是愣了一秒,后才意识到什么,忙不迭赶紧回复护士。

    “病人紧急手术,请马上去前台办理住院手续以及缴纳相关费用等等。”护士态度很好。

    枚姜颤了下眼睫:“好好好,我现在就去。”

    过了有段时间了,枚姜的情绪相比于之前,也镇定了不少。

    -

    枚姜走到前台,刚办理好各种费用手续等等,正准备回急救室。

    这时,耳边却传来了一个女人压抑般的尖锐声。

    “慕毓,你要是不和我见面,我就毁了你的小伙伴你信不信?”慕雪莹狠厉道,她正急匆匆地往医院大门走去。

    慕毓?枚姜的动作一滞。

    这个名字,她再熟悉不过,那是刻在她心坎上的名字,那是她永远无法修复的痛。

    她的孩子,当年在那场无情的大火中,尸骨无存……

    枚姜下意识地就往声音传来的方向寻去。

    此时,慕雪莹已到了医院门口,声音有些小了,加之慕雪莹有意克制着说话的声音。

    所以枚姜基本上听不见她在说些什么了。

    没办法,枚姜只好挪步,跟了上去,她总觉得面前这女孩儿给她的感觉不太好。

    但她也说不上来是什么。

    可没想到,她竟然会在无意之间听到一个恶毒的大阴谋!

    慕雪莹才走出医院门口,她像是重新打了个电话,嘴里吐着话。

    极其恶毒:“给我记住,那女人叫慕毓,待我把人骗到约定的位置后,你们就给我往死里整!”

    “还有,别忘了把你们拍下来的视频和照片发给我,要不然,我不会给你们一分钱!”

    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妖孽萌宝:总裁爹地,城府深!》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妖孽萌宝:总裁爹地,城府深!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妖孽萌宝:总裁爹地,城府深!》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