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5章 倒数的真相2

读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妖孽萌宝:总裁爹地,城府深! 第425章 倒数的真相2
(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闻言,枚姜大惊。

    拿着费用单的双手都情不自禁地收紧,骨节泛出明显的白色。

    如果她没记错的话,慕毓应该是当初在商店帮她的那个孩子。

    但是……

    这个世界上同名同姓的人很多,万一这个慕毓不是她所认识的那个孩子呢?

    枚姜想是这么想的,可这心底头总觉得有些不踏实。

    两眼皮子也是不停的打跳,更是让她心也有些慌慌的。

    就说她想跟着面前这个恶毒的女孩子一起去看看吧。

    可脑子里又倏然想起了枚蝶还在紧急手术中。

    枚姜整个人那是前所未有的纠结。

    是等着她的孩子安全手术完,还是去看看被算计的那个人到底是不是慕毓?

    枚姜有些拿不定主意。

    眼看着慕雪莹已经在往车子那边去了,她下意识地就想要迈动步子跟着去。

    奈何,两腿像是被灌了铅一样,沉重难移。

    随着慕雪莹的远去,枚姜不知怎的,一颗心竟也七上八下,急燥燥的。

    脑子里一片空白,什么主意都没有了,简直是寸步难行。

    恰巧在这个时候,施父来前台也是准备缴纳各种杂七杂八的费用。

    他一看见是枚姜,无穷无尽的愧疚一下子就盈满了整个胸腔。

    抿紧苍白的嘴唇,深深地叹一口气。

    艰难地挪动步子,站定在呆愣的枚姜身边。

    “枚夫人。”施父歉意地打了声招呼,头微低,不敢和枚姜对视。

    “啊?”经过施父这么一喊,枚姜飘飞的神思也尽数收拢了回来。

    她微微侧了下身子,冷冷地凝着施父:“施先生,原来是你。”语气平淡漠然,可她吐出的字音却咬得有些重。

    施父心底一颤。

    抬起头,怯怯地快速扫了一眼面色冷淡的枚姜,而后急忙低头。

    连忙道歉道:“枚夫人,这一切都是我为人父母的错,是我教子无方。”

    “当然,也是我儿辰深的错,若是我儿能醒过来,我必当让他亲自去向令爱请罪。”

    “哼。”枚姜拧眉,不咸不淡地冷哼一声:“算了吧,我的女儿小蝶这辈子恐怕都不会想要再见你儿子了。”

    说完,枚姜敛了敛神色,迈步离开。

    她是一个母亲,而且还是一个不称职的母亲。

    现如今好不容易找回的女儿还受到了这等不公平的委屈,她如何能忍!

    枚姜不是一个咄咄逼人的人,但这次涉及到了枚蝶。

    她不可能会大方到原谅伤害她女儿的人!

    枚姜一走,施父那叫一个手足无措。

    手心手背全是汗,湿漉漉的一颗颗直往地上掉。

    “哎!”施父仰头,自责不已地喟叹:“都是我的错呀,这么些天来都没有察觉到辰深在干些什么!”

    施辰深平时柔弱如柳枝,弱不禁风的,只要一咳嗽,他和施母的心就像被针扎一样。

    自责满满,愧疚难安。

    平日里时辰深也算是一个懂事听话、沉稳平静、分寸拿捏得当的人。

    可为什么一做错事,就错得这么严重?

    枚姜才走到电梯门口,刚好,‘叮——’一声,电梯的门打开了。

    她挪动步子,想要马上进入电梯里边,可行走的两只脚却像是着了魔,根本不受自己的控制。

    只要一想到如果那个被算计的慕毓就是她所认识的慕毓的话,那么又该怎么办?

    一瞬间,枚姜的心沉入万丈深渊。

    不行,那孩子为人那么好,如果她真的能见死不救,那她还是人吗?

    枚姜狠狠一咬牙,颤了下眼睫,跨起步子就跑出了电梯。

    施父感慨一大半天,终是以叹气为开头,以叹气未结尾。

    拔腿,准备前往施辰深手术的急救室。

    然而就在此时,枚姜急匆匆地向他奔来,站定在了他身边,语调急切交待。

    “麻烦施先生你去**急救室照看一下我的女儿,我很快就回来,麻烦你了。”

    枚姜的话音才刚出口,施父都还未反应过来,她便率先提腿跑出了医院大门。

    一片茫然的施父干巴巴地眨眨眼:……

    -

    南安警局,门口。

    “麻烦把你的车暂时接我开一下。”慕毓随意性地伸出手臂,在苏程面前摊开掌心。

    一副理所应当的模样。

    苏程凝视了慕毓清明的眼睛几秒,而后狭长的丹凤眼展开笑颜,宠溺似的努努嘴。

    掏出兜里的车钥匙,大大方方递到了慕毓的手心。

    顺便,大手覆住了慕毓的那只细嫩白皙的小手,还挑逗地捏了捏她的掌心。

    “这么快就想帮我打理财物了?”苏程调侃说。

    慕毓抽出被他握住的手,脸上似笑非笑:“你倒是自恋得可以。”

    “我对你这不叫自恋,我这叫……爱恋。”苏程眼底滑过一丝促狭。

    “你就贫吧。”慕毓懒得理他,无语地斜了他一眼,侧了身子就要走。

    “哎,”苏程急急拉住她的胳膊:“这样就走了?”都没点奖励之类什么的吗?

    慕毓双手抱于胸前,黛眉紧蹙:“那你还想干嘛?”她耐心都快要被耗尽了。

    “啧。”苏程也不恼,轻挑了下眉,眸带惊奇的亮色,笑道:“小毓毓,你是不是还没有交过男朋友啊?”

    慕毓一怔。

    他怎么知道?

    苏程一看慕毓这呆呆萌萌的惊诧样儿,就知道自己猜的八九不离十了。

    他嘴角勾出一抹好看的淡笑,伸出手故意揪了揪慕毓的脸颊。

    “好吧,看在你这么傻的份上,我就替天行道负责收了你这个妖精。”

    慕毓惊呆:“你说什么?”两眼瞪得老大。

    “我说……”苏程没说完,他眼底闪过一丝狡黠,突然倾身啵的一下,就把慕毓的红唇给啄了。

    慕毓痴呆了:……

    她是谁,她在哪儿,她叫什么名字?

    警局里,那些不经意瞄到这一幕香辣场景的单身警官们顷刻就吆喝了起来。

    羡慕不已啊羡慕不已。

    听见那一声声宛若调侃般的口哨声,慕毓脸颊嗖地一下像才煮熟的小龙虾,即刻爆红。

    什么鬼!这男人怎么嚣张!太羞窘了有没有?

    慕毓顶着一张红通通的脸,恼羞成怒。

    一把就把苏程给推开了:“你、你、你……干什么!”语气难以置信。

    苏程顶了顶腮帮子,向前一步,一手拽酷插兜,一手徐徐伸向慕毓那张滚烫呼呼的小脸。

    也不管慕毓的眼神是有多么强大的杀伤力!

    苏程痞笑说:“我在亲你啊,宝贝儿。”语气暧昧至极。

    宝贝儿?这是什么骚~气的称呼?!

    一听这话,慕毓脸上的红晕直接飞到了脖子根。

    凡是脖子以上的,都是大片大片的通红。

    不过,红的挺可爱的,像熟透了的西红柿一样,反正苏大警官是这样想的。

    慕毓很难得脑子卡机了,白乎乎的一片,都不知道该怎么回怼苏程。

    尤其是当苏程的同事们都七七八八地喝了起来。

    慕毓更是像踩在了棉花上一样。

    羞涩、不真实等等词汇像旋风一样一股脑地占据了她仅存的一点点思绪。

    心慌,失措。

    她是女人,而且还是个从未经历过这种事情的女人。

    虽然面对任何事情都可以得心应手,但偏偏这个,她做不到……

    即使她不想承认她对苏程的感情异样,但是身体的自然反应却一秒出卖了她。

    她,爱上了苏程……

    这个想法一出现,慕毓便迅速放低昂着的脑袋。

    脚一迈,着急八慌像只受了惊吓的兔子一样,灰溜溜就跑到了苏程车里。

    一溜烟儿的功夫,踩油门,启动引擎,飞飚上路做得那叫一个行云流水。

    只是慕毓红扑扑的那张脸,还是一如既往地火烫。

    直到车子已经远离了警局,都开了好久,慕毓脸上的羞红才消退了不少。

    等这事反应过来。

    慕毓都快要被自己的怂胆给气死了。

    没想到,她堂堂一个神偷,居然有一天还会夹着尾巴灰头土脸地逃离事发现场。

    啊!太他妈的没用了吧!

    说好的霸气女王套路呢?怎么一眨眼就什么都没了!!!

    就在慕毓想要抓心挠肺之际,‘叮——’的一声。

    手机的微信消息铃声突然响了起来。

    慕毓一手放在方向盘上,清亮魅惑的双眼透过透明的玻璃窗,将视线斜斜地射向前方。

    嗯,是平路,没有转弯,挺安全的。

    在确保了驾驶安全的前提下,慕毓本能地就摸索出手机,打开微信瞧了瞧。

    可这一看,慕毓好不容易散下去的红云又遍布脸颊了。

    她看着手机屏幕,气急败坏地絮叨出来。

    “亲爱的小宝贝儿,记得把手机的定位系统开启哟,我想每时每刻都知道你在哪儿,要不然嘿嘿嘿嘿(邪恶的恶魔笑容)……爱你的老公。”

    念完,慕毓手一抖,手机都差点从手上滑下去了。

    再看看这个陌生的微信名“小毓毓最爱的男人是苏程”也是没谁了。

    天!慕毓把手机毫不留情地甩在了副驾驶座,觉得整个世界都惊悚了。

    苏程今天是发些什么疯,又是小宝贝,又是老公公的,太恐怖了吧!

    越是这么想,慕毓的脸就越发滚烫,仿似都可以把鸡蛋给烫熟了!

    头皮也麻麻的,说不出是什么具体的感受。

    “啊!啊!啊——”慕毓无可奈何地尖叫几声,手搭在中控锁上,赶紧把车窗滑下来。

    凉凉的风,瞬间拂向慕毓发烫发烧的脸,凉丝丝的,很舒服。

    那小恶魔一般死皮赖脸纠缠她的红晕,也渐次下退了不少。

    理智如狂风暴雨,顿时回归失重的大脑。

    慕毓仔细回想,像放电影一样,一幕慕浮现。。

    方才她是觉得很无语很气急很羞窘,可为什么她还觉得有一丝……说不出来的甜蜜?

    女人啊,呵,就是这么一个奇怪的生物。

    这个世界上的一切常规理论,她们都不适用。

    没有她们做不到,只有你想不到!可爱,却又可恨……

    -

    枚姜一出了医院,她就打了一辆车,想要立马报警。

    可是在没有确定前方车里的那个女人的真正目的之前,谁也说不准那个女人究竟想干嘛。

    毕竟,没有真正的证据,单凭她的口头言语,又怎么能够让警官们相信?

    所以,她现在能够做的就是……跟上去!

    以备不时之需!这个世界上,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在下一秒发生。

    谁又能知道,明天和意外哪个先到来呢?

    -

    过了将近一个多小时。

    枚姜下车。

    慕雪莹已经兀自走进了面前的房子。

    看着面前黑乌乌貌似还破了几个洞的瓦片房,给她第一感觉就是……山村老屋?

    搓了搓手臂,正好听到了车子引擎熄火的声音。

    枚姜找准一个隐蔽的地方,赶紧躲了起来。

    当然,智能手机这样的东西,一定得机不离身了。

    枚姜敛住眸光,汇聚在声音响动较大的地方。

    只见,好几个身材魁梧、面相凶恶的男人齐齐下车。

    一个二个的手里,拿着亮锃锃却闪着冷光的斧头、沉甸甸在地上拖着吱吱响的钢管、甚至……他们还拿着极其锋锐的刀子。

    一看便知,这些人,多半都不是些什么好人!

    枚姜有些庆幸,还好,还好她跟着来了。

    要不然真是慕毓单枪匹马还这里的话,还不知道会发生些什么不可挽救的事情。

    她深吸了口气,动静儿放得极小。

    即使是在这个阴风涔涔的荒郊野外,她也丝毫大意不得。

    等到拿权穷凶恶极的男人进了屋,头低下,枚姜立即拨通了报警的电话。

    她自己虽会些保命的防身术。

    但人命关天,这些至关重要的事情可丁点儿都马虎不得。

    拨完了报警的电话,枚姜准备私自进去探探详情。

    至少,对于一个曾经还算是黑头组织的老大而言,这些是很有挑战力的。

    正当枚姜要从这位置挪开之时,慕毓下车,她到了。

    果不其然,这孩子还是心思单纯,一个人形单影只地就来了。

    那么,她就更不能走了!枚姜暗忖。

    可枚姜不知道的是,慕毓心思真的单纯吗?

    她要是没点儿真枪实弹的本领,怎么可能敢私自前来这里会见慕雪莹?

    别忘了,慕毓虽然是个女人,可她也是神偷组织的老大。

    是搅得各地警官团团乱转的女人!

    她的心思,可一点儿也不单纯啊!

    当然,枚姜自然是不知道这些事的。

    慕毓一进屋,她也就跟了上去。

    她报了急警,不出意料的话,警官们应该会在半个小时之内就能够到达这里。

    -

    “小南!”苏程刚接完一个急警电话,立马就呼喊小南。

    “有人犯事,带几个人跟我一起去吧那些无视法律的土匪给一网打尽!”

    小南很雀跃:“是,苏队!”

    说完,警官们一个个就上了警车,拉起了警笛,呜呜呜地离开了警局。

    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妖孽萌宝:总裁爹地,城府深!》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妖孽萌宝:总裁爹地,城府深!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妖孽萌宝:总裁爹地,城府深!》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