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6章 大结局

读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妖孽萌宝:总裁爹地,城府深! 第426章 大结局
(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慕毓刚一进那山村老屋,慕雪莹就在颐指气使着那群手拿重磅武器的男人。

    只是不巧,她只听到了慕雪莹趾高气昂的最后一句。

    她命令:“你们要是连这点小任务都不能完成的话,就给我自行了断。”

    那群男人两眼都发出狼一般幽幽的绿光,激切回应:“是!”

    慕毓掏掏耳朵,轻挑如墨画的长眉,细细的长腿迈开径直走向慕雪莹,不卑不亢。

    整个人姿态妩媚,如万千姿容般挠人心肝。

    痒痒的,酥酥的,像一只小猫的爪子挠在软软的心窝上一样。

    简直让人又爱又恨。

    慕雪莹闻言,鲜红的嘴唇勾勒出一抹阴森的笑。

    一抬眼皮,便看见正朝她走来的慕毓。

    脸上的笑瞬间冻结,一双得意盈笑的眼更如蛇信子一般,显露出阴狠毒辣的暗芒。

    “哟,咱们的慕大小姐真敢一个人来这儿?”慕雪莹直勾勾盯着慕毓。

    手指敲击着座椅的扶手,很是闲暇惬意的样子。

    “有什么不敢的?”慕毓冷嗤一声:“慕大小姐?呵。”

    慕毓顿了一秒,接着眸底的轻漫一闪而过,话锋凌冽一转:“慕雪莹,你就别他妈的拿这几个字来恶心老子了,信不信老子分分钟搞死你!”

    话一出,慕毓周身散发出来的那股逼迫冷沉的气势简直压得人喘不过气来。

    纵使是拿群拿着各种利器的男人也不由地打了个哆嗦。

    慕雪莹心一抖。

    汗毛直竖,两腿更是因为害怕而不受控制地颤栗了起来。

    “你、你敢!”慕雪莹瞪大眼。

    嘴里吐的话有些不太流利,光从气势上就差慕毓一大截。

    眼眸一亮,她像是想到了什么。

    深缓地吸了口气,血红的嘴再次开启:“慕毓啊慕毓,你现在都沦落在我的地盘了,还这么大言不惭,呵呵,真是不知好歹!”

    狠狠一拍扶手,慕雪莹扫了一圈那些早就欲欲跃试的男人。

    命令:“来人,把这个不知死活的女人给我往死里整!出了事我负责!”

    说得那叫一个责任感爆棚。

    说罢,那群男人一个个僵硬地转过身体,像是没有知觉的僵尸似的。

    那些男人很高大,随便走一步都可以相当于是慕毓的两步了。

    在慕毓悠悠的眼神下,那群男人很快就围成了一个大圈,把慕毓包围在了中心。

    若是慕毓不会点儿格斗,她想,恐怕依照慕雪莹的黑心肠,今天她十有八九不能完好无整地竖着离开这儿了。

    此说实话,此时在外人看来,慕毓就是处于完全的劣势状态。

    慕雪莹兴奋地站起来,笑着指点江山,却仿似一个疯婆子大吼大叫。

    “给我上!”

    那群男人得令,全部化身为色中饿狼,纷纷熊扑向慕毓。

    毫不手软!

    时间流逝,打斗不止,凶狠和残暴的恐怖因子在空中肆意横行,没有停息。

    如慕毓所料,就算是这些人齐齐对付她,她也可以自信地拍拍胸脯说。

    解决这些人,小意思!

    很快,那群残暴的男人因为慕毓的强猛攻势。

    一个二个不是被踢得翻个滚吐口血,就是直接被揍铁拳。

    明明慕毓是个女人,但收拾起人来和拿群男人相比,却毫不逊色!

    反而,还颇占先机!

    拿群大汉有些吃力了,扭着脖子面面相觑,像是在暗中商量着什么。

    慕毓眼睛微眯,看来,接下来她要格外小心了。

    因为,不怕敌人的强烈猛击,就怕小人的狡猾阴险!

    多留个心眼,总归是好的!

    于是,慕毓开始保持体力,准备智力加体力双重应运。

    可是,人算不如天算,谁知道那群那人那么卑鄙。

    哦,不对,应该是慕雪莹那么奸诈可耻!

    她竟然会让人…之时,那群男人却突然变了招。

    他们不再因为自己的那点私欲而使用蛮力去独自对抗慕毓。

    而是团结一致,不约而同地拿起扔在地上的各种武器,有的拿斧头,有的拿起钢管,有的拿起刀子……

    看到这些五花八门的武器,慕毓心中有了数。

    这些小把戏,她经历得多了。

    慕毓看到了那些男人手中所有的武器。

    可她唯独就是没有看到其中一人悄悄揣在兜里的那支宛如蚯蚓大似的针管……

    没错,那些男人计划用这些各种各样的利器先吸引住慕毓的眼球,然后出其不备。

    趁着她分心之际看准时机,将针管里的注射物刺到她的皮肤里……

    原本,那些男人也没想过用这极端的一招,毕竟对方只是个普普通通的女人而已。

    可谁曾想,就是这个普通女人却把他们这些专业的练家子给打败了。

    叫他们情何以堪!

    既然如此,她也别怪他们手不留情了!

    慕毓未曾看到在那一众人等藏着的针管,但是,潜伏在窗外的枚姜看到了。

    而且她看得清清楚楚,那就是针管。

    现在,藏着那针管的男人正带着得意却不明显的笑,趁着慕毓和其他人搏击之时,缓缓靠近她。

    枚姜第一反应就是想要提醒慕毓,可奈何她站在窗子外。

    一旦发声,她现如今的位置就会立马暴露。

    说不定不但不能帮到慕毓,反而还会害了她!

    这山村老屋虽是破旧,看起来宛如是在风雨中摇摇摆摆的老树皮枯枝样儿。

    可还是像模像样有个三层楼,每层楼都有个窗子,窗子外边皆安了空调。

    只是,这空调的各种铁质零件都已经生锈变质了而已。

    而枚姜,就是趴在了那生锈的空调上面。

    稍不小心,先不说被发现不发现,就论被坠下楼的危险程度也至少是常人不敢随意攀爬上去的。

    刚才,枚姜是准备从前偷溜进去的。

    但令她没想到的是,那女人叫做什么……哦,是慕雪莹。

    就是那个叫做慕雪莹的女人,虽然看起来笨头笨脑的,但心思却极为复杂细碎。

    居然还知道要把走廊的各个通道派人层层把守。

    搞得她只能剑走偏锋,爬到了这空掉上面来。

    思及此,枚姜无疑瞄了一眼手上带着的腕表。

    距离她报警几近二十分钟了,也就是说,前来援救的警察就快要到了。

    现在她出手,胜算率会很大。

    就算她失败,可等到她失败的时候,警察都已经全部到场了吧。

    枚姜心生庆幸,还好啊,她来了。

    慕毓这孩子虽说不是她的亲生女儿,但既然这孩子能和她已逝的大女儿毓儿同名同姓,那也是种缘分。

    只是,让她没想到的是,慕毓这孩子竟然还会格斗防身术之类的。

    并且,还不容小觑!

    如若不是眼看着危险距离她越来越近了,她真想看看这孩子的实力究竟有多大!

    枚姜眼睛盯着那个藏着针管的人,一动也不敢动。

    生怕就因为她一个松懈,把慕毓给害了。

    打斗越发激烈,那些男人都有些有心无力了。

    反观慕毓却还精神气爽的模样,简直让那些人恨得牙痒痒。

    咬牙切齿着,怕是吞了一嘴的血牙吧。

    不知怎的,枚姜莫名的欣慰,慕毓这孩子,这次如果平安救下来了。

    她一定要认她做干女儿!

    枚姜正激亢着,没曾想,这生了锈的空调这么不给力,她只是稍稍动了一丢丢。

    结果,卡哧卡哧的铁皮松动声,顷刻震惊了还在博弈中的人。

    枚姜做个样子无语地拍拍头,恨自己不成钢啊。

    都到这个节骨眼了,关键时刻掉链子!气死她了!

    “是谁?”慕雪莹一听到从窗子传来的声音,立马出声询问。

    当然,那些把守着过廊的人自然也是听到这响声。

    啪嗒啪嗒踏着步子一股脑全部奔出来看个究竟。

    嘿,还真让他们给当场逮到了——是看到了那个偷偷摸摸的贼!

    “嘿

    你个贼,给我飞下来!”一个身体瘦长的男人指着蜷在空调上的枚姜,大喊。

    其他人也是好奇得不得了,皆是歪着脑袋,疑惑地深索那趴在空调上的人是怎么飞上去的。

    被人当猴看的枚姜不觉汗颜:……

    “你怎么不飞上来!”叫她飞下去,她是人又不是神,叫她飞下去她就飞下去。

    那她面子在哪儿?

    经着枚姜这么理直气壮地无语呐喊,叫喊的那男人有些为难了。

    他又不是鸟儿,干嘛要飞上去!

    这么想着,那男人便大声叫了出来。

    声音极其洪亮,方圆十里怕是都有他的伟大回音了。

    听着窗外那些弱智的对话,慕雪莹双手紧攥垂在身侧,骨节咯吱作响。

    她恨不得把拿群没脑子的废物都给掐死。

    但此时,她要关注的,可不是外面那些废物!

    “给我上,把毒物注射到她的体内!”慕雪莹一着急,旷乎乎的的脑子没想那么多,一下子就破口说了出来。

    是的,那针管里的注射物就是毒物,更详细一点儿,是能让人终生上瘾的毒物。

    慕毓全身一绷。

    本就因为外面的对话而分了神,因为她总觉得被发现的那个人的声音,怎么那么熟悉?

    貌似,她听见过?

    此时此刻,却又听到了慕雪莹的命令,毒药!!

    妈的!慕雪莹那疯婆子想给她注射毒药!!

    如果她没猜错的话,这毒药,绝不是简单的毒药!

    思索到这儿,慕毓的眉心堆起了一根根黑线。

    慕雪莹早就想对付她了,这次是天载难逢的好机会,她又怎会甘心轻轻松松地放过她?

    慕毓回过神,整个人都精谨慎了不少。

    可说时迟那时快,那个藏着针管的男人忽然冲出来,一下子就把慕毓扑倒在地!

    ‘嘭咚——’落地声很重。

    慕毓是下方的那个,所以头因为惯性,猝不及防地就被狠狠撞击在了地上。

    一瞬间,慕毓脑袋边上,全是一圈圈的金星星在围着她转啊转。

    她怔愣了几秒,奈何,就是这几秒,发生了她这一辈子都记忆犹新的事情……

    男人伸出双手掐在慕毓的脖颈,扯着嗓子用力嘶吼。

    “快,帮我把这女人摁住。”眼眸闪现的是可怕的贪婪的狠光。

    这注射器里的毒物是他自己新研发出来的。

    只要一滴,就能毁了这个女人!

    想到马上有一个人就要因为自己的药物而彻底改变掉身体的防御机制。

    他激动难耐,难以自持!

    恨不得立马就把注射器射入到慕毓身上去!

    那些被慕毓打退了的男人歇了会儿,体力恢复许多。

    拔起腿,赶紧配合着男人的叫喊,跑到慕毓身边,火急火燎地按住慕毓的手脚。

    慕毓怔了几秒后,立感不对,涣散的意识迅速清醒。

    却发现,这个时候她的手脚已经被那人给禁锢住了。

    妈的!慕毓暗骂自己一声。

    什么时候出神不好,偏偏这个时候!

    -

    在空调上的枚姜很想立刻夺窗而入,但是一看到下面那些拿着枪支,出膛的枪口正对着她的那些男人。

    真是想骂娘!

    房间里,慕毓想要来个飞身踢,可是脚腕的经脉处被人掌箍得死死的,她完全没法动弹。

    NN的,慕毓狠厉咬牙,目光冷若冰霜。

    “妈的,你们这群龟儿子要是敢往我身体里注射些奇奇怪怪的东西,老娘要你们的命!”

    慕毓毫不屈服,即使她已经无所挣扎,无处可逃……

    那群男人被慕毓这突如其来的气势再次吓到了,沉重的身体有些僵硬。

    更像是一个机器人了,没有热血、没有感情、没有怜悯之心……

    “呵。”那群男人尚未反应过来,慕雪莹吩咐的声音却恰恰在慕毓准备来个鲤鱼翻身之时。

    大声传了出来。

    “动手动手动手!”慕雪莹看着慕毓被压制在地非常激动。

    她从座椅上跳起来,飞速地跑到慕毓身边,居高临下地看着。

    脸上的狞笑,渐次扩大。

    “慕毓,呵呵呵。”看到拿着注射器的男人一大半天了都还没动手,慕雪莹索性一把抢了过来。

    “你不是很得意的吗?今天都已经成为我砧板下的鱼了,我看你还怎么得意!”

    慕毓勾笑冷嗤。

    “慕雪莹,老子就是得意你他妈又能怎样?告诉你,只要老子今天没被你弄死,老子就算是杀~人,也要搞死你!”

    语气放肆,嚣张,这才是慕毓,生死于她,有何惧?

    而且,别人怎么惹她的,她就要怎样归还回来!

    -

    不行了,枚姜抿紧嘴唇,有些急躁了。

    再这样被拖延在这里,慕毓的处境定当很危险!

    她不能等着坐以待毙!

    枚姜眯眼,暗暗估算了下楼下那些人的枪子速度。

    呵。看来要重操旧业,啃老本了。

    好久没有训练过,也不知道一把老骨头还经不经得起折腾!

    猛然,枚姜伸手把空调上的一刻生锈发松了的螺丝钉取下来。

    咻地一下,钉子弹到了下面其中一个男人的额上。

    “啊——”男人砰地倒地。

    其他人猛地一惊,神经没开始那么专注了。

    就是这个时候,枚姜身子前倾,‘哐当’一声,破窗而入!

    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妖孽萌宝:总裁爹地,城府深!》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妖孽萌宝:总裁爹地,城府深!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妖孽萌宝:总裁爹地,城府深!》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