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7章 大结局2

读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妖孽萌宝:总裁爹地,城府深! 第427章 大结局2
(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慕雪莹昂头疯狗似的大叫。

    她站起来,一把就将手里还剩余一指节那么多的毒液针管给扔在地上了。

    得意和兴奋已经不言而喻。

    ‘啪嗒——’,针管的落地声很是刺耳。

    慕雪莹继续得意喃喃:“慕毓,我告诉你,你这一辈子都斗不过我!不管是男人还是家人,你都斗不过我!”

    慕毓皱眉。

    松开咬紧的牙齿,忍着胳膊上因针管刺破皮肤而产生的疼痛:“慕雪莹,你他妈什么意思?”

    慕雪莹一高兴,不问自招。

    “我什么意思?”慕雪莹脸上充满着红润的色泽,像真的很高兴一样:“那好,我就告诉你什么意思。”

    “当年那把火是我烧的,哈哈哈,是我烧的!”

    “还有,你的妹妹慕碟已经被我开车杀死了,哈哈哈哈,死了,她的孩子也死了,都死了……”

    慕毓心底一震,大脑皮层直发麻。

    妈妈,妹妹,小蝶,死了……

    是慕雪莹干的,是她干的!

    慕毓愤怒,极致的愤怒,忧伤,无限的忧伤,极限上飚。

    双手,紧紧攥牢。

    手背,狰狞的青筋已经清晰可见。

    压着慕毓的那些人一看目的都达到了,本能性地就放松了力道。

    心中一旦得意骄傲起来,行动上就没开始那么积极了。

    慕毓拿准时机,两脚挣开男人不太在意的束缚,脚底板像钉子一样钉在地上。

    一个飞速的弹跳,起身直接就把那些男人给踢到几米开外去了。

    “哎呀——”那些男人始料未及,一个个疼得翻滚在地。

    惨叫连连。

    “你,你怎么起来的?”慕雪莹更是被吓得够呛,明明刚才慕毓还像条死鱼一样被压制在地上。

    可现在怎么就站起来了!

    而且,她力气怎么还是那么大!

    不可能,不可能啊!!

    慕雪莹下意识地就要去责怪制作这毒药的人:“这药,是怎么回事,怎么回事?啊!啊?!”

    那制药的人都翻滚在地起不来了,双手死死捂住疼痛难忍的腹部。

    满额冷汗,面色苍白。

    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又怎么能回复慕雪莹不着理儿的追究?

    慕雪莹没得到回复,手抓着头发。

    疯疯癫癫地就要往那制药人冲去,想要好好收拾他一顿!

    奈何,她才迈出一步,慕毓就已经拉住了她的衣领。

    止住了她前进的步伐。

    “想走?”慕毓妩媚的双眼危险一眯,手一用力直接就把慕雪莹给拉到面前来了:“老子还没找你算账呢?想走?”

    语调冷冽,宛如来自地狱的修罗,可怕骇人,瘆人冷骨。

    慕雪莹忙动身子,急着就要挣扎开来。

    “不、不是我、这药不是我弄的,这药是那个男人弄的,你去找他,去找他啊——!!”

    边狡猾说,颤抖的手还指着地上那个猥琐蜷缩的男人。

    “呵。”慕毓懒得理慕雪莹不要脸的否认,她冷笑着,拉着慕雪莹的领子拖着她走。

    也不管慕雪莹是在怎样的挣扎。

    在那针管落地的地方,慕毓坚定不移的步子停下。

    缓缓蹲地,精致的小脸带着冷瘆的笑,宛若高冷的女王,俯瞰一切,睥睨众生。

    而慕雪莹就是那种微不足道的蝼蚁,她凝结的褶皱秀眉都彰示着她对慕雪莹是有多不屑。

    多厌恶。

    起身,慕毓漫不经心地把玩着针管。

    “啧啧。”慕毓撇嘴凑近慕雪莹的耳畔,状似很感慨:“好可惜呢,还剩一点儿,怎么就不知道废物利用呢?”

    闻言,慕雪莹全身一僵。

    一股莫名的极寒之气从她的脚底心慢慢上升,最终沿着那冰冷的脊椎,冲向头顶。

    “不!不是我!”慕雪莹急得发狂,双手双脚都要跳起来。

    “不是我,不是我的药,不是我干的啊!我没害你,放开我,放开我啊!”急切否认。

    人就是这样,一件事情只要关涉到自己的人身安全和利益,他们的脸皮厚度就会达到到你根本就想不到的地步。

    因为,他们只要往距离自己利益最大化的方向走就是了。

    过程?呵。

    哪有结果重要!

    人性,天生如此。

    慕毓心中无语至极,她幽幽问:“慕雪莹,你怎么就学不乖呢?”

    很平淡的语调,但慕雪莹却觉得这就是来索她命的声音。

    她怕极了,害怕,心里无限害怕。

    像是个无底的黑洞一般,填不尽,填不尽……

    “姐姐,姐姐我错了,姐姐我错了。”慕雪莹这时候知道认错了:“我只是一时发疯,是我错了,姐姐你放过我吧!”

    看着胳膊上那粗大的针管,慕雪莹下身一热,尿都快吓出来了。

    这可是能让人上瘾的毒药,她怎么能够沾染上这种污秽的东西?

    不可以!绝对不可以!

    这种东西应该是慕毓才改注射的,是慕毓!

    慕雪莹暗忖。

    奈何慕雪莹恐怕是因为害怕,搞得脑子旷了,所以一时之间没想起刚才她把老底都给透露了这件事情!

    “呵呵。”慕毓嘴角勾勒出一抹残阳,却冷得寒骨。

    下一秒,慕毓眸子微眯,狠狠把手往前一移。

    针管已然注射进了慕雪莹因为常年保养而变得皙白的胳膊里。

    乱蹦的慕雪莹瞬间不动了,整个人像是一个没有灵魂的躯壳一样。

    焉焉巴巴的,准确一点来说,更像是一个呼着气儿的尸体。

    冷沉逼仄的空间,没有一点儿声音。

    就连破窗而入的枚姜也是僵直着身子,愣在了原地。

    慕蝶?慕蝶不就是她的小蝶吗?

    妹妹,什么意思?小蝶是慕毓的妹妹?还有当年那场让她丧失毓儿的火灾……

    有个答案,在枚姜脑海里迅速形成,即将要冲破牢笼,破土而出。

    这时,哐当一声。

    紧锁的门被打开了。

    “别动,我们是警察!”苏程一行人直接夺门而进,可话才出,眼前的情况瞬间让他难以置信。

    怎么回事?

    只见,慕毓冷冷扫了他一眼。

    面色很凄白,她突然转头,不再看他。

    手上提着个人,她细胳膊一甩,就把手中那像个尸体一般的女人给甩在了地上。

    地上冷冰冰的,顷刻刺醒了呆怔状态中的慕雪莹。

    她疯言疯语冲着慕毓大叫。

    随着慕毓一步步的靠近,她蜷着的身体不断往后缩。

    “不是我,不是我,我不想沾染上毒~瘾,我不想啊,要死你自己死,你自己死,为什么拉我下水?”

    “你这个疯女人,为什么要把毒液注射到我体内?为什么?你怎么这么狠心肠?你的心怎么这么黑?”

    然而,慕毓冷着张脸,丝毫未听到一字半句。

    如修罗般的步伐依旧未停,继续,仍在继续……

    靠近,不断靠近……

    “你不要过来,离我远点儿,你个疯女人,你这个黑心的女人!”

    慕雪莹指控着往后退,想要逃跑。

    没有形象,像个犯了失心疯的怨妇一样大喊大叫。

    手臂在空中乱摆,犹如魔怔。

    然,慕毓并不会给她一分半毫逃跑的机会。

    大跨一步,提起脚,慕毓使劲儿狠狠踩在了慕雪莹不断后缩的脚腕上。

    没有感情,如同一架冷漠无情的机器。

    卡哧一声,慕雪莹那只脚腕的骨头怕是断了。

    慕雪莹昂头惨叫。

    慕毓却像是屏蔽了周边的任何声音一样,她已经面无表情。

    只是殷红的红唇紧紧抿成一条冷硬的线,宛如锋利十足的刀棱,极其骇人。

    脚上的力道再次加重,慕雪莹几乎尝试到了临近死亡一般的痛苦。

    尖叫求饶的声音划破整个诡寂的房间,可慕毓仍然纹丝不动。

    只是双目中的浅淡微红变成了狰狞一般的血红。

    血腥恐怖。

    这就是慕毓。冷淡无情,骇人听闻的慕毓。

    下一刻,慕毓不疾不徐地挪开脚。

    慕雪莹大大松了口气。

    终于,结束了……

    然而,“啊——”慕雪莹凄厉的惨叫声一如既往地悲切哀凉。

    哦,不,是比刚才更加凄惨!

    因为慕毓已经换了慕雪莹的另一只脚腕狠狠踩了下去。

    这次的力道,她用了全力。

    刚才,还只是八分力而已……

    看着身下的慕雪莹凄惨哀叫的可怜虫模样,慕毓缓缓蹲下身子,与之平视。

    当慕雪莹一看到慕毓那眼眸中的如要杀~一般的猩红之时。

    身子一顿,心肝都在颤抖。

    “不、不是我……我没杀~人,我……我没有!”慕雪莹说话虚弱,还磕磕巴巴的,仿似下一秒都可以晕过去了。

    奈何,慕毓的脸上却绽开了一抹风姿绰约的笑,像一朵火红的玫瑰花儿一样。

    耀眼夺目。

    璀璨四溢。

    却又艳丽得能灭人于无形之中。

    她悠扬着调子,“欠债还钱,杀~人偿命,这是天经地义的。”

    那翘长的眼睫轻飘飘浮在薄薄的眼皮上,醉人,迷人,亦能亡人。

    “你放火烧死了我的家人,你还开车撞死了我的妹妹,慕雪莹,你说呢?”慕毓寒着张脸,反问。

    声音冷得刺骨。

    “不、不是我,我没有害死人,不是我啊!!”在慕毓的逼问下,慕雪莹抱头,快要崩溃了。

    慕毓却一把扯下她的手,用力捏住她的手腕。

    房间里,又是一阵凄厉的惨叫。

    倏然,慕毓站起身,干脆利落地松开那只手腕骨已经被她弄折了的手。

    “啪——”巴掌声很清脆呢。

    听着慕雪莹呜咽哭诉的嘶哑声。

    慕毓心里面那如天罗地网似的疼痛终于降低了万分之一。

    她的亲人,她最爱的母亲,她最爱的妹妹,都因为面前这个丑陋鄙俗的女人给毁了……

    从此以后,她真的再也没有亲人了。

    在这个冷漠的世界,她只有一个人……

    若说以前的慕毓是怀着家人也许还会存活的心境的话,那么现在。

    她的最后一根救命稻草都被砍断了。

    害她的人,她一个都不会放过。

    害她的亲人,她要他的命!

    “说,你把小虾米藏哪儿了?”慕毓动手又狠厉地打了慕雪莹一巴掌。

    手的虎口掌箍住慕雪莹尖尖的下巴,非常用力。

    只是一眼,便可看到慕雪莹那下巴都已经被捏得变形了。

    像是下一秒就要被拆下来似的。

    “没有,我没有绑架她。”慕雪莹怕了,她真的怕了这样的慕毓。

    如同魔鬼一般的慕毓!

    “撒谎!”慕毓的虎口再次增加了几分力,慕雪莹疼得已经快发不出声了。

    双手落地,奄奄一息,就要死去了的模样。

    “没有,没有。”慕雪莹话说不出多的了,只要一说话,她的嗓子就仿佛被火灼烧了一般。

    火辣辣地疼。

    让她生不如死。

    这次慕雪莹还真没撒谎。

    她是派人去绑架小虾米了,可是谁知小虾米太过机智聪明,一眼便识破了那些绑架她人的身份。

    在那群人找到她之前,就已经开溜了。

    气得那群来绑架她的人直跳脚,七窍生烟了都快。

    慕雪莹话一出,慕毓反手又是给她一巴掌:“既然你不说实话,那我打到你说实话为止!”

    慕毓继续开打,手上的劲儿全出,没留一分力。

    没过一会儿,慕雪莹的脸都被打肿了。

    加之还红,整张脸像个被煮熟的猪头一样。

    旁边的人,没人去阻止。

    枚姜不组织,是因为面前的慕毓就是她的亲生女这个事实对她打击太大了。

    一天之内,就找到了两个女儿,一个是失散多年,一个甚至是阴阳相隔。

    可现在,都在她眼前,都在啊……

    枚姜眼底蓄满了眼泪,两腿彻底僵住了。

    像灌了铅,根本迈不动。

    饶是最沉静的人,恐怕也会忍不住动容吧。

    苏程则是放纵,是的,就是放纵。

    他的女人,就该仿似恣意地活着!

    打了一半天,慕雪莹的鼻子,嘴角都渗出了血丝来。

    这时,“够了。”苏程拉住了慕毓准备下挥的手。

    “你阻止我?”慕毓眼底的红,渐渐浮起了水润润的晶莹。

    苏程心底一痛。

    他把慕毓揽入怀里,呵护备至、小心翼翼地护着。

    “不,我不是阻止你,我是担心你的手打疼了。”苏程下巴搁在慕毓的头顶上。

    宠溺道:“要不,换我来?你先休息休息怎么样?”

    这一声,像是一记重锤,直接砸向了慕毓的心底最软处。

    “苏程,我的家人真的没有了。”慕毓哭了,眼前的一切都变得朦胧起来。

    夺眶而出的泪水像是一颗颗断了线的珍珠,止都止不住。

    “往后余生,我就是你的家人。”苏程心疼得厉害,手臂收紧了力道。

    “慕毓,未来的一辈子,我就是你的家人,好吗?”

    慕毓睁着因为泪水侵染而黏糊的眼睫。

    艰难地张张嘴,准备说好。

    结果,还没说出话来,就两眼一阖,晕了过去。

    “慕毓!慕毓!慕毓……”苏程紧张的声音,越来越小了。

    怎么会越来越小了呢?

    昏昏糊糊的慕毓不知,直到她彻底晕过去的前一秒,她才知道。

    哦,原来呀,是她要死了……

    她要去找妈妈,妹妹了,苏程,下辈子,我的下辈子都给你好不好?

    你能原谅我吗?

    慕毓昏迷,没了意识。

    枚姜这才扑了上来,可苏程却像是个护犊子似的,不让任何人碰她。

    径直抱着慕毓出了这阴暗黑沉的房间,趋向了光明夺目的前路……

    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妖孽萌宝:总裁爹地,城府深!》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妖孽萌宝:总裁爹地,城府深!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妖孽萌宝:总裁爹地,城府深!》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