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三章 乞儿坊中遇

读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剑胆琴心长歌行 第三百零三章 乞儿坊中遇
(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鹳雀楼,这是一个盛名在外的刺客组织,虽然对于习惯藏身黑暗之中,鲜少露出真容的刺客们而言,有名并不是一件好事,因为刺客毕生的名气,大多都是失败的那一次所赋予,但终究是开门做生意的,名气越大,挣的钱自然也就越多,鹳雀楼也由此进入了外人们的视线之中。

    而鹳雀楼之所以如此出名,在于据说只要给的钱足够多,哪怕是四大宗师的单子他们都敢接,当然了,事实上这么多年来根本就没人付得起那个价,也更没人敢开出针对四大宗师的单子,不然恐怕都不等鹳雀楼这边成功得手,发布任务的那个人首先就要被悬首示众了。

    李三三原本是鹳雀楼中的一员,而且是自小培养,而非中途召入,故而极其难得,在利益至上的鹳雀楼中,这些已经割除了属于人的感情,只以完成任务为目的,完全没有独立人格的刺客们要想拥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名字,而不再是简单以数字作为代称的话,是一件极其困难的事,那代表着无论是实力还是资历,都已经得到了认可,好比是那青楼花魁,要想走到这一步,可不仅仅靠漂亮二字就成。

    李三三时年不过十六岁,却已经快要成功地拥有一个属于自己的名字,只是少女忽然有一天不愿再做那身不由己的杀手,而是想要以普通人的身份过完一生,或许哪怕只是区区一天都行,为此,她不惜放弃一切,正是因为这个念头的产生,这才有之后少女骑驴沿江走,救起李轻尘的故事。

    如今李轻尘与她已经被逐出了长安镇武司,而相熟的蒋夫人等人与胡七他们也全都离开了长安,刚在悬镜司这边亦是碰壁,放眼长安,已是举目无亲,眼下唯一的路,便只有少女从来不愿提起的“娘家”了。

    李轻尘双眼放光,一拳敲在左手手心上,十分激动地道:“对!只要能找到鹳雀楼的人,再让他们说出当初是谁指使的,如此顺藤摸瓜,就能反客为主!”

    李三三轻轻点头,道:“走吧,希望他们在长安的据点还未变动。”

    似这种完全以杀人为生,可谓仇家遍天下的刺客组织,据点时常变动那是很正常的事,甚至鹳雀楼的祖庭都是不存在的,楼主走到哪,哪儿就是他们的祖师堂,少女的幼年,也是随着一起到处漂泊。

    ------

    长安之大,普通人就算是逛上六七天也未必能逛的完,在这庞大的城池中,既有守卫森严,龙气厚重的皇城,也有人来人往,繁华无二的西市,以及夜夜笙歌,烟花柳巷的平康坊,但更多的,还是平民百姓所居的区域,长安城一百零八座坊市中,大半都是由平民们占据,而其中最底层的,却还是要属长安乞儿们的群居之处。

    纵是繁华之处横贯古今的长安城内,却也少不得一些以行乞为生者,朝廷既不可能抓起来一并杀了,也不容易一下子全赶出去,与其让他们在城内四处流窜,犯下事端,倒不如找个地方妥善安置,这便是乞儿坊的来历。

    此处乃是三不管之地,别说那些平民百姓了,就连官府的人都会选择绕道走,因为一旦闯进去,哪怕是有刀防身的官差,可能都出不来了。

    里面随处都可见一些衣衫褴褛,面黄肌瘦,但眼神十分凶厉之人,还有因为争夺房屋而被打得头破血流,最后无钱医治,横尸路边的倒霉蛋,乌烟瘴气,无法无天,活脱脱就是一处人间炼狱。

    一般人进来之后,只怕要被眼前的景象吓得立马转头跑出,据闻前些年此处还因一场大型的乞儿们的械斗之后无人收尸,尸体被烈日曝晒后,爆发过一场小型的瘟疫,京兆府的人忙活了好一阵子才终于镇压。

    隔着老远,便已经无人会再朝这边走了,就连那些最调皮的孩子们都被父母们严厉告诫过,里面有吃人的妖怪,闯进去,就会被吃掉,所以就算紧邻的坊市都是大门紧闭,绝不愿朝这边多看一眼。

    李轻尘站在门口,鼻头微动,便闻到了一股说不出是什么来的味道,那应当是人身上的汗臭,以及食物或是尸体的腐臭全部混杂在一起,又积攒了几十年,就好似那泡菜坛子中的老盐水一样,越是久,就越是让人作呕。

    李轻尘眉头微蹙,立马转以内息之法,再回头看了一眼少女,眼见她竟是一番无动于衷的模样,不禁暗暗佩服,随即便与她一道走进了这处位于长安城内的人间炼狱。

    只是刚刚踏入坊门的一瞬间,李轻尘便已经察觉到了从四面八方投来的贪婪视线,宛如一匹匹在风雪天里已经饿极了的狼,那些眼神中,全是赤裸裸的欲望,仿佛要将他们抓来抽筋剥皮,吃干抹净才肯罢休。

    不过,第一时间却无人出面,因为他们都是最老练的猎手,若不是看出了猎物的弱点,有了十足的把握,绝不可能轻易上前送命,毕竟饥饿到了极点的狼既是最危险的,也是最虚弱的。

    但他们并不是各自为战,无依无靠的饿狼,而是一座狼群,所以很快便有人弯着腰,从一旁的黑暗处走出,瞧着是个少年郎,比李轻尘小不了几岁,兴许还大些也说不定,毕竟常年吃不饱饭,这些乞儿们的真实年纪一般都要比瞧着会大上许多。

    察言观色是最基本的本领,这也是维生所必备的绝学,毕竟长安城里各种各样的大人物太多了,他们这些乞丐又是最低贱的,一不小心冲撞到了谁,兴许第二日就只能在护城河里找人了,而且事后决计无人会替他们报仇,故而在瞧出了这两人许是有些不凡后,他也没有轻举妄动,而是壮着胆子上前,装模作样地朝李轻尘一拱手,道:“小的牛四,可有事能帮到两位?”

    李轻尘无声无息地瞥了一眼身旁似乎正在专心寻找着鹳雀楼隐藏据点的踪迹的少女后,转过头,冷声道:“不必了。”

    牛四闻言,略微犹豫了一下,却依旧迎上前去,一边搓着手,一边堆笑道:“真的不用吗,您二位是找人还是什么,这里我熟,只要一个铜板就够了,一个就够,我保管帮您找到。”

    李轻尘道:“不必了,我自己会找。”

    牛四听罢,一边点头哈腰地准备转身离开,却忽然间一个回身,手持尖刀,凶狠地刺向了李轻尘的胸口!

    这一对少男少女,莫不以为是春游踏青么,竟敢跑到这里来谈情说爱,还真是不怕死呢!

    眼见对方一时间似是没有反应过来躲避,牛四的脸上瞬间又多了几分喜色,这男的先杀了,扒了衣服也能值几个钱,女的就不知几时能轮到自己了,不过也无妨,他这破落户,反正吃不来白面,能有一点汤喝就行了。

    之所以会如此行事,第一是习惯使然,似这种杀人越货的勾当,他们平日里干了也有不少,看着对方二人身上穿得衣服不算华贵,想来也就是比他们好不了多少的普通百姓,两个普通百姓失踪了,又见不着尸体,京兆府的人都未必愿意管,何况就算是管,官差都未必会来这边查,怕什么,穷人就得吃穷人的肉,才活得下去,第二则是对于乞丐们来说,一年四季就数冬天最是难熬,这寒冬腊月的日子头不宰点肥羊,怎么过得下去?

    却不想,这一刀下去之后,却好似刺到了一层坚韧的皮革上,别说是衣服了,隔着对方明明还有一点距离,他却怎么都刺不下去了,牛四愣了一下,旋即一下反应了过来,赶忙松开了手中的尖刀,双膝一软,跪倒在地,一边挤出几滴眼泪,一边大声乞怜道:“武人老爷,别杀我,千万别杀我啊,武人老爷!我也是被逼的,我没办法呀,武人老爷!”

    李轻尘没有理会他的哭嚎,伸手一吸,便将地上那柄磨得十分锋利的匕首吸在了手上,在轻轻一捏,就将之轻易地捏成了一把碎片,随手一扬,尖锐的刀刃碎片四散而去,准确地插在了正在暗中窥探之人的眼睛上,霎时间只听得声声惨叫响起,却是一个不留,全部被射瞎了双眼。

    真气灌入,神意锁定,如此方能在一瞬之间,准确地命中藏身在暗处的十三人,这便是神意境武人的厉害。

    再看着眼前已经被吓尿了裤裆的牛四,李轻尘厌恶地一挥手,对方当即被一股大力打得凌空飞起,撞塌了旁边的矮墙,撞入了旁边的屋子里,没了生息。

    下一息,李轻尘眉毛一挑,转头四顾,却是有四位蒙面男子分别从东西南北四个方向走出,将他与李三三包围其中,其中位于正东方的人张开五指,便立马有一柄无光短刃滑入手心,被其牢牢握住,一开口,声音混混沌沌,模模糊糊,完全听不出男女,但其中所蕴藏的杀气,却是让人不寒而栗。

    “叛徒,领死!”

    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剑胆琴心长歌行》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剑胆琴心长歌行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剑胆琴心长歌行》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