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六章 换眼已成功

读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剑胆琴心长歌行 第三百零六章 换眼已成功
(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一连两日,心急如焚的李轻尘与李三三二人四处奔波,几乎已经找遍了全城,奈何长安实在是太大,仅凭二人徒步行走的话,根本无法查到任何有用的线索。

    无人相助,单单以这二人之力,好比大海捞针,难如登天。

    况且二人眼下已经丢了明面上的官身,要查案也只能暗中行事,很多地方根本就进不去,若要强闯,只怕暗中的人立马便要借此机会将他们彻底摁死,二人根本不敢轻举妄动。

    李轻尘虽然怀揣着幽州女武督给的关键证据,那一面录有讯息的玉牌,眼下却根本不知该相信谁,不敢将其拿出,如此一来,二人便更加如无头苍蝇一般,只能在原地打转而已。

    堂堂长安司武侯就在家门口失踪了,长安镇武司那边竟然连一点消息也没有,显然是根本不打算追查,而悬镜司亦不愿相助,最后李轻尘甚至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想法找上了京兆府,最后的结局也依然是被人随手打发。

    无权无势,无亲无故,凭什么帮你?

    李轻尘站在临时所待的客栈中,这里还曾是他当初刚到长安之时所住,与沈剑心,无心等人的缘分也是从这里展开,故地重游,却是满心疲倦,心态甚至比当年初到长安之时更加彷徨无措。

    偌大的长安城,每日来往之人何止十万,竟无一人可相助于己,难道真如那个人所言,好人就是没有好报,天下人也不在乎什么真相与公正么,这究竟是个什么样朝廷,又是个什么狗屁世道啊!

    李轻尘黯然神伤,越是想,只觉得那个人所言,简直是字字珠玑,只是有些话因为是实话,所以才难听,因为难听,所以才没人愿意去听,去相信,但世界,却又并不会因为他们的自欺欺人而变好。

    难道真的要抛弃一切固有的原则,甩掉一切善的羁绊与坚持,随心所欲,无所不为,方可得大自在么?

    身后的少女似是察觉到了他心性的剧烈变化,轻盈地走上前,与之并肩而立,略微犹豫了一下后,方才将手放在他的肩头,细声宽慰道:“没事的。”

    李轻尘一下惊醒过来,望着身旁心甘情愿陪自己一起留下来的少女,脸上总算是多了一丝笑容。

    脑子总算是清醒了几分,李轻尘道:“他们带走了乾三笑与沈兄弟,却没有留下一丝一毫的痕迹,也未闹出什么大动静来,除了说明他们二人是自愿离开的以外,长安镇武司里,也必然有内鬼!”

    “嘭!”

    说着,他忽然一砸身旁木桌,满怀愧疚地道:“我为何偏要冲动行事,如今却是害了他们!”

    李三三见状,赶忙在一旁劝说道:“那不是你的错,敌在暗,我们在明,只要他们想,就有无数的办法可以合理剥去我们身上的武侯身份,我想,恐怕就连裴大人受伤一事都被他们给计算在内了,要的就是万无一失。”

    李轻尘垂着脑袋,道:“他们的最终目标是我,所行之事,无非就是让我闭嘴,不要捅破幽州镇武司发生的事,我是不是应该......”

    话音未落,少女便伸手堵住了他的嘴,俏脸含煞,厉声呵斥道:“你说的倒轻巧,李轻尘,你这个懦夫!你死了倒是一了百了,可你义父们的仇,谁来报呢?更何况你以为他们做事会这么简单?只要杀了你,便不再追究了?到时候连我在内,小沈,甚至裴大人恐怕都难逃一劫,如今正是因为你还活着,有他们的把柄,所以他们才绝对不会对小沈下杀手,以后这种话不要再说了,别让我看不起你!”

    李轻尘听了,心中一片温暖,伸手放下了她的手,道:“我可没这么想过,既然已经‘死’过一次,那就更该好好活,不过你说的事倒是提醒了我,他们既然还不清楚我手里究竟有什么证据,既然如此,倒不如放出风声,诱他们自己露出马脚,事情闹大,自有人前来收场!”

    少女轻轻点头,显然是十分认同。

    “说的是,与其一直让暗处的人掌握主动权,倒不如主动出击,只是我们还能相信谁呢?”

    ------

    一夜之后,黯淡无光的地牢中终于出现了灯火,已是虚弱无比的沈剑心与柳乾儿一同惊醒过来,然后便被人无情分开,分别安置在了两座搬进来的铁架上,以机关锁住了四肢与脖颈,让他们无法动弹。

    哪怕没了眼睛,但柳乾儿依旧察觉到了那股让她一想到便会浑身战栗不止的可怕气息,就像老鼠碰到了蛇,哪怕没有亲眼所见,但恐惧已经刻在了血脉里,成为了一种本能,对方只是刚出现,她的心便已重新被恐惧所充斥。

    魔罗的手轻柔地拂过她沾染了不少污渍的手臂,笑眯眯地道:“很快就又能看见东西了,难道不开心吗,柳姑娘,还是说你担心不会成功呢,且放心好了,这位公输先生,可是一位极厉害的医师呢,绝不会输给那什么药王谷或是三蛊堂的。”

    沈剑心艰难地扭过头,看着近在咫尺,却不能相拥的人儿,依旧在努力地宽慰着对方。

    “没事的,相信我。”

    魔罗直起身来,看着这对在他手中备受折磨的苦命鸳鸯,啧啧摇头。

    “可怜哟,真可怜。”

    言罢,他朝着一旁已经伸手拿起了一片薄如柳叶的小刀,正在暗自凝聚精神,丝毫不敢怠慢的公输恨打了个哈欠,拍了拍对方的肩膀,懒洋洋地道:“不成功也没关系,就当练手了。”

    仅这区区一句话,对于地牢里的另外三人而言,便是一种额外的折磨了,没有去看他们脸上各自的表情,魔罗便径直离开了这里,他所言,确实是实话,他只是喜欢折磨这些可怜人罢了,却懒得多看。

    不过他走后,另外三人反倒是镇定了许多。

    之所以会主动提出这换眼一事,其一自然是不忍心爱的女子受这失明之苦,其二便在于沈剑心清楚,自己的天赐武命之力,其实全在这一对眼睛上!

    与其他人的天赐武命之力不同,他的天赐武命之力没有什么直接的威力,但自他幼时觉醒之后,便拥有了一种看破世间一切幻术的本领,除此之外,更可穿透衣物,乃至于人的皮肤,直达经脉骨骼,觉醒之初的几日,他见府上人皆为骷髅之象,还吓得噤声了许久,后来才会学控制。

    在沈剑心想来,只要柳乾儿能够承受住这份换眼的痛苦,然后消化掉这份由自己传递的天赐武命之力,自然也会拥有与自己一样的能力,不,就算是差一些,都无妨,只要她在被人蒙眼带出这久不见天日的屋子后,能够清晰地看见四周的一切,并且将之记下,就已经足够了。

    沈剑心默默地闭上眼,在心中低语。

    拜托了!

    ------

    院子里,刚刚才亲手完成了换眼之术,又以神农桶为她修复好了眼瞳伤口,帮助愈合的公输恨,此刻也已经是筋疲力尽了,只是看向门口正负手而立欣赏盛开梅花的魔罗,依旧忍不住出声道:“你是故意的。”

    魔罗头也不回,并不否认此事,反倒是直接道:“当然,这几天他也应当已经看清楚这个世道究竟是什么模样了,现在自然需要一个合理的理由让他来我。”

    公输恨闻言,很是不解,不解的地方有很多很多,但让他最不解的,还是为什么眼前这个冷血无情到了极致的大魔头会对一个只见过一次面的少年郎产生如此大的兴趣,不但不惜冒险与之接触,甚至在差点死在了对方手上后也没有生气,如今更是费这么大劲,就只为见他一面么?

    “为何偏生对他如此?”

    魔罗闻言,转过头,笑眯眯地反问道:“那不然我应该对你如此吗?”

    公输恨一想到他做过的事,便不由得猛地打了个寒颤,但如今身在长安城,背靠鲁班门,让他终于有了勇气,强撑着威胁道:“你可不要因为他一个人而影响了整个计划,可别忘了,是我们鲁班门救你出来的!”

    魔罗歪着脑袋,似乎完全不为其所动。

    “都已经坐着我的船划到湖中心了,你觉得你们现在还来得及跳下去吗,如今就算终于发现我这艘船是破的,你们也得用命给我把洞堵上,明白了吗?”

    公输恨听了,顿时勃然大怒。

    “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你从一开始就没想过......”

    不等他把话说完,魔罗便摇头叹息道:“公输恨呀公输恨,我真是可怜你,只因你并非公输世家之人,便备受歧视,哪怕你的资质在鲁班门中也算顶尖了,却依然只能干些见不得光的脏活累活,你就算自己不委屈,可想想你的义父呢,你的姓可是他给你求来的,但他死的那么憋屈,你就没想过要为他做些什么吗?”

    公输恨浑身大汗淋漓,磕磕巴巴地问道:“你,你怎么会......”

    魔罗走上前,一把揽住了对方的肩膀,另外一只手揭下了他的面具,底下却是一张无比俊朗的脸庞,他的声音充满诱惑,仿佛是深渊的低语,让公输恨不禁沉浸其中。

    “我怎么知道的重要吗,真正重要的,难道不是你一直想做又不敢做的事么?”

    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剑胆琴心长歌行》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剑胆琴心长歌行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剑胆琴心长歌行》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