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一章 两派夜来袭

读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剑胆琴心长歌行 第三百七十一章 两派夜来袭
(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大船离港之后,挂上满帆,霎时间犹如一头势不可挡的蛟龙,直接朝着那一望无际的大洋中驶去,码头处的百姓们兴高采烈,甲板上的人儿意气风发,此番征途,是那不知名的远方!

    船虽大,但对比这广阔无边,深不见底的海洋来说,却依旧是小巫见大巫,浪头一起,还是得上下翻腾,左右摇晃,浪头拍打船身,激起漫天水花。

    好在这船上的人要么是清源郡的本地人,要么就是实力极强的武夫,故而都未产生什么不适感。

    武人的厉害之处,正在于他们对周围环境的适应力极强,这源于对自我了如指掌,指挥自如,故而对于普通人而言,一下子从结实的陆地来到飘忽的海上,往往需要很长的时间适应,但对李轻尘来说,却根本不是问题,就算是在船上修行,他也依然是稳如泰山,一动不动。

    虽然并不能直接翻阅沧海派所传下的那部《钓海决》,但这种极端地压缩,凝结,以及纠缠自身真气与神意的奇门法决,却让他十分感兴趣。

    就算只有一成的力量,但如果能将它们完全地凝聚在一起,那么这与分散出去的十成力量,最起码在小范围内是一样的,换句话说,只要能够成功掌握这门法决,在不提升自身修为的前提下,他却能发挥出几倍于先前的战力,这也是沧海派祖师曾经横行天下的依仗之一。

    只不过,想要凭心意去自如地凝练神意却不是那么简单的事,因为神意之力天生就是发散的,它仅仅只是人的念头,只不过是因为武人们精气充沛,三魂七魄凝实,故而连念头也能实实在在地影响外界罢了。

    这就好比是要将一滩流动的水变成一块坚硬的石头,其中难度,自然不言而喻。

    凡修行钓海决的人,乃是从很早开始,便尝试以自身真气为线,钓出海中游动的鱼儿,这也是钓海决名字的由来,以自身为杆,神意真气为线,钓取天下万物,乃至于拖拽长鲸出海,端得是霸道无比。

    虽然没有看过绝学原本,但李轻尘曾亲手握住过那两根坚韧的钓海线,亲身感受过其威力,纵然最后对其了解至多也不过就是两三成,但他天资奇绝,仅以这两三成为基础,便已经找到了一个大致的方向,当然,天资再高也不可能一跃而就,故而他接下来准备做的,便是不断地尝试与摸索了。

    真可谓是何时何地不修行,而一旦进入这物我两忘的修行之中,时间便过得很快了。

    不知不觉间,已经入夜,月上高空,星河灿烂,茫茫无边的海水中倒映着天际的明月与繁星,一时间,竟仿佛置身于那银河中央,船头撞碎的,不再是寻常的浪花,而是那一片片耀眼的星光。

    美奂绝伦。

    卸下了碍事的披风,只穿着一身大红色圆领袍衫的赵瑾依旧站在船头。

    海上昼夜温差极大,白天有太阳照着,哪怕只穿着单衣也不会觉得冷,可一旦到了晚上,就连那些气血旺盛的壮汉们也会为自己多添一件衣裳御寒,不过对于她而言,却是不必。

    赵瑾靠在栏杆边,夜风温柔地挽起她鬓角的发丝,皎洁的月光落在她的脸上,身子上,熠熠生辉,衬托得她犹如是那月宫仙子临凡,清冷而高贵。

    甲板上骤然间响起了一阵脚步声,却是那林家大少爷林枫,双手捧着一件价格不菲的厚实裘衣,眼中带着一丝热切的期盼走上前,望着她那身段婀娜的背影,心中顿时欲*火高涨,却根本不敢表露分毫,低下头,作出一副小心翼翼的模样,柔声道:“少主。”

    赵瑾头也不回,她一只手托着下巴,眼瞳中仿佛正亮着光,倒映着那繁星点点,美到让人觉得不可思议,她的声音清冷,语气中是不容置疑的意味。

    她并不仅仅是这月光下温柔动人的仙子,亦是那阳光下意气风发的真武殿少主。

    “拿回去吧,本座不需要。”

    林枫闻言,神色一僵,随后默默地收起了那件裘衣,模样看起来十分老实,然而赵瑾却依旧懒得回头多看他哪怕一眼,因为他只是那无数抬头望月之人中的一个,微不足道的一个,仅此而已。

    “林前辈私下与本座说了,希望能让你之后随本座前往真武山修行。”

    林枫听了,脸色一喜,险些没兴奋得叫出声来,若能随侍在对方左右,那当然也是自己所无比期望的事,更别说那真武山上听说高手如云,对于自身修为境界的提升也是一个极好的去处。

    然而,还未等林枫高兴太久,便又听得赵瑾冷冰冰地,仿佛是在宣读着命运对他的判决一般毫无感情。

    “本座拒绝了,因为你的实力太差,而且用心不专,真武山对你而言,太过残酷,你活不下去。”

    霎时间,林枫如遭雷击,就这么愣在了原地,连手中裘衣也滑落到了地方,一直到数息之后,他方才激动地大喊道:“我可以的!少主,请您相信我!我可以!我真的可以!”

    赵瑾却依旧是那副冷冰冰的语气。

    “本座这是为了你好,也是为了林前辈好。”

    林枫望着她的背影,只感觉对方一下子离自己远去了不知几何,顿时焦急地上前一步,继续请求道:“可是,我,我真的......”

    赵瑾再一次毫不留情地打断了他。

    “林枫,人贵自知,适可而止!”

    林枫半张着嘴,一时之间,竟是哑口无言,终究什么为自己辩驳的话也说不出来了。

    的确,双方的差距实在太大,无论是自身修为,还是家世地位,自己又能拿什么去追上她呢?

    赵瑾转过身来,以上位者的语气吩咐道:“还不快......”

    话未说完,赵瑾突然间脸色一变,伸出双手,死死地抓住了那正欲缠绕上自己脖颈上的一条细长钓线,半透明的南明离火顺着钓线往来处烧去,而黑暗中则是传来了一声怪叫,那根细长的钓线被对方主动切断,但随即又有两根钓线突然自黑暗中射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缠住了赵瑾的双手,然后猛地一下将她拉得笔直,就这么吊在了半空中。

    林枫哪里见过这种架势,他瞪大了眼睛,然而黑暗中,他根本不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只能不解地呼喊道:“少主,这是......”

    赵瑾如今哪里有心情去搭理他,那两根钓线锋利无比,几番缠绕之下,便要将她两条手臂直接切成粉碎,而这还不算完,霎时间又有两道犀利的剑光闪过,两个身影一左一右地从海中飞出,带起两条水浪,迅猛地斩向了被钓线所捆住,暂时动弹不得的赵瑾。

    这三人,自然就是那游龙派的游昌海,归海派的水慈雨和水断潮,他们竟是趁着夜色,再度来袭,并且一举建功,抓住了孤身在甲板上,落单的赵瑾,之后便要立即采取斩首行动,至于一旁傻愣愣的林枫,却是被视若无物,区区一个五品的废物,实在不值得他们分心。

    但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一个身影突然破开了船舱,红烟一闪,便已经来到了赵瑾身前,双手化为掌刀落下,两道金色烈焰照亮夜空,瞬间便斩断了那两根缠绕在赵瑾手臂上的钓海线!

    情况危急,顾不得其他,李轻尘一把抱住了赵瑾,落在了甲板上,随后任凭水慈雨与水断潮二人刺穿了自己的背脊,只是还未等两名妇人加力,剖开他的腰身,便已各挨了一脚,随后飞落到了两边。

    李轻尘怀抱赵瑾,正要开口,脚下的大船却突然间传来了一声闷响,赵瑾脸色一变,大喝道:“海里有人!”

    与此同时,被惊动的无心也已经从船舱中飞掠而出,而他根本无需赵瑾多言,便直接跳入海中,运转内息之法,迅速找向了那潜藏在海水之中,正在试图破坏船底的人。

    放下赵瑾后,李轻尘下意识地问了一句,道:“没事吧?”

    赵瑾的双臂刚刚只是被那两根钓海线缠住了仅仅不到一息,如今却已是伤痕累累,有些地方甚至深可见骨,但她却依旧笑了出来,骄傲道:“那当然。”

    李轻尘转头四顾,同时将神意外放,探查着敌人的布置,同时以不容置疑的口吻道:“你带着他,速速退回船舱。”

    赵瑾反问道:“凭什么?”

    李轻尘冷笑一声,扭头道:“女人,听话就够了。”

    赵瑾心跳慢了半拍,脸色一红,只是还不由她分说,李轻尘已经跃至高空,然而眨眼间便有一根与之前游昌海的钓海线相比,速度与威力都更强数倍的钓线激射而来,只是瞬间便洞穿了他的心口,然后再度远走,李轻尘闷哼一声,刚刚落在地上,眨眼间便又是两道剑光迅猛斩来,他赶忙一个翻身,剑光落地,顿时将甲板斩出了一个大窟窿。

    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剑胆琴心长歌行》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剑胆琴心长歌行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剑胆琴心长歌行》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