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三章 商议开战事

读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剑胆琴心长歌行 第三百七十三章 商议开战事
(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今夜的事,其实赵瑾早有预料,而她之所以会选择从清源郡的港口出海,不光是因为离目的地近,更因为清源郡造船的实力乃是大洛首屈一指,独步天下,不然朝廷也不会特意从清源郡征调船只去清缴倭患了。

    这艘无惧风浪的大船,可不仅仅是大而已,其底部包有一层厚厚的铁皮,光是隔水舱便有六个,加之无心下去的及时,故而那水鬼儿并未造成不可挽回的损失,如今已有人下到船底进行维修,并不会耽搁船只继续朝目的地前行。

    相较于宽敞的甲板,显得有些拥挤的船舱内,位于船头的船长室中,赵瑾坐于正中央的主位,正在接受着包扎,她受的伤并不重,想必用不了多久便可恢复过来,而反观坐在西面的无心,本就极为白净的脸上,如今更是一片惨白,显得十分虚弱。

    他所受之伤最重,头一次下到波涛汹涌的海中,在一个完全陌生的环境里,与水性极佳的水鬼儿交手倒是其次,主要还是因为被游江施展钓海决偷袭,被一根线洞穿了心口。

    虽然立即以霜月寒气冻住了伤口,不至于让伤势进一步加重,但他如今到底还是一介凡人之躯,就算修行的是至阴至寒的霜月真经,但体魄的本质也依旧没有改变,他还是肉身,而非坚冰,这就好比李轻尘如果想在体内燃起真火,那么他自己也会受伤是一个道理。

    心窍乃是人身至阳之精血所储之地,故而阳气最盛,也最是炙热,以至阴至寒的霜月寒气堵住伤口,虽然将伤势稳定住了,但他暂时却动不得力,而且对于体魄的损害也极大。

    将少女独留在了房中,李轻尘一个人赶来此地,靠门而坐,脸色不禁有些凝重。

    诚然,刚刚来袭的五人必然是海外两派的中坚力量,但这一战几乎是由李轻尘以一己之力将他们击退,若非李轻尘救得及时,被几人联手偷袭的赵瑾恐怕不死也要重伤,而假如李轻尘被人拖住,那么光靠赵瑾他们,似乎并不是其他人的对手。

    这就难办了。

    林家大少爷林枫先前连滚带爬地逃回了船舱,因为双方都懒得理会,故而他倒是毫发未损,此刻望着正在疗伤的赵瑾,赶忙关心道:“少主,您没事吧?”

    赵瑾受伤的双臂已经缠上了一层厚厚的纱布,不过她的神色却依旧是泰然自若,这一副处变不惊的模样,极有大将风采,也极大地稳定了在场众人的心。

    没那闲心去搭理林枫,赵瑾转过头,对无心道:“贪狼大人先说说水下那人的实力吧。”

    无心的神色阴冷,还带着一股淡淡的杀气,显然,先被人偷袭以致重伤,而后又被李轻尘从海中救起这两件事,让骄傲的他很是不悦,不过事关此行的最终目的,他也没有耍性子,而是压着怒气,沉声道:“三品大成,不足为虑,下次再交手,就是他的死期!”

    赵瑾闻言,微微颔首,并未再出言嘲讽于他,而是缓缓地扭过头,又对着正对面,依旧眉头紧锁的李轻尘道:“喂,别再摆个臭脸了,看得人心烦。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但你莫不是当那宗师境是路边的野花一样,随处可见么?”

    李轻尘松开手,抬起头来,只听得赵瑾又道:“二品小宗师可享两甲子的寿元,而一品宗师境则可享三甲子的寿元。你也曾在长安镇武司中待过几天,我可明明白白地告诉你,这中原江湖一百多年未生事端,可他们积累了这么多年,司里的宗师境也才七人而已,小宗师则只有十六人罢了。其余镇武司,除了武督以外,能有一位小宗师坐镇都不错了,而这,还是朝廷一百年来不停网罗天下英才的结果。所以海外两派若不算那可能存在,也可能不存在的小宗师的话,今天这五个就已经是两派能拿得出手的最强战力,你在担心个什么?”

    一番话听罢,李轻尘骤然惊醒,这才发现自己先前陷入了一个误区之中,因他自去往长安后,这一年来,便一直在与各路高手打交道,以至于让他产生了一种处处皆是长安的错觉。

    试想当初蜚声在外的幽州镇武司,除了那位只在药王谷有过一面之缘的武督大人外,最强的也就是一个神意境的韦陀,如果说这还是因为幽州贫苦,而且战死率又高,所以武人们不愿来的话,那长安镇武司这么多年积累下来,又坐拥一座武库,也才这么点实力,这足以说明上三品真不是人人都能达到的。

    从四品到三品是一个九成武人都跨不过去的坎,而从普通武人到宗师,哪怕仅仅只是小宗师,也依然是一个大门槛,天下间能跨过这个槛的,万中无一。

    赵瑾这一番话纯粹是为了打消李轻尘那杞人忧天般的担忧,说得李轻尘是若有所思,倒没将其他人给吓死,尤其是林枫等清源郡土生土长的人,这辈子见过最厉害的高手,也就是黄家主和林家主这二位了,哪里见过什么一品宗师境,简直想都不敢想,再看向李轻尘的眼神,顿时变得十分复杂。

    如此年轻,竟能加入与洛阳镇武司不分上下的长安镇武司,而且听少主说,刚刚就是他以一敌四,成功逼退了两派的高手,难不成此人的修为,还在少主与贪狼大人之上么?

    林枫只敢以眼角余光去看他,同时暗自咬牙,那一股油然而生的嫉妒之情简直要挤爆了他那整颗本就不大的心。

    他不是傻子,相反,人在这种时候往往很是敏感,他能够明显地感觉出自己求而不得,高高在上的仙子神女,竟是倾心于这其貌不扬的小子,毕竟她刚刚对贪狼大人说话的语气,与对此人说话的语气,根本就是里外两种模样,可若论亲疏有别,贪狼大人不才是与她同出一门么?

    一想到这,便让林枫无法忍受,只是他还没疯,自然不敢表露出心中的不满,以及对李轻尘的厌恶之情。见李轻尘已经想通,赵瑾又道:“归海派的人,强归强,但总归是有迹可循,真正麻烦的,还是那两个游龙派使钓海决的,这钓海决一旦修至上三品,真是两种境界,无论偷袭还是救人,都属上品。”

    李轻尘突然道:“擅长合击之术的那两个妇人所持双剑中,名为“断潮”的那柄短剑被我毁去了。海里那人也受了伤,就算逼出了体内寒气,短时间内也是实力大损的状态,更会大大地消耗其他人的真气,所以他们的损失也不比我们小。对了,还有多久才能到目的地?”

    赵瑾朝着一旁勾了勾手,一位从真武殿来的扈从赶忙走上前,一抱拳,恭恭敬敬地道:“禀少主,按照现在航行的速度,还需大约三个时辰!”

    无心瞥了他一眼,一股阴冷的寒气流出,整个房间顿时一冷。

    “就是你在追踪他们的气息?为何刚刚没能提前预警?”

    那人被无心吓得一抖,心知这位贪狼真君在真武山上便是以喜怒无常而出名,动辄便会将人冻为冰雕,刚想开口解释,那股寒气便被李轻尘随手掐灭。

    无心见状,立马转过头,死死地盯着李轻尘,杀气毕露。

    “这是我真武殿的事!”

    此无心非彼无心,李轻尘已经学会了将过去的无心与未来的无心分开来看,故而同样冷冰冰地威胁他道:“你杀了他,我们找不到两派山门所在,我得不到万年玉髓,那这船的人都别想回去。”

    携以一敌四之威,尤其他看起来竟是一副毫发未损的模样,这份威胁,可比虚弱许多的无心来得更加可怕,整个船长室里,除赵瑾以外,其他人的脸色立马变得很不好看,尤其是清源郡的人,那更是暗暗叫苦,没想到这船上还有个比那小白脸更可怕的杀神,那贪狼星君不过是屠一两人,此人动辄杀一船,难怪少主会说“曾在长安镇武司中待过”,恐怕也是杀心太重才被赶出吧?

    赵瑾赶忙开口打圆场道:“好了!还没到地方,见到敌人,反倒先起了内讧,不觉得可笑吗?总之,还剩下最后三个时辰,我们如今也摸清了对方的大致实力,只要安排好战术,我们必胜无疑!”

    好话说完,她的脸色忽然一冷,扬起两道英武的剑眉,一一扫过在场诸人。

    “我丑化说在前头,对方的实力很强,而且不会留手,所以一些牺牲是在所难免的。我不敢保证所有人最后都能全身而退,但若是谁敢临战脱逃,或是消极怠战,不需要等事后,我一定当场斩杀他,无论是谁!”

    马摧花与铁万钧听了,不禁心有戚戚,铁万钧还好,相处七八天下来,他也算大致了解了这位少主的脾气,若是自己战死,巨鲸帮和女儿铁艳秋都必然能得到一笔不菲的抚恤,何况还有铁思恩在,巨鲸帮倒不了,倒是马摧花,孤家寡人一个,当下不免便有些瑟缩之意。

    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剑胆琴心长歌行》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剑胆琴心长歌行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剑胆琴心长歌行》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