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乱世浮沉 第七十九章 整治 二 ​

读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悍妃乱天下第一卷 乱世浮沉 第七十九章 整治 二 ​
(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苏妙婧坐在贵妃椅上,扶着自己的肚子站了起来,准备走到齐绾的身边,旁边的玄竹还有紫烟抓住了她。

    玄竹忧心的说,“别过去,小心你的身子。”​

    紫烟也说了一句,“小姐,你小心。”​

    苏妙婧淡然一笑,“没事,就她,还伤不了我。”​

    齐绾听到这狂傲的话,气急的样子,“你。”想说却又不知道说什么?

    苏妙婧走到了她的身旁,语气不屑,“你以为你把毒下到药罐的底部,然后再通过熬药的过程,药罐底部的毒药通过火的蒸烤,慢慢渗入药汤中,就会神不知鬼不觉吗?”

    听着她把自己下毒的过程说的分毫不差,齐绾心中惊惧交加,她压下心中的惧意,一副反驳的样子,辩解着,“你休想冤枉我,你胡说,我一直待在玉霞院,房门连半步都没有出去过。”

    苏妙婧看着她还在强辩,冷笑一声,“你不能出去,可不代表铃儿不能。”

    苏妙婧双眼幽冷,目光如炬,一眨不眨的盯着铃儿。

    铃儿心中不安恐惧,刚刚王妃的话竟与小姐安排自己下毒的手法丝毫不差。现在看到王妃如此盯着自己,一副你就是下毒的人,她更加惶恐不安。

    苏妙婧冷静的表情,凉凉的目光,“铃儿,你若是现在说出来,我可以饶你一命,否则让自己查出来,你必死无疑。”她冷冷的警告。

    苏妙婧不喜欢杀人,她是一名医生,虽然在现代医院里,每天都会见到死人,可是那些大多数都是得了不治之症,医不好的病人。

    可在这古代,总有人要害自己,害自己就算了,连自己肚中的孩子都不放过,她一忍再忍,现在她不管那么多了,谁以后要害我和我的孩子,她一个都不会放过。

    铃儿一下子跪了下来,吓得脸上全是冷汗,口齿不清的辩解,“王,王妃,奴婢,给奴婢再大的胆子,奴婢也不敢害殿下,殿下和王妃的孩子,还请,请王妃明查。”说着她不停地磕头。

    苏妙婧看她们一副抵死不认的样子,极其愤懑,“好,很好,你们不承认,是吧!”

    苏妙婧怒气冲冲的吩咐,“来人啊!给我将她们绑起来。”

    苏妙婧见他们没人动手,只有玄竹准备去绑人,她冷冷的语气,阻止他,“你,别动。”

    接着她望着府中的其他下人,语气冷漠,“看来我对你们太好了,都不听是吧!”

    她望着管家,眼中极其气愤,“管家,沈云澈是不是说过,王府中的人,全都得听我的,否则就重打五十板子,扔出王府。”

    管家见苏妙婧真的怒了,他是第一次见苏妙婧如此怒意不平,明白此事没有表面那么简单,看来这齐侧妃的确下毒害过王妃。

    管家卑躬屈膝,带着几丝惧意,毕竟他是第一次看见王妃发这么大的火,“回王妃,殿下确实这么说过。

    不过此事还得让殿下回来,再行定夺。”

    苏妙婧听到此话,气极反笑,“好,很好,也就是说我说话不管用是吧!都只听沈云澈的命令,是吧!”

    管家听到此话,诚惶诚恐地跪下,“老奴不敢,只是此事事关重大,需请殿下定夺,还请王妃恕罪!”他把头低得低低的,磕头说的认真。

    管家是真的不敢违背殿下的命令,虽然殿下下过令,王府中的一切由王妃掌管,一切都听王妃的,可是王妃几乎没有管过王府,把事情都交给了自己,让自己看着办。

    此事关乎着殿下的子嗣,还有齐侧妃,虽然殿下对齐侧妃没有半分喜欢,可是好歹它是殿下的女人,不可马虎,没有殿下做主,他真的不敢听王妃的命令。

    苏妙婧望着跪在自己面前的众人,脸上一副毕恭毕敬,可是心中却只听沈云澈的命令,看来自己这个王妃做的还真是失败。

    齐绾一脸挑衅的望着苏妙婧,就像再说,你以为你是王妃,他们就会听你的吗?

    苏妙婧当没看到她眼中的挑衅,若是她要来硬的,将那些不听话的人,全部拖下去给打一顿,他们铁定会乖乖听话,可是自己不喜欢连累无辜的人

    自己若是叫人教训府中的下人,管家绝对会听自己的,可是此事牵连到自己肚中的孩子,还有齐绾,就算沈云澈再不喜欢她,那她也是名义上他的女人,管家没有沈云澈的命令,他绝不会朝她动手。

    可是他们却忘了,沈云澈下过令,王府中的一切,都听自己的,可是现在他们这么做,是在听我的令吗?她心中冷笑,你们就等着沈云澈回来之后,惩罚你们吧!到时就不是五十大板,被扔出王府那么简单了。

    虽然她不敢说有多了解沈云澈,但是有一点她很了解,那就是他极其讨厌别人违背他的命令。

    我知道他们在想什么?不敢得罪沈云澈,只好得罪我了,因为我比沈云澈脾气要好。果然那句话说的好,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她记住了。

    苏妙婧冷笑着说,“好啊!不就是等沈云澈回来再算吗?

    这点时间,我还等得起,可是到时,若沈云澈回来后,你们没有听他的命令,不服我的管教,那就不是五十大板了。

    等着吧!大家看看,他回来之后,会不会惩罚你们?”她现在一副无所谓的态度,只等着看好戏。

    管家听到此话,却如王妃所说,殿下下令,王府一切由王妃说了算,他们不听王妃的话,那不就是违背了殿下的意思,完了,完了,他们死定了。

    管家一脸赴死的吩咐,“来人啊!将齐侧妃绑起来!”管家心想,希望还来得及,到时王爷会从轻发落大家。

    苏妙婧冷冷清清的笑容,“晚了,太晚了,你们早明白我的意思,有多好。”

    苏妙婧还一副落井下石的口气,“我们还是等着沈云澈回来吧!我还真想看看,他是如何惩罚你们这些不听他话的人,真正的下场。”

    苏妙婧还一脸趣味的表情,“估计会很好玩,我拭目以待!”

    她坐到了自己的贵妃椅上,满脸有趣恶劣的笑容。

    管家看着这样的王妃,明白王妃是生他们的气,准备不管他们的死活了,看来自己太蠢了,怎么没想明白,以殿下对王妃的爱意,不管此事是真是假,殿下都不会轻易放过齐侧妃,现在好了,把她们唯一的活路都给堵死了。

    王府的其他侍卫见管家的命令,开始抓齐绾,他们将齐绾和铃儿给绑在了柱子上。

    此时的齐绾气得大骂,“苏妙婧,你这个狐狸精,专门勾引男人的狐狸精,你不得好死。”

    苏妙婧望着玄竹,冰冷的语气,“玄竹,若是在听到她骂我一个字,立马割了她的舌头。”

    听到此话的齐绾,一脸憋闷,想要骂她,却不敢再骂,一副敢怒不敢言的样子。她知道现在的苏妙婧在气头上,说的话绝对是真的,没有和自己开玩笑。

    苏妙婧满脸狂傲的表情,挑衅的目光,“齐绾,怎么不骂了,有本事再骂啊!我还以为你真的天不怕地不怕呢?”

    齐绾心中愤懑不平,怒火攻心,脱口而出,“贱……”

    旁边的铃儿拉了拉她的手,使劲摇头,就像在说,小姐,不要,小姐,你忍忍。

    当她骂出一个字,玄竹的剑似一阵风,就划向了她。

    铃儿望着苏妙婧,快速的请求,“王妃,放了我家小姐,小姐什么都没做,还请王妃息怒!”

    幸亏苏妙婧说的及时,“玄竹。”

    他的剑只差分毫,就要割破齐绾的咽喉处。

    玄竹一脸怒气,不甘的声音,“小姐,她那么骂你,还陷害你的孩子,死了都不为过,你怎么还忍得下去。”

    连自己都忍不了了,他只想杀了面前这个恶毒的女人。

    苏妙婧望着他,“玄竹,连我的话,你都不听了吗?”

    玄竹只好放下了手中的剑,瞬间剑如剑鞘,回到了她的身边。

    玄竹气愤难忍,竟敢伤害小姐,死一千次都不足以解恨。

    苏妙婧看着他,伸手端了一杯茶,“好了,消消火,气死了自己不值得。

    况且我又没说要放过她,你急什么?我只是不想让自己手上沾那么恶心人的血罢了!你这一剑下去,杀了她,倒没什么,可是我却能闻到哪股恶心人的血,难道你希望我手上沾满别人的血,而且还是会恶心人的血?”

    玄竹被她家小姐骂人的话逗笑了。

    玄竹当然不希望她家小姐手上沾满别人的血,那些对她不利的人,只需自己来解决就好,小姐只要待在她的身后,其他人由自己来杀。

    管家听着王妃骂人的话,话中却不带一个脏字,简直服了。王妃骂齐侧妃人很恶心,连身上的血都是恶心的,这骂人的境界他也是服气了。

    跪在地上的众人听到此话,无不佩服自家王妃骂人的话,不带一个脏字,却能气得对方怒不可遏。

    看着齐侧妃怒气横冲的脸色,敢怒不敢言,他们也有几丝解恨,都是因为她,估计殿下回来,他们铁定死的很惨。竟然敢谋害殿下的子嗣,那不是找死吗?

    此时的沈云澈离开了皇宫,刚出宫门,就听到自己暗卫禀报府中的事,他的脸色极其黑沉可怖,一副想要吃人的面目。

    只听他面容狰狞,语气寒凉,“一群废物,竟敢不听婧儿的命令,何况这还是本王下得令,看来他是活腻歪了。”

    接着,他骑上了自己的快马,疾风而去。

    这边的苏妙婧正在气头上,没有让他们起来,也没有让人动手整齐绾。

    沈云澈风尘仆仆的赶了回来,见到府中院子里,跪了一地的下人,脸上极其不好。

    管家看着自家王爷一副沉怒的样子,明白刚刚的事殿下全都清楚了,看来暗中,暗卫把事情缘由都给殿下说了,他现在只期望殿下的怒火能少点,或者王妃气能消点,给大家求求情,否则这整个王府,估计会死很多人。

    殿下每次遇到王妃的事,就不可抑制自己的怒火,还有那沉沉的脸色,就像乌云压顶一般,让人喘不过气来。

    ​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悍妃乱天下》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悍妃乱天下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悍妃乱天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