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狂的原始人 第三百五十五章 神禁天道

读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太上执符疯狂的原始人 第三百五十五章 神禁天道
(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熊孩子就要好好的管叫,俗话说得好:子不教父之过!

    熊孩子做错了事情,不要去和熊孩子讲道理,你要叫他的父亲受过。谁叫他的父亲没有教育好?

    一个熊孩子懂什么?和他讲道理也讲不通,倒不如去直接找他家大人,和他家大人讲道理。

    杨三阳嘴角抽搐,青鸟得意忘形的状态,尽数落在其眼中,叫其不由得心中暗自沉思:“我当年是不是待青鸟太过分了?这都多少年了,对方怎么还这般小肚鸡肠。”

    “我倒是想要找个合适的人去教他,可惜我这里就没有一个靠谱的!”杨三阳背负双手,眼睛里露出一抹无奈。

    他能怎么办?

    青鸟不靠谱、白泽更不靠谱。

    他能怎么办?

    他也很无奈啊!

    按理说,伏羲与娲虽然看起来年幼,但却性格稳重,比白泽与青鸟靠谱的多,但是二人忙着血脉蜕变,哪里有时间顾及自家这熊孩子。

    扫了一眼青鸟,那副我打不过你父亲,但我却要狠狠揍你的样子,杨三阳嘴角抽搐了一下,也不多说,默然转身离去。

    三灾度过,杨三阳此时彻底化作人形,感悟天道法则的速度,何至于快了千百万倍?

    但是如今天道再一次进化,又极大的抵消了先天道体带来的福利,君不见先天神祗都已经被天道隔绝了法则之海的感应,可以说此时的杨三阳先天道体带来的法则感悟,近乎相当于没有带来,和天道进化之前的速度,基本上是一个样子。

    伴随天道的完善,大千世界众生,想要完成进化,近乎是难上加难。

    回到闭关之地,杨三阳自袖子里掏出一枚玉蝉,手指抚摸着玉蝉,整个人陷入了沉寂,许久不语。

    亦或者说,自己也根本就不知道此时该说些什么!

    当年初入灵台方寸山的一幕,依旧在眼前栩栩如生,那玉蝉便是道缘亲手戴在自己的脖颈上:

    “从此你便是我的小猴了!”

    杨三阳默然不语,许久后方才将玉蝉收起,眼中露出一抹沉思:“许多事情,不是我想怎么样,而是事情的发展会怎么样,天道的演化会怎么样。”

    心中各种念头流转,缓缓闭上眼睛,再次陷入了修炼状态。

    天仙乃是水磨磨的功夫,三千功德说多不多,说少不少。

    自家之前获得的无量功德,皆已经被老聃法相吞噬,否则此时自己跨入天仙妙境,轻而易举。

    老聃法相内孕育什么宝物,他不知道,他此时正要参研神禁之力。

    神通术法修无可修,眼下最要紧的是查清自家法相内究竟产生了何种变化,有何种力量在其中孕育。

    他有一种感觉,自家法相此次蜕变,将会是质的变化。

    甚至于自家穿越的谜题,也会在此时有机会解开。

    杨三阳双目内流露出一抹凝重,慢慢闭上眼睛,身旁一缕焚香卷起,虚空中道道气机流淌,刹那间陷入了玄妙状态。

    太极图中,神禁玄妙在其眼前划过,此时杨三阳心中念动,执符之力运转,竟然发觉神禁的力量与执符的力量有几分相同。

    默默运转执符手段,向着那神禁笼罩而去,刹那间浩瀚无穷的奥义铺天盖地而来,向着杨三阳席卷而至。

    大道五十,天演四十九!

    如是入定,匆匆中岁月流逝,杨三阳也不知闭关了多久,当天空中雷劫匆匆又一次降落之时,已经是五百年的岁月。

    度过三灾,就这一点不好,若不能及时证就天仙果位,每五百年便会有灾劫找上门。

    对于众人来说,灾劫即是磨难,也是造化。

    为何?

    灾劫内蕴含无尽生机,可以洗炼血脉,精粹本源,加深底蕴。

    但若度不过去,那就是身死魂灭,就此灰灰的下场。乃是真真正正不可抵御的大恐怖。

    三灾临头,杨三阳依旧在盘坐修炼,陷入了定境修炼,任凭灾劫之力洗练身躯。

    如是,三灾度过了一茬又一茬,匆匆间便是五千岁月,三灾已经度过了十次有余。

    这一日,雷灾完毕,杨三阳睁开眼,眼中精光琢啄,浩瀚无穷的神禁妙法在体内演化。

    双目内闪烁出一抹凝重,杨三阳手指轻轻敲击着案几,露出了一抹若有所思之色:

    “所谓神禁,其实便是天道之力!执符之力……依旧不好说,太过于玄妙,我也无法把握。”

    “大道五十,天演四十九!神禁大成,便是四十九道。若能炼化四十九道神禁,便可执掌一种天道之力,到时候纵使是圣人,也能抗衡!其实神禁便是另外一种圣人之力的体现,都是驾驭天道之力,只是各有不同罢了!”杨三阳露出若有所思之色。

    “只是如今大千世界又一次进化,又一次产生褪变,未来会如何,还真是不好说!”杨三阳双目内流露出一抹凝重,手指轻轻敲击着膝盖:“而且,天仙道果其实并不着急证就。须知三灾虽然蕴含着大恐怖,但却也夹杂着大造化。若能一次次的累积、锤断下去,我的一身神通本事,将会再次暴增。”

    “底蕴的增加,实在是难得!有定风丹与辟火珠在,三灾对于我等来说,便是最大的造化!不过我要以肉身硬抗,不断以雷火洗练肉身,如此方才能使得我肉身血脉不断纯化,先天道体更加完善!”杨三阳心中各种念头流转。

    四尊圣道法相,阿弥陀在涅槃,剩下的三尊已经勾连天网,不断解析、吸纳着天网的诸般奥义,接纳天道奥秘,推演天道变迁。

    三尊圣道法相的领悟,终究是圣道法相的,不是杨三阳自己的。

    杨三阳也无奈,按理说圣道法相乃是他观想出来的,没道理圣道法相会的他不会?

    但偏偏圣道法相的起点太高,纵使是圣道法相将诸般奥义对他敞开,毫不设防。但是那浩瀚无穷的至高奥义,也不是他能参悟的。

    就像是给你个图书馆,你不一定能弄清楚制造原子弹的过程一样,没有基础,纵使那些高等知识摆在你的面前,你也无能为力。

    杨三阳此时便陷入了这种尴尬的境地,圣道法相倒是有现成的道意给他灌输,可是他看不懂,圣道法相有什么办法?

    那可是真真正正圣人果位,他若能参悟,便已经成圣了,又何必去参悟圣道法相中的诸般变化。

    心中各种念头流转,杨三阳看向了八卦炉,八卦炉中六丁六甲神火不断灼灼燃烧,不周之心在火焰中依旧纹丝不动,不见丝毫改变的模样。

    “难啊!这不周之心究竟是何等来历,想要炼制成玉如意,当真是够难的了!”杨三阳暗自咋舌:“不过,这般蜗牛的炼化速度,也不妥当!”

    “还需找个明白人问问,如何才能炼化不周之心!”杨三阳心中念头闪烁不定。

    “若能有祖师指点,便是再好不过了。可惜祖师已经隐遁混沌天外,我若想找到祖师的踪迹,还真不是一般的难!”杨三阳心中各种念头不断流转:“三宝如意暂且不去管它,我这定境中的法相,必须要弄清楚,决不可这般继续糊涂的过下去。”

    自家定境中居然有一方混沌孕育,而且那混沌形成的屏障竟然竟然阻挡了自己的意志,不让自家入定,这就有些令人坐卧难安了。

    闭目内视,陷入定境,杨三阳只见虚无中气机流转,一道口子裂开,混沌朦胧的气机不断闪烁,虚无中一道混沌之气荡漾,在那定境壁障上,裂开了一道口子。

    这一道口子,乃是天道之力撕裂,供元始天尊法相自其中走出。

    “虽然撕开了一道口子,但是却也依旧难以破开,除非是集合阿弥陀、老聃、原始、上清三尊无上圣人之力,然后再加以无上至宝……我若能将玉如意炼制出来,以如意、太极图、诛仙四剑三种至高之力,未必没有机会撕裂这道口子!”杨三阳双目内露出一抹凝重:“看来,炼制玉如意,才是破局的关键。”

    四尊圣人,唯有阿弥陀能发挥出几次圣人的力量,其余的老聃也好、上清也罢,都只是空有果位罢了,想要发挥实力,差得远呢。

    “可是如何炼制三宝如玉呢?”杨三阳心中念头流转,先天八卦摊开,想要测算冥冥中的机缘。

    可事情涉及到自己,天机也显得一团乱麻,根本就无法预测。

    恰在此时,虚无中气机流转,白泽悄悄的溜了出来。

    “老祖不在外面修炼,何故来此惊扰我修炼?”杨三阳睁开眼,瞧着蹑手蹑脚的白泽,眉头皱了皱。

    “你的气机乱了,老祖我有些担心你,所以没得办法,特意跑过来看看你!”白泽眼巴巴的看着杨三阳:“见到你没事,就好了”。

    眼见着白泽即将退出,杨三阳忽然道:“老祖且慢。”

    “你小子莫非还有什么事情吗?”白泽愣愣神,转过身来看着他。

    “老祖可知这世间火焰?”

    ()

    搜狗

    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太上执符》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太上执符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太上执符》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