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八章 烽火狼烟事未平

读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当我爬出青铜棺 第一百零八章 烽火狼烟事未平
(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杨玉环抬头看着玄宗,眼中留下两行清泪:“我,我不知道。”

    “哈哈哈哈,不知道,不知道好啊,那些已经知道了的事情却是已成定数,无力回天了,哈哈哈哈……”唐玄宗大笑着走出了朝堂,人人都想要把握自己的命运,当你看清命运的时候,就是你无法反抗的时候。

    ……

    凤来楼是一家长安城内有名的青楼,即使是兵荒马乱的时期,这里仍是开门迎客,一如往常。

    “好!”

    “再来一个!”

    ……

    四周都是欢呼声让台子上的美人再来一曲,人影嘈杂,伙计不停的端酒上菜,这里依稀是这大唐最后的盛景。此景虽好,不过已是梦幻泡影。

    “你说你,好好的一个姑娘家非得跑到这青楼来喝酒听曲儿。”黄云飞双手托着下巴看着眼前女扮男装的江红玥,她正被酒辣到吐着舌头然后狂吃小菜。

    “我这不是为了你吗?不识好人心。来来来,你也喝,听说这里的酒是长安城最烈的酒,一杯入口解千愁。”说完江红玥就给黄云飞满了一杯,要往他嘴里灌。

    “好好好,我自己来,拿你没办法。”黄云飞不好饮酒,一杯下肚脸上就已经泛红。

    “吃菜吃菜,这里的小菜也是一绝。”江红玥不停得在他面前的盘子里夹菜,这要是放在以往,这些肯定都落在她肚子里了。

    他没有提,她也没有问,但是有些事心知肚明。

    黄云飞不是沧澜宗的首席弟子,但是他的师兄师姐师叔甚至宗主都已经葬身到了安禄山的铁蹄之下,消息是几日前到达的,沧澜宗余下的门人要他登上宗主之位去主持公道。

    而他的授业恩师,也被安禄山囚禁。国之将亡,至亲离散,他不能躲,他必须回去!

    只是……

    黄云飞背着江红玥走在青石板路上,她喝的酩酊大醉不停的说着醉话。

    “你连我都打不过。”

    “回去就是送死。”

    “黄云飞,你个王八蛋。”

    “别走……”

    身后的凤来楼隐隐传来歌声,歌声婉转凄凉,唱的是两个彼此相爱的年轻人,因为即将到来的战事而分开……

    第二日酒醒,江红玥揉着自己的头,这时她看见一封信,压在她的剑下。

    红玥亲启:

    我走了,思来想去无论如何告别都是一件令人为难的事,我应该不会回来了,勿念,勿等。

    “黄云飞,王八蛋!”江红玥拿起宝剑飞奔出门,路上问人他早早的就骑马出城了。长安城现在戒严,没有出城文书一律禁止出城,他是早有准备。

    江红玥施展轻功跳上城楼,远处似有一骑绝尘。

    “恩恩怨怨仇难了,缘生缘灭入空门。”一个小和尚突兀的出现在江红玥的旁边,白色的袈裟一尘不染。

    “是啊是啊,世道艰难,倒不如像你这个小鬼一样当了和尚还能混口饭吃。”江红玥伸手摸了摸小和尚的光头,然后又气不过,两只手捏着小和尚的脸:“我问你,活着不好吗?”

    了缘一时间忘了说话,然后才反应过来这句话其实是问黄云飞的,然后才反应过来,他这是被调戏了?

    “你想不想和他一起去。”了缘定了定神,才想起这次来的目的是什么。

    “去,为什么不去,我不会让他偷偷丢下我走的,我要追上去,让他好看。”江红玥翻身下城,要去办出城文书,如果没有文书,路上很多关卡都不会放行。

    “我想你需要这些东西,便自作主张帮你办了。”江红玥刚刚跳下城楼却发现了缘已经在下面等他了,江红玥瞳孔一缩,这小和尚有问题。

    了缘手中拿着一个包袱,里面是放行文书还有盘缠,似乎是早就准备好的。

    “你到底是谁?有何居心?”江红玥不是傻子,她与这小和尚素未谋面,而对方似乎有什么盘算。而且他的身手,比自己强太多了,她突然想起来自己根本没有察觉了缘是如何出现在她身边的,也同样没有感觉到他什么时候跳下城楼。

    “我是谁不重要,你决定要做什么才重要,东西给你了,你自己决定吧。”了缘把包袱扔向江红玥,她一把接住,然后就是这么一瞬,了缘又不见了。

    江红玥定了定神,这人来人往的街上好像根本没人注意到有这么个和尚出现然后消失。

    她看向黄云飞离去的方向,怕什么,死都不怕!等我追上你,你就死定了!

    神女峰

    “他在这山底等你几百年了,你当真不下去?”太昊盘膝在山顶疗伤,旁边站了一个女子。她赤着脚立在雪地之中,似乎感觉不到寒冷,也许是她比这雪更冷。

    “我可以感觉到,这天地将倾。”白铭颜开口,她清澈的眼睛似乎可以看透世界的本质。

    “等我的仙庭出世,这天下就是我们的。”太昊不以为然的说道,凡间那些争斗入不了他的眼,他可是仙,高高在上的仙。

    “你知道我为何不斩你吗?”白铭颜看向太昊,太昊被他看的后背发冷。白铭颜是自斩仙,可无论如何都是仙的天敌。看看人间那九个斩仙对自己的态度就知道了。

    “别说笑了,我可是你弟弟,亲弟弟!”白铭颜的实力上限他看不到,她几百年前斩下的玲珑心现在是他手里的一张保命底牌。

    “并不是这样,这只是因为你与苍生有害于天地无害罢了。我想东海一行你已经知道了仙是一种什么存在,所以别去染指和神有关的事。”太昊从玉清那里了解到原来仙之上还有神,而神才是这世界最强大的存在。

    太昊看着白铭颜离去的背影,嗤笑一声不以为意,他才不会傻到把愿力贡献给神,或许当愿力达到极致他也许会成为新的神!

    白铭颜坐在冰雕的王座上,看着脚下的地板。目光似乎穿过了神女宫,也穿过了山峦,山下有一片小小的山谷,千年前她也曾去过。

    似有所感,白落尘抬头看着天空,神女峰云雾缭绕,绝情谷鸟语花香。

    “谷主,封神司和我们开战了。”徐大元在绝情谷外等候,山外出现了一批自称是封神司的人。他们想打入神女峰的内部,但是被发现了。

    徐大元是守山客中实力最强大的人,但是他们这些人不过是些山间野修,单凭他们的实力是挡不住封神司的人马的,仅仅是一些探路的就能让他们全力以赴。

    “紧守山门,入谷者杀!”一枚剑印出现在徐大元的身前,上面是谷中的口令。

    徐大元转身离去,神色不定:“看来还得再加一把火。”

    神女峰的人马其实并不知道世间还有封神司这个组织,但是在他们调查太昊交给他们的任务的时候双方不可避免的碰面了,然后有了一些摩擦。

    风尊者也是有分寸的人,他知道现在不宜于神女峰全面开战,单单一个太昊他们就拿不下更何况神女峰还有另外两尊仙?

    但是终归是天不如人愿,更何况有人推波助澜?

    江城之中,一个封神司的秘密据点之中,一个刀客手上染血,这里一十三口被杀戮殆尽。里面有两个归一境后期的高手,还有求真尚武境的小厮。

    “没想到守山客中还隐藏了你这么个大高手。”一阵拍手声在徐大元背后响起,他转头,一个白衣贵服的男子出现在他的眼前,他没见过此人,他是他猜出了这人的身份。

    “仙帝陛下这么晚了来此何事?”徐大元丝毫不在意他撞破了自己杀人的事情,也不在乎他那高高在上的实力。

    “你不出手的话我还真看不出你也是个仙境高手,都以为你只不过是个归一境的小人物呢。”太昊一语道破徐大元不怕他的原因。

    “不过是借来的身体,需要神女宫的身份做一些事情。”徐大元丝毫不介意透露自己的身份和来意,就算太昊出手,死的也不过是真正的徐大元罢了。

    “那敢问阁下是哪里的高人?东海三山?亦或是别的洞天福地?”太昊想也如此,守山客的根脚虽然杂乱,但是他们的身份也做不了什么事。眼前这人没有必要苦心积虑的在守山客中间潜藏十年,借体一说倒不会是假话。

    “我只是一散仙,哪入的了仙帝陛下的眼,还当我是徐大元就好。”徐大元不卑不亢,心思电转权衡着利弊。

    “如此处心积虑,又身负这般实力,你是何居心?”太昊目光凌厉,他也是机缘巧合撞破过徐大元出过一次手,如此伪装实力的手段,怪不得在姐姐眼皮子底下藏这么深。

    “你为何不问问我为何没有被封神司的大阵封印?”徐大元轻笑道。

    “可以解惑?”这也是太昊寻他的目的,此人身上有秘密,所以才没有出手把他拿下。

    “因为此物。”徐大元拿出一物,看上去是一块黑乎乎的碎石。但是太昊能在那块碎石上感觉到一丝不同寻常的力量。

    那种力量与这世间任何一种力量都不同,但是他能感觉到那种力量的强大,但是这石头里只有一丝,与他无用。

    “这是什么?”太昊问道,他也有几百岁了,见识也算是广,可这世间的秘密太多了,他也有许多未曾见过。

    “敢问仙帝,你可知道神劫?”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当我爬出青铜棺》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当我爬出青铜棺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当我爬出青铜棺》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