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九章 弱点

读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当我爬出青铜棺 第一百九十九章 弱点
(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押送奴隶的骑兵不一会儿便赶了上来,十里路以他们的速度,也不过是半个时辰便能走完。

    老远处,他们便看见在路旁的一颗大树下,一匹战马悠然的在那吃着草,两个人影各自坐在一边。

    白子墨见大部队到来,站起身来拍拍身上的尘土,随即翻身上马。

    尤在他有所动作的时候便睁开了眼睛,这一会儿的休憩,他的体力也恢复了大半。

    无论是骑兵还是奴隶,都面面相觑,他们原本以为能在路上看到尤的尸体,却始终没能如意。

    却没曾想,一个骑马的,一个用腿跑的,竟然在这里等着他们,算算脚程,也有十里左右了,岂不是说,这个奴隶,用双腿跟着战马跑了十里?

    众人像看怪物般看着尤,看着高大威猛的,还真是有点猛啊。

    白子墨暗啐一声,果然如此,这样的结果他早已料到。与战马比速度,他也能做到,甚至会更轻松一点。

    可他是谁?兽军的统领,若都能像他一般,那这将军一职岂不成了摆设?

    可是换了个奴隶就不一样了,毕竟他只是一个奴隶啊。

    不过被人看到也好,让这些兽军的士兵看到一个奴隶能做到这样的事,更能激发他们的斗志。

    连一个奴隶都比不过?怎么敢说是左军精锐?

    “把他编入队伍。”白子墨用马鞭指了指尤,一个兽军士兵急忙翻身下马,把尤从白子墨的马上解下。

    那个兽军士兵看着这个比他高半头的,带着鬼脸铜面的男子,他们刚刚在路上闲聊,都觉得他是鬼军犯了事儿了兵。

    若真是这样,那鬼军的整体实力,不容小觑啊。

    白子墨也没将自己对尤的猜测告诉兽军这些人,就让他们稀里糊涂的以为尤曾经是鬼军吧。

    鬼军一直以来都是他们比较的目标,正如同左军右军之争一样,兽军和鬼军,也在暗暗较劲,都认为自己才是白国第一强军!

    现在那些兽军看见了尤的表现,心里都会多一个尺度,那尺度就是他们的目标!

    尤从新站在瘸子旁边,瘸子见他没事心里的大石也终于落下。

    尤看着浑身是汗的瘸子,对于其他奴隶来说,这十里路不过是正常行走。

    可是对瘸子来说,他只有拼尽全力才能跟上队伍。这还是有两个曾经是黑虎寨山贼的帮扶下,他才没有掉队。

    毕竟瘸子在黑虎寨救了两年山贼,有山贼念着他的恩情,这也算是一饮一啄吧。

    那两个山贼见尤靠过来急忙让了开去,尤在黑虎寨的那段日子里,可没少受他们欺负。

    那时候的尤旧伤初愈,再则黑虎寨对他来说就是铜墙铁壁,他不知道自己反抗能不能活下去。

    即便是现在,他也只是比普通人强一点罢

    了。他若是有实力,直接挑翻这几十个骑兵带着瘸子走就好了,何必去边关送命?

    丹田里的内力不过就是一口气的程度,这一口气只是增加了他的耐力和体力,实际上,他的力量并没有增加多少,连尚武境都算不上。

    而这些骑兵,貌似各个都是尚武境,而那个领头的,似乎是通明境。【~爱奇文学 …免费阅读】

    因为差距过大,尤并不能准确判断出对方的实力。但从对方出刀收刀那一套行云流水的动作来看,绝不是一般的通明境。

    春秋时期的武功似乎都还很简陋,跟唐朝那时候的不能比。

    无论是安禄山的军队还是尤曾经带着的那一支唐军,通明境,不过是小队长级别的。

    求真只是小将,归一也不能算是绝顶。

    但是无论是尤见过的阿凝还是这个左军的将军,都只是通明境的武者,却都是一方大将了。

    尤判断这个时期的武道才刚刚兴起,甚至还没有能修炼到更进一步的功法,所有的一切都在摸索之中,但武道的萌芽,已经出现!

    半个时辰后,他们一行人终于走到了驿站。简单的补充一下水分然后胡乱的啃了几口窝头,当尤拿出粗粮饼子的时候旁边的奴隶眼睛都看直了,只是这次却没有人敢来抢夺。

    尤将食物分给瘸子一些,他这么老,只吃黑窝头撑不了几天。

    白子墨看到右军给尤的特殊对待好奇心不由得再度升起,只是这奴隶死活不肯开口,来硬的也不管用。

    不过他知道,是人就会有欲望,只要搞明白他想要的,就能找到他的弱点,然后弄清他的来历。

    右军探子?基本不可能,军奴阵说好听点是战阵,难听点就是送死队。

    他们不会有丝毫的自由,吃喝拉撒都在一处,就好比是牲口。探子混进军奴阵里,不仅情报搞不到,还会随是丢掉性命。

    然后白子墨的目光就集中在了瘸子身上,刚开始他还没太注意,仔细想想,这个戴鬼脸铜面的似乎一路上都在照顾这个老奴隶?

    白子墨站起身来,挎着长刀,一步一步的走向尤和瘸子。瘸子还在用力的咬着粗粮饼子,根本没注意他的到来。

    但是尤却早早的看清了他的动向,阴魂不散!

    白子墨重重的将刀鞘磕在地上,吓了瘸子一跳,卡在喉咙里的粗粮饼登时把他噎着了。

    尤急忙将注意力收回,为他拍着后背。一只破碗里装着凉水,给他灌了两口。

    瘸子这才缓过劲来然后急忙给白子墨跪下,他虽然不知道白子墨为什么过来但是他能看出对方来者不善。

    尤已经被战马拖着跑了一次,谁知道他还能做出什么事?

    作为一个奴隶,就应该有着时时刻刻跪下低头的觉悟。这样才能少几顿毒打,这样才

    能保住性命。

    尤是为他才来这里的,瘸子明白自己只是他的拖累。可是瘸子真的不想死,他想活着,可也不愿意看见尤被麻烦缠身。

    如果跪下这位军老爷就能够放他们一马,那么他愿意一直跪着,哪怕用膝盖走路,也要活着。

    尤依旧坐在地上,他不是瘸子,他知道,就算跪下,白子墨也不会放过他。

    白子墨已经盯上他了,全因他脸上的鬼脸铜面。但是他不怪阿凝,因为他知道她是出于好意,她也没想到,白国君主要将所有军奴交于左军使用。

    而就算尤现在坦白和阿凝一点关系都没有,这个白子墨也是不会相信的。

    因为除了这个面具,白子墨现在盯得是他这个人!

    像是野兽盯住猎物的那样,猫抓到老鼠不会一下子吃掉,而是先将老鼠玩死。

    这个白子墨不是猫,而是一头虎,尤现在就是他觉得有趣的猎物!

    瘸子把头埋的很低,白子墨走过来的时候,他的额头都能碰到他的脚面。

    他嘲笑的看着尤,这个硬骨头身边竟然还跟着一个怂包。他用脚抵住瘸子的下巴,瘸子的头被他用腿抬了起来。

    这是一个饱经风霜的老头,就算是上了战场,也没有几分力气去冲敌人的战阵,何况,他还瘸着一条腿。

    尤正要起身阻止白子墨的动作,却被瘸子伸出一只手拦住。白子墨只是把脚放在他的脸上而已,没有关系的,没有关系的。

    “看来你很在意这个老头啊,你说我要是现在把他杀了,如何?”白子墨将手中的长刀换到左手,然后右手抽出一只短匕,将短匕贴在瘸子的脸上。

    瘸子吓的抖如筛糠,但是按住尤的那只手用的劲更大了。

    可是他只是个老人,就算用了他最大的力气,又能怎样呢?

    尤噌的一下站了起来,旁边的兽军士兵唰唰唰的拔出了他们的佩刀,军奴胆敢反抗者,杀无赦!

    白子墨伸手拦住了那些士兵:“不跟我说面具的事,那你跟这个瘸子的关系总能说说了吧,我数到三,你不说,我就划开他的脖子。”

    尤看着白子墨的眼睛,他没有说谎,杀人对他来说宛如呼吸喝水般随意。

    “他救了我的命。”尤一字一顿的开口,主动权并不在他这里,就算他反抗,他和瘸子也一样会死在这里。

    “他这样的人,还能救你?不拖累你就算好的了。”白子墨还以为这个老头是他的父亲,若是父子的话,这一路上尤的表现就说的通了。

    “他是个医生,不是山贼,他这样上了战场必死无疑。”尤盯着白子墨,白子墨缓缓地收回了他的脚,他并不是要为难瘸子,他只想尤低头而已,既然他已经开口了,瘸子对他来说活着更有用。

    “战场之上,谁都会死,难不成你护着他他就不死了?你不要告诉我,你要护着他冲三次军阵获得自由身,简直就是笑话!”白子墨看着尤,这奴隶脑子坏了,他竟然真是这么想的!

    旁边的奴隶都听到了白子墨的话,他们也知道当了军奴,只有在三次军阵中活下来。

    可那不过是一个虚无缥缈的希望,投入军奴阵的战争,军奴根本不会有活着的希望。

    因为如果自己这一方能碾压对面,还要奴隶什么事儿?他们也是资源,也是好钢,所以他们只会出现在需要刀刃的地方,去碰敌方的刀刃,必死无疑!

    可现在,有一个人,一个很强壮的人,他要带着一个奴隶在那样的战场之上活下来!

    这些奴隶,都希望那个人是自己。谁都不想死,哪怕只是一根救命稻草,他们也想牢牢抓住!

    白子墨看见了这些奴隶死气沉沉的眼中泛起了光芒,那是名叫希望的东西。

    而这希望,就是他们在战场之上的动力。但若是这些奴隶将希望集中在一个人身上,那对于压制这些军奴的左军来说,也是危险的!

    (本章完)

    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当我爬出青铜棺》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当我爬出青铜棺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当我爬出青铜棺》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