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章 天地玄门

读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当我爬出青铜棺 第二百一十章 天地玄门
(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白子墨匆匆出城,忽又停住,回头看去,那道影已经消失不见。

    不知为何,他心跳的有些厉害,他还从未见过如此美丽的女子。虽然隔着面纱,但白子墨却是心中笃定。

    摇摇头,恋恋不舍的又看了一眼那处空地之后白子墨又匆匆奔向那处裂缝。

    他们死了很多人,也有很多人受伤,尽管军营里有伤药,但还是不够用,所以他只得来最近的丰邑跑一趟。

    “御风雷之势,骤!”白子墨行到无人之地,伸出右手双指并拢,念出咒诀。

    只见他背后的风雷刃自动出鞘,在他上空盘旋一周落在他的脚边。

    风雷刃悬至半空,不沾尘土,煞是奇异。

    这是风雷刃上记载的御空之法,白子墨本就是炼气士自然轻易上手,不然他也不可能马都不骑跑这么远,只有他才能在两地用最短的时间跑一趟。

    白子墨跳在风雷刃之上站好,指尖吞吐着黑色的气芒,控制着风雷刃升空。

    耳边风声呼啸,一层淡蓝色的罩子挡住了高空中的寒风。越是对风雷刃掌控之力加深,白子墨也越是喜欢。

    只是他不知道姬无悔的份,亦不知晓这风雷刃的来历。姬无悔的尸骨已经掩埋在那处裂缝深处,就算是感谢,也只能藏在心里。

    不到两炷香的时间,白子墨就赶到了裂缝那里。此时的裂缝已经坍塌,只有最外面一段还算完好,但是也是摇摇坠。

    不过好在,那些蝙蝠来临之际并没有对那些马下手,之后它们更是被妖蝠王吸收掉了,粮草辎重也算是没有缺失。

    只不过他们这一行人死的死伤的伤,他所带的虎军死了二十几人,普通步卒死了一百多人。

    倒是这些奴隶损失不大,几十人尔。

    白子墨赶到的时候,百夫长正在将这些奴隶重新控制起来。他们一起逃出裂缝,这些奴隶也没有机会逃跑。

    倒是瘸子,现在在一个个伤员之间辗转腾挪帮他们治伤。有的人只是擦伤并无大碍,但是有的人被高处落下的岩石砸到,断手断脚的怕是废了。

    尘土飞起,一道人影从天而降。百夫长急忙迎了上去:“将军。”

    “把这个给那个瘸子,我们这次行的匆忙也没带医官,只能指望他了。”白子墨感概,还好当初没有一刀结果了这个拖后腿的。不然他们现在没有医官,有些人能治的也要拖的不能治了。

    说起这个瘸子,白子墨又想到了尤。这次没有他,未必就能斩杀这只妖蝠,也是他指挥着这些人才能安然逃出那个裂缝。

    尤上有一些淤青,都是在与妖蝠王打斗的时候受的,此刻他正坐在地上调息。

    感到有人过来,尤睁开眼睛。白子墨抱着长刀站在尤前方不远处,不知是不

    是错觉,白子墨觉得尤更强了。

    尤的功法他已经基本有了眉目,他曾站在世界之巅,见过了这个世界的本质,也知晓了他的极限所在。

    他想要更强,就必须找到一条能够突破他极限的道路。

    天地灵气是水,而他是杯子。他的功法不像后世的那些一样,不断的往这个杯子里装水,直到超过杯子的极限。

    而是,将这个杯子的界壁打破,让杯子里和杯子外再无分彼此,他不再用力往里面装水,而是变成水,彻底与这片天地融合为一,简而言之就是:合道!

    与道合,与天地合,所谓超脱,不是与这个世界划清界限,而是与这个世界不分彼此,达到无我之境。

    这天地之间的本源大道有九条,时空、阳与五行。而人,所有人,还有这天地之间的一切造物,都是这九条大道不断演化的产物。

    人脱胎于源,麻雀虽小但五脏俱全。在人的灵魂深处,都有着这九条大道的印记。

    若源的力量是筑成灵魂血,那这九条大道的印记,就是勾勒出一个个独立灵魂的骨架。

    而这骨架既维持了一个人灵魂的形状,也标出了一个人的极限,可以承载多少力量的极限。

    若是把人的灵魂比作一个气球,那无论是往这个气球里装天地灵力还是纯粹的道之力,这个气球能装的东西,始终都是有限的。

    一个人的灵魂承载的力量是有极限的,当这个极限被打破,就会变成无意识、无意义的碎片。

    修炼这九条天地大道的人,哪怕是走到了这条道的顶点,也只是借道之力,往水杯里、气球里装更多的东西,而没有改变作为一个人的本质。

    只有修出一条完全不同于这九条大道的新的大道,才能改变自灵魂的骨架,改变自容器的极限。

    源的大道之力,始终只是武器。但是一个三岁孩童,是无法拿着几十斤的大刀上阵杀敌的。

    尤的功法,就是找到自所蕴含的这九条大道的印记,然后借着这印记,去感受这天地间迥异于这九条大道演化出来的天地灵力的力量。

    无论后世武学的功法有许多种,它们都只是在修天地灵力,再求真、归一感受大道,也无法超脱这九条原初大道。

    因为这世间的一切都是这九条大道所化,修为再高也不过是装的水比较多罢了。

    想要超脱,真正走出一条大道,尤需要的是来自世界之外的力量,可以让源成长的力量,而不是源自的力量。

    尤把九条原初大道留在人灵魂中的印记称之为:门,九条大道对应的是九道门。

    他可以借着这九道门,去接收来自世界之外的力量,改变自的灵魂骨架,改变自灵魂的极限。

    他把这功

    法叫做:天地玄门!

    这世界之内的一切,包括九条原初大道都是“地”,而世界之外的一切便是“天”!

    尤现在所要做的就是先打开自己体内的九道门,引天外之力强绝自,世界之力化作利刃,顶天立地,超凡脱俗!

    他不知道自己最终会变成什么样子,人与妖与魔与荒兽与神之间的本质区别就是,他们的灵魂骨架是由不同的大道印记构筑的。

    当他真的做到了自己要做的是,他还是否为人?

    当白子墨过来的时候,他正在尝试着用内力构筑一枚五行道印。

    虽然他失去了道印与道之力,但是他见过最本质的道形,这道形就是道门。

    他以自己的内力依着这道形在经脉中流转,内力流转的路线,就是道门的形状。

    只是他现在内力太少,又被境界卡住,别说在无数细小的经脉之中形成轮回,就连宽大的主经脉都走不完一周。

    “我见你在洞中施展过一种法,似乎不是单凭你的跳跃之力完成的,你就是用这种方法跟上战马的速度的?”白子墨开口,和尤相处的时间越多,越觉得他上藏着许多秘密。

    只有最精锐的士兵才能在那种环境下保持冷静,分析敌我强弱然后做出准确的应对。

    要知道那些士兵在第一时间都是逃跑,而尤,伤到了那只妖蝠,甚至最后若不是他提醒,白子墨和那妖蝠都要一起葬于那巨石之下。

    “那叫轻功,是一种内力的使用方法。”尤看着白子墨,他不怕透露出一些后世的东西,他不确定这个时期的武学发展到了什么程度,但看到白子墨与徐凝这样的高手,显然并不是一无所知。

    “内力是什么?气么?你是哪国人?”轻功还好说,没听过但是能理解,至于内力,白子墨以为是地域文化差异,是气的一种叫法。

    “也可以这么说。”尤没承认也没否认,这个时期他们把这种力量叫做“气”么?尤暗自几下,融入一个时代,就要先了解它的文化。

    “可是我并没有在你的上感受到气的存在。”白子墨摇头,尤在耍滑,被他揭穿。

    能做到奔如战马,跳若猿猴的气,不会很弱,弱到他感受不到!

    “嗯?”内功这东西若是旁人不用就显的与常人无异,这是尤的常识,但是显然,不是。

    从白子墨的话里尤可以听出,只要是上具有气存在的人,在遇到同样的人时,能感受到对方的力量!

    尤站起,内力自丹田而起,一掌探出,旁边的的滚木之上出现了一道浅浅的掌印,浅到几乎看不清。

    但是白子墨却看出深浅,这一掌若打在人上,必能伤到内腑,而他也确实感受到了气的存在,但还是有些不同。

    “你来看我。”白子墨伸出一只手,周气息流转,一掌拍出,那株圆木应声而断!

    尤愣在原地,这便是内力与气的差别吗?不是惊异于白子墨那一掌的力道,而是他明白了那所谓的“气”究竟是什么。

    内力是纯粹的天地灵力,而白子墨所说的气,则是道之力!

    当然那并不是纯粹的道之力,却比后世那些武者更加接近道的本源,近乎于斩仙!

    但是白子墨却这么弱小,他的气与后世的武者相比也就是接近求真境但却还不是求真境的样子。

    炼气士修武亦修道,但主要还是修道。而武者,却是为了最求最强大的破坏力而存在的。

    “奇了怪哉,你究竟是什么来历?”白子墨在尤使用内力的时候也感受到了尤那微弱的力量,可是虽然与气类似,却总觉得少了些什么。

    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当我爬出青铜棺》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当我爬出青铜棺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当我爬出青铜棺》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