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六章 白应武的战书

读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当我爬出青铜棺 第二百一十六章 白应武的战书
(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你……你想做什么?”尤再次走到了那个饭头的面前,别的奴隶给他让开了一条道。

    “吃饭。”尤平静的把碗递在饭头的面前,目光透过鬼面的孔洞盯着他的脸。

    “我说了,这里我……”没等饭头把话说完,尤另一只手就揪住了他的领子,他后那那两个士兵根本没有反应过来,就被尤提进了围栏里。

    “来人啊,造反了!”饭头杀猪般的声音响起,让别的军奴营的人都听见了,还有巡逻的卫兵,执事的百夫长。

    尤不管他,一脚踩在他的口上让他动弹不得,自顾自的拿起勺子盛着白粥。

    那两个士兵虽然拿着兵器,但是看见尤这个样子也不敢上前,更别说大光头在一旁死死的盯着他俩。

    这俩伙头兵,可未必有他杀的人多!

    尤一脚踩着饭头,一边在那狼吞虎咽的吃着窝头咸菜,粥吃完一碗又续上一碗。

    别的军奴都看的直咽口水但是却不敢上前,只有大光头转又去拿了一个碗,跟尤肩并肩的在那里吃到撑。

    “哈,痛快,很久没有吃饱过了!”大光头拍拍肚子,自从他来到这军奴营里,就从没有吃过一顿饱饭,今天算是无所顾忌了一回。

    那饭头一开始还一直叫唤,大光头一脚踩在他的嘴上,让他再也发不出声来。

    这大光头是个亡命徒,这个戴鬼面的也是个狠茬子,饭头算是吓破了胆,他只是个军营里做饭的,连刀都没怎么拿过。

    呼!尤长吐一口气,可算是吃饱了。他本来就十分能吃,奈何处境不许。

    这粥与咸菜虽然不好吃,但是却也能补充体力。

    “来来来,还愣着干啥,你们不饿吗?”大光头扯着嗓门吼道,剩下那些没打上饭的纷纷凑在前面打粥的打粥,拿窝头的拿窝头。

    很快三只桶里的饭菜就被吃了个干干净净,这桶里的饭可不止是只给他们这个棚的,还有另一个明天要上战场的奴隶棚。

    现在他们吃上了,另一个棚里的奴隶就没得吃了。

    瘸子悄悄在粮食袋里装了几个窝头,有尤罩着他,别的奴隶也不敢跟他抢。

    直到众人吃干抹净,连吃带拿完毕之后,尤才把饭头从脚底提了起来。

    他替饭头拍了拍上的灰尘,整了整领子:“我们来这里,是为了活,不让我们活的,无论是敌军的士兵,还是我军下绊子的,都是我的敌人,你明白吗?”……奇..~更好更快

    那饭头被尤看的瘆的慌,也不敢在说话,止不住的哆嗦,直到爬出围栏之后才开口:“你死定了!造反的奴隶都要死!”

    尤不管他,他受够了,这个时代能把他这样的人bī)疯,可见当奴隶真的不是一件可以忍受的事。

    “妈的,我们就是太想活,才会受这些

    鸟人的气。”大光头大大咧咧的坐在尤边:“反正明天可能都会死,还怕他个鸟!”

    “努力活着吧,你不是还要去找你的大丫头和你那两个儿子吗?你死了,他们就什么都没了。”尤看着他,活着只是活着,活着的意义才更重要。

    “对,俺要活着,要不是想着明天活着从战场之上下来,俺就拧下那鸟人的头,反正都是个死!”大光头两只拳头重重的撞在一起,有了这一餐饭,他这力气才有发挥的余地。

    “头,饭给他们吃了,别的棚怎么办啊。”有人欢喜有人愁,另一边,一个士兵拖着桶哭丧着脸问那饭头。

    “你问我,我问谁去?”那饭头一勺子敲在那士兵上的头盔上邦的一声:“你俩拿着刀怕个求,也不拦着他们。”

    两士兵敢怒不敢言,你可是直接被提溜进去了,奴隶再是奴隶,也有几十号呢,他俩不敢进去。

    “你们几个,军奴吃上了吗?”一个百夫长走了过来,刚才他听见这里闹哄哄的,结果被一些事耽搁了,这才过来看看有没有出什么乱子。

    “那些……”那个被打的士兵刚要开口却被这饭头打断了。

    “吃上了吃上了,将军吩咐小的自然要办好。”饭头用肘子捅了一下那个开口的士兵,示意他不要说话。

    “嗯,那就好。那些奴隶明天少将军有大用,可不要出了什么差池。”百夫长见饭头信誓旦旦的保证,便离去了。

    “头儿,这样真的没问题吗?”那士兵小声说道,那些奴隶没吃上饭,在战场上哪有力气?

    “今天的事,你俩谁也不要往外说。”饭头左右看看四下无人:“他们就是吃饱了也会死,反正都是死,都死了才好。”

    尤这个棚的奴隶吃饱了明天上战场,另外一个棚的奴隶却不知道饭头已经给他们判了全体死刑。

    在寒城之外四十里处,有一片延绵的营帐,那是陈国的军营。

    陈国以白国不敬周天子为由,讨伐白国,两个诸侯国打了十几年仗,也是互有胜负。

    十几年前陈国突破了寒城防线,还打下了丰邑,就快要兵临白都城下。

    白国灭国在即,却在这时,徐定邦横空出世,带着一只奇兵截了陈国的粮道,这才转危为安。

    那一战,斩杀陈国士兵五千余人,陈国和白国都大伤元气,这才换了这十几年的短暂和平。

    陈国的国土比白国要大,一番休养生息之后再次蠢蠢动,而白国,已经没有了徐定邦。

    在陈国的营地里,有几个大帐没有火光,也没有士兵把守,他们被告知不可靠近此地。

    尽管上面的人不说,这些陈国士兵也知道这几个大帐里装的是什么。

    铜甲兵的出现不仅让白国措手不及,

    亦让陈国自己的军营里出现了恐慌,那根本不该存在于世。

    白里,又运进去十个大箱子。箱子密封严密,一条缝隙都没有,像是一口大棺材。

    他们都心知肚明那些箱子里装的是什么,那一条条车辙在地上是如此明显。

    它们上的铜甲片,比普通的将军铠要重的多。

    陈国中军大帐中,主将陈猛放下手中的战书,这白应武竟然主动挑衅?

    白国与陈国是世仇,十几年前那一役,白国几近亡国,而陈国死去的都是青壮,是他现在手底下这些兵的父辈们。

    他们在战争与仇恨中长大,陈国与白国,终有一个要消失!

    这十几年来大的战争没有,小的摩擦却从未断过。陈国一直在把战线往寒城那边推移,现在双方距离不过四十里,眨眼即至。

    十几年前徐定邦追杀陈国的参与部队出了寒城又追出百里,这百里方圆有的是白国的土地有的是陈国的粮仓。

    哪怕是秋收之,两边军队也是一边拿着刀剑,一边拿着镰刀。

    徐定邦用兵如神,陈国在领兵打仗这方面无人能出其右。这十几年来,这方圆百里就是徐定邦的领域。

    左军驻扎在寒城以内,徐定邦把军营下在寒城之外与白应武互成犄角,尽管他的手里一直都只有三千人马,可陈国与白应武都对他没什么想法。

    徐定邦用兵在一个奇字,他随时都能把驻守其它地方的右军从白国境内调来,给他的敌人一个措手不及。

    几年前还有一个陈国的将领悄悄增兵想要一口吃下徐定邦这枚钉子。却不曾想被他早早洞悉,不仅调来了四千人马,还联合白应武把那个将领打了一个措手不及。

    斩敌两千首,斩杀敌将!

    从此以后,陈国再也没有对徐定邦有什么想法,只是固守国土。

    以白国的国力,固守有余,进取不足,徐定邦虽然想一举解决掉陈国这心腹大患,奈何力不从心。

    人都会老,英雄迟暮,是无法避免的事。

    在一次小摩擦中,徐定邦被一只冷箭中,白国的支柱登时倒了一根。

    陈国本就比白国强大,没有了徐定邦,一个白应武还不足以挡住陈国的大军,况且,他们有高人相助!

    没有了右军,白应武独木难支,寒城之外的土地一失再失。他不敢冒进,一旦被陈国钻了空子,不仅是失去百里地,还会失掉寒城,丢掉白都!

    他宁肯稳扎稳打,也不会贪功冒进。可是现在却一反常态,不得不让陈猛小心。

    徐定邦是打出来的威名,白应武虽然没有徐定邦的战功高,但此人老成稳重,更是炼气士,武功谋略却未必会比徐定邦差。

    不过随即一想陈猛就知道了白应武的用意,他想试

    探铜甲兵的虚实!

    铜甲兵是怎么来的陈猛也不知道,尽管他是陈国主将,可以调动陈国三万兵马,但他却不像白应武或者徐定邦一样在白国之内有着不可替代的作用。

    说到底,他只是统军的主将,但手底下的副将与士兵们效忠的是陈国君主而不是他。

    这铜甲兵,就是陈国君主给他的辎重,望他早拿下白国!

    陈猛不知道还有多少铜甲兵,他手里只有十一具。制作铜甲兵的材料他也看过了,除了那一铜甲片还有青铜刺剑,最主要的材料,是奴隶!

    陈国不缺奴隶,也不缺武器,所以这样的铜甲兵不知道还有多少,也不知是何人所作。

    陈猛只要做好自己的事,将这些铜甲兵善加利用便好,其他的他没有资格去管。

    这白应武既然想探一探铜甲兵的虚实,陈猛也不介意看一看白应武这个韬光养晦十几年的白国亲王,到底有什么手段!

    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当我爬出青铜棺》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当我爬出青铜棺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当我爬出青铜棺》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