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六章 只身赴敌国

读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当我爬出青铜棺 第二百四十六章 只身赴敌国
(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如果真如张将军所说,那我们的处境确实十分不妙。”阿凝的手覆在若离的剑柄之上摩挲,张丰年的目光死死的盯着她,要她的答复。

    阿凝认识的张丰年,是个儒雅睿智的中年人,虽是手握重兵的将军,但他上却没有那么重的杀伐之气,反倒像一个文士。

    可是他现在的目光,仿佛能吃人。

    阿凝不闪不避盯着张丰年的眼睛,他能想到的事,阿凝在这短短的时间里同样可以想明白。

    阿凝猜不透的,只是张丰年的想法。阿凝知道,张丰年一定有了自己的定论。

    但是他不说,却要对自己步步紧bī)。阿凝知道,这个右军主将之位最有力的争夺者,终究还是出手了。

    其他几个副将不过是通过元化徐子厚等人的问题来挑自己的刺,这种手段,阿凝并不会惧怕。

    但是张丰年不同,他的手段堂堂正正。若其他副将只是在找阿凝的过错,那张丰年问她要的,是作为一军主将的资格!

    “我与白将军打的交道不多,对于他的个人品行不甚了解,况且一个人在王位面前能做出何等事宜,阿凝也不敢妄下猜测。”阿凝虽然跟着徐定邦在军营里呆了很多年,但是关于白应武此人她只是听的很多,见面不过寥寥几次。

    最近的一次,还是在白伯贤授她大将军印绶的朝堂之上。那时白应武被白伯贤下令召回,来参加这白国一等一的重要大事。

    在朝堂之上,即便白应武只是站着不说话,也像是一只收敛气势的猛虎。

    满朝文武包括白伯贤,在他面前就像是一只只温顺的绵羊。

    阿凝一直躲在徐定邦的后,从未如此近距离的见过与他父亲齐名的左军大将。

    而白应武,是她与白伯贤的假想敌。白伯贤之所以让她执掌右军,就是为了与白应武对抗!

    阿凝还记得白应武看自己的眼神,很平静,视阿凝自己如无物,根本没有将她视作对手。

    白应武与其他人一样,并不认为阿凝可以执掌右军。他三言两语,就让白伯贤将右军拆开散落各处。

    阿凝这个右军大将军上任的第一天,就要面临无兵可统的窘境,都是因为白应武在朝堂之上的发难。

    话锋一转,阿凝继续开口:“白将军乃我白国之栋梁,抵御陈国十几年,我父在时也常说白将军乃是我白国之盾,我白国境内的安宁离不开白将军的牺牲。”

    尽管白应武在寒城戍边十几年是因为白伯贤对他的猜忌,但是白应武并没有因此起兵反抗,反而尽心尽力的守卫着白国的国门。

    “如张将军所说,白将军与陈猛在寒城之外会晤是一个既定事实,但谈的却未必是有损我白国之事。”阿凝斟酌着语句,不偏不倚。

    “

    那依将军所见,该当如何?”张丰年的目光变得温和,到目前来看,阿凝的表现还算不错。

    无论是气度还是心,都不似她这个年纪的小姑娘,毕竟阿凝也是个经百战之人。

    但是这个问题始终都要解决,阿凝解决不了,那她就无法胜任右军主将这个位置。

    “依最坏的打算来看,若白将军与陈国达成了协议,那现在丰邑已经是兵戈相向的局面,毕竟寒城距丰邑也不过是五六的路程,全力行军只会更快。”

    “自白将军与陈猛会晤那算起,也差不多有五六了。张将军,你们的人马来得早,斥候可在前面探得有兵马行军的迹象?”阿凝问道,他们这些人距丰邑的距离不一,到达的时自然不同。

    “不曾,我白国境内,尚还安稳。”张丰年如实答道,他是个行军打仗的老手,只会比阿凝想的更周全。

    “那依最坏的打算来看,我们还有五的时间来做出应对。”如果白应武真的与陈国合谋,想必也不是当下力断的就要发兵白都。

    既然斥候没有探得左军的动向,那白应武也许并没有流言中的那么不堪。

    “张将军,我会马上动前往寒城,与白将军一见,丰邑就交到张将军的手里了。”阿凝说出了自己的决定,无论怎么猜测都是以最坏的打算来判断白应武的所为。

    但如果白应武没有与陈国合谋呢?右军晚去一,寒城就有可能失守。

    到那时,就真的要与白国共存亡了。

    “将军不可,将军乃是我右军统率,怎可有半点闪失?”张丰年怎么能看不出阿凝想要做什么,因为这正是他打算要做的。

    不能轻易放弃白应武和左军,这正是他们待在丰邑的主要原因。

    但是他们也不能轻易将右军开赴寒城,他们必须做好最坏的打算,不能送羊入虎口。

    阿凝去往寒城,自然是去探寻这些流言的真相。仅仅凭借一些流言就去断定一国之大将,未免太草率了。

    但这个人不能是阿凝,再怎么说,阿凝都是右军主将。她乃是白国君主亲封,就算这些个副将再怎么有怨气,也要认那大将军印绶,不然与谋反何异?

    一旦阿凝有了什么闪失,而右军又将群龙无首,他张丰年再怎么有威望,也不能凭借威望就调动整个右军。

    到时候敌军来袭,本就一盘散沙的右军,将毫无抵抗之力。

    按照张丰年所想,若是阿凝没有主见,他便会联合这些副将上书白伯贤,右军乃国之重器,希望君主能重新考虑右军主将的人选。

    但在这之前,他会尽全力让白国度过这次危机。他首先要做的,也是前往寒城,去见一见那左军大将。

    若是白应武未曾与陈国合谋,那他

    自然会让阿凝带着右军前往寒城共同抗敌。

    但若是真如流言中的那样白应武已经有了不臣之实,那他就会让人传信阿凝,带着右军一刻都不要留的赶往白都,借着白都那厚重的城墙,来殊死一搏!

    但是这样的话,张丰年想必就无法平安归来了。就算白伯贤要将阿凝从主将之位上换下来,那也不是他张丰年来坐了。

    可是现在阿凝要做出与他同样的选择,他还是有些欣慰的。眼前这个柔弱的姑娘,虽然是凭借她父亲的余荫还有王室龌龊才坐上这个位置的。

    但是她本人,却并非如他们这些副将想象中的那样,不配做右军主将!

    此时的寒城,如同一张张开的巨口,等着人往里面跳。阿凝若要去见白应武,是一步险棋。

    若白应武已反,她便是那棋盘上的弃子。但是这样的话,右军就有了更多反应的时间,去做出正确的应对。

    以自为弃子,只赴敌国,这岂是一般人所为?

    而这个选择并不是张丰年给她的,而是她自己决定的。阿凝此举足以证明她能正确的认清局势,武力与谋略,更有如此胆识,作为一个主将她还需要证明什么吗?

    难道非得她是男儿?张丰年反对阿凝做右军的主将与她是不是男子无关,一切都是为了白国的社稷。

    “思来想去,只有我是最合适的人选。”阿凝一开口张丰年就洞察了她的心思,但同样的,阿凝所要做的事,也只有张丰年看懂了。

    “末将愿代将军前往寒城,将军只需坐镇丰邑,统领全军即可,吾等愿为将军马首是瞻!”张丰年突然抱拳向阿凝施礼,看的其他的副将一愣一愣的。

    “张将军,你这是?”段天明不知道张丰年的态度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转变,他与阿凝这一问一答间众人也明白了阿凝是要做什么事。

    不就是去找白应武问个究竟嘛,随便派个令使不就可以了?无论是阿凝还是张丰年亲自以犯险,并不妥当吧。

    而且,什么是以阿凝马首是瞻?张丰年这是在向阿凝表忠心?

    段天明神色不定,若张丰年认可了阿凝要那阿凝这主将之位就算是坐稳了。

    她自己手中那三千人马再加上元化部,再有张丰年的三旅人马,右军已被她掌握大半。

    就算段天明三人想打什么主意,也无力去更改这个事实。

    段天明想不明白,张丰年为何突然就如此作态?他不明白,张丰年再来此之前,就已经分析好了各种局势,以及想好了如何应对。

    他只想知道,阿凝作为右军主将,将如何面对此次的危机。他不是来争权夺势的,他只想让白国国泰民安。

    阿凝的应对让他很满意,她有统领一军的气度与实力,若

    这次是他给她出的一个考题,那阿凝的答案无疑超出了他的预期。

    诚然想要探得白应武的虚实委派令使去就可以了,没有必要让阿凝或者他去冒险,但是此举并不妥当。

    因为关于白应武的那些,仍然只是猜测。他们不能仅凭猜测,就去践踏一个将军的赤胆忠心!

    如果白应武没有谋反呢?他们派一个令使过去难道是要羞辱于他吗?

    就说我们愿意相信白将军愿意为白国挥洒血,却连一点点的信任都不给?

    不让右军前往,是局势所迫,右军绝不可轻动。但是这去见白应武的人选,必须能让白应武受到一个将军应有的尊重,从而理解他们不将右军开拔寒城的所为。

    张丰年虽然只是个副将,但是以副将之去见白应武,应该足以表达出白伯贤和白国对白应武的信任与尊重。

    但是,最合适的人选,整个右军之中,确实只有阿凝一人!

    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当我爬出青铜棺》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当我爬出青铜棺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当我爬出青铜棺》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