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九章 攻城

读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当我爬出青铜棺 第二百四十九章 攻城
(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在某一日的清晨,陈国的大军终于动了起来。近三万的人马列成一个个军阵,彼此独立却又相互呼应。

    军阵行进之时,如同一头可以吞噬一切的巨兽,所过之处,一切都将倾覆!

    陈猛骑着战马走在军阵的最前方,几十个副将各自约束着自己的士卒,他们都明白,最终的决战,将在今日打响!

    巨大的战鼓被拉到阵前,擂鼓的力士用尽全身的力气去敲响这进攻的信号!

    密集的鼓点声如同闷雷般响彻寒城外的土地,陈猛一挥手,行军的鼓点停下,所有的士卒在这一刻同时刹住脚步,他们停在了寒城外三箭之地。

    不远处就是寒城那结实的城墙,城墙之上也是人头攒动,肃杀的气息在两军之间弥漫。

    白应武目力惊人,三箭之地,在炼气士看来不过眨眼即至。对于他和陈猛来说,近在咫尺!

    白应武明白,最艰苦的战争马上就要展开!

    他看了看白都方向,他没有等到他要等的人。右军,终究还是没有来。

    但是即便如此,他也会拼尽全力,哪怕战至最后一人,他也不能轻易将这寒城,拱手相让!

    不断的有士卒运送巨石滚木和桐油送到城墙上来,事到如今,守住寒城,只能靠他们自己了。

    守城战没有军奴们发挥的余地,数百号军奴在一队士兵的看守下搬运着守城用的物资。

    大量的箭簇被运上城墙,每一个城垛之间都有数名弓箭手整装待发。

    不仅如此,一队步卒列阵在城门之后,若城门被攻破,他们就是下一道防线!

    城墙之上除了弓箭手还有着数不清的步卒,这些步卒倚在后面,排列在楼梯之上。若是陈国的士兵顺着云梯爬了上来,他们就会用手中的长枪送他们下去!

    白子墨紧紧的握着手中的刀,掌心已满是汗水。即便是他,也是第一次经历如此大规模的战争。

    他没有参与过十几年前白国与陈国之间的那场卫国之战,但是十几年后,这场酝酿了无数个日日夜夜的战争,卷土从来了!

    他看向自己的父亲白应武,虽是一脸凝重,但是却看不到丝毫畏惧的气息。

    “白国的儿郎们,此战,我们已经没有了退路,身后便是我等的亲人所居之地!面对来敌,你们告诉我,该如何!”白应武鼓荡着自己的气,让自己雄浑的声音传遍三军。

    “杀!杀!杀!”滔天的喊杀声震耳欲聋,满城的士兵都在吼叫着,释放着自己的血性,坚定着自己的决心!

    左军的士气顿时高涨,驱散了不少大战即将开始的紧张感。

    一队带着面具的士兵安安静静的待在最后方,那是五百兽军士兵,他们不会参与到这守城之战中,他们所要面对的,是可能出现

    在这战场之上的铜甲兵!

    白子墨终归还是说服了白应武,最精锐的士兵就要去打最艰难的仗!

    在这五百兽军的最前方,立着一个身着轻甲的高个子。与这些兽军不同,他脸上戴着的,是一张鬼脸铜面!

    这月余,尤一直在训练这五百兽军士兵。所用的,是当初在封神司学到的训练之法。

    这些时日里,这些兽军的体能全部上升了一个台阶。他们本来就是左军精锐中的精锐,这些时日那些新奇的锻炼虽然十分折磨人但是却效果显著!

    直到后来,白应武干脆把所有的兽军都交于尤去训练,这也是对他能力的认可。

    现在,白应武将五百兽军交于他的手中,希望这些时日的练兵能让这些人以血肉之躯去挡住那不该存于世的邪兵!

    这五百兽军与尤一样俱是身着轻甲,但是他们的背后却背着数根青铜打造的短矛。

    不仅如此,他们有的人腰间带着爪钩,有的人则背负着绳索,还有的人,双手举着一人高的巨盾。

    这些武器都是白应武按照尤的要求让寒城的工匠们连日打造的,为此还不惜熔了一批兵器。

    武装这五百人,已经用尽了寒城这十几年来积攒的资源,为了挡住那铜甲兵,白应武可谓是倾其所有。

    白应武原本并不信任尤,尤对于他来说不过是个来历不明的奴隶。

    但是白子墨相信他,他在战场之上见过尤的表现。能在生死之间还顾忌旁人的,尤绝对不会拿这些士卒的性命去冒险。

    至于尤自己,他的心里也没有底,他能做的,只是竭尽所能的去阻止那些东西。

    城外,鼓声再度响起!所有人的身体变得紧绷,陈国的军队,攻城了!

    一队兽军士兵穿梭在城墙之上,在进行着最后的检阅,他们拔出手中的青铜剑,在这一刻他们不是平日里顶着光环的兽军甲士,他们与这寒城中的万千之人一样,为生存而战!

    令旗挥动间,陈国之中走出三千人马。他们举着盾,一步一步靠近寒城的城墙。

    眨眼间,他们便走过了一箭之地,然后是二箭之地,终于,他们进入了弓箭手的射程之中!

    “放箭!”一声令下,万箭齐发,箭如蝗雨!无数的利箭射向那三千举着盾牌前进的陈国士卒。

    有的箭落在陈国士兵头顶的盾牌之上被弹开,有的箭则刚好落在行军之时错开的缝隙之中!

    血花溅落,人影倒地!陈国的士兵,一开始便出现了伤亡。

    但是那三千持盾攻城的甲士在这箭雨之中丝毫没有停下的意思,一个同伴倒下,就会迅速有人补上缺口。

    他们坚定不移的向着寒城的城墙靠拢,待到寒城城下之时,盾阵迅速变化。

    那些藏在盾牌后

    面的弓箭手已经进入到了弓箭的射程之内,借着同伴的掩护他们迅速探头、张弓、搭箭,与城墙之上的左军对射起来。

    令旗再变,又是数千甲士脱阵而出。这些甲士护卫在一架架高耸的云梯四周,浩浩荡荡的杀向寒城!

    至此,陈猛已经在这场攻城战中投入了大概一万兵力,这已经是左军守城将士的总和。

    寒城上的箭雨就没有停歇过,先前的三千倚盾推进的士卒也已死伤大半,但是他们的牺牲也不是毫无用处,藏在盾阵后面的弓箭手由低打高也射下了不少守城的士兵。

    况且,他们这些本就是陈猛抛出的一个饵。为的就是分散寒城之上的守卫力量,为云梯的接近创造机会。

    那种重盾耗费极高,数量有限,根本不可能庇护所有攻城的士卒。

    况且云梯目标太大,没有那三千甲士牵制,光是向前推进就会遭到无数的阻力。

    牺牲一部分人去为更大的战果铺路,这是每一个将军都会去做的决定,一将功成万骨枯!

    待得云梯也进入城上弓箭的射程范围之内,一部分箭雨迅速分流,射向围绕在云梯周围的陈国士卒。

    霎时间,陈国战阵,血流成河!

    白应武皱着眉头,看似陈国军队落得下风,但那只不过是站着地利之便罢了。

    况且,他们的箭簇有限,如此高强度的使用,很快就会消耗一空。

    白应武看向远处,陈猛一脸冷漠,根本对自己的士卒在战场上的牺牲毫不动容。

    陈国还有两万兵马未动,但是寒城却要拼尽全力才能阻止城下密密麻麻的士兵攻城。

    很快的,在付出了无数人的性命之后,那数十架云梯已经搭在了寒城的城墙之上!

    口中咬着青铜短剑的陈国士卒顺着那些云梯开始爬向寒城的城头!

    箭雨已经变得稀稀拉拉,那城下那三千甲士所带箭矢有限,弓箭射完之后,还活着的人也加入到了爬云梯的队列中去,最艰苦的战斗,才刚刚开始!

    城头的弓箭手大部分都后退修整,如此强度的射击,他们的体力也吃不消。

    况且,接下来更多的是白刃战,弓箭的效用被降到了最低。

    后方整装待发的士卒早已接手城头,将早已准备好的檑木滚石砸向爬云梯的陈国士卒。

    如同下饺子一般,不断的有陈国士兵从云梯上掉下去,摔的血肉模糊。

    有的被浇了一身滚烫的桐油,痛苦的在地上哀嚎打滚。但是没有人停下来去帮他们,在这个战场之上的每一个瞬间都可能受到致命伤害。

    想活下去,就是在这场战争结束之前,拼命战斗!

    白子墨听着这喊杀声早已按捺不住,但是白应武却不让他加入战斗,只是一味的让他等。

    白应武也没有丝毫动手的意思,若是他全力出手,阵斩千人也不在话下,可是他不能出手。

    白应武与陈猛并未交过手,他们都不清楚对方的底细,若是他在这场接触战中消磨了体力,很有可能被陈猛抓住机会。

    高手过招,胜负只在一瞬!

    不让白子墨出手也是如此,这十几年过去,陈国之中是否有隐藏的炼气士他们并没有准确情报。

    但是那个暗地里操控铜甲兵的人一定是个炼气士!他藏在暗处,等着给白国致命一击!

    檑木滚石与箭簇一样,总有用尽的时候。陈国的士卒虽然损失惨重,但是守城的将士也并不好过,他们的体力都已消磨了许多。

    鲜红的血染红了那些云梯还有城墙,城墙下的土地也开始变红然后变成深邃的黑色。

    终于,在付出了无数尸体的代价下,陈国的士兵开始陆续出现在寒城的城头!

    (本章完)

    if(('baiduboxapp>-1){('

    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当我爬出青铜棺》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当我爬出青铜棺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当我爬出青铜棺》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