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六章 救治

读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当我爬出青铜棺 第二百五十六章 救治
(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医官来了!”不知道谁喊了一声,人群急忙散开,几个穿着医官服的人背着药箱来到白子墨的跟前。

    瘸子也在这五六个人之中,左军的医官并没有多少人,剩下的正在照看伤兵。

    白应武急忙给这些医官让开地方,现在也只有这些医官能救白子墨了。

    几个医官围着白子墨一阵忙活,只是没过多久这些医官就停了下来。

    “怎么样了?”白应武焦急的问道。

    几个医官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却就是不说话,最后白应武一把抓住一个人的衣领将他拖到自己跟前:“本将问你们,子墨怎么样了!”

    瘸子望着白应武那足以吃人的眼神俩腿不住的打颤,先前那几个医官都悄悄的退了几步,他离白应武最近,没想到这父子俩都不讲究,喜欢拿老人开刀。

    瘸子哭无泪:“大……将军,小将军他,没救了……”

    白应武一把把瘸子扔在地上拔出了手里剑指着在场的医官:“你们再看看,谁敢再说这样的话我宰了谁!”

    白应武的眼眶通红,这是他儿子啊,他唯一的儿子,怎么能让他白发人送黑发人。

    那几个医官见状急忙跪倒在地,人命自有天收,医生只能救活人却不能医死人,就算杀了他们也救不回白子墨啊。

    “我来看看吧。”一个大汉从人群之中挤了进来,尤脱下脸上的鬼面,满是疲惫之色。

    自白子墨去往城外之后,就剩他一人牵制铜甲兵为兽军的士兵们创造机会去捕获铜甲兵。

    他现在比白子墨差远了,白子墨都做不到的事他自然也做不好。

    之所以兽军有了捕获铜甲兵的方法还死了那么多人与他不无关系,他只能同时在十几具铜甲兵之间周旋,再多就不行了。

    白应武看着尤,这些时他也认识了这个奴隶。就是他带着五百兽军拦住了那些铜甲兵,若是让这些铜甲兵杀入城中,不比那五千士卒危害小。

    尤上也是多处伤口,他刚刚简单的包扎完毕,他与剩下的一百多兽军士兵刚刚正在附近巡视。

    在铜甲兵退走的时候有一道黑色的影出现在山上的一块巨石之上,尤去寻找了一番却是一无所获。

    那黑影想必就是控制铜甲兵的人!只是尤上已经没有多少力气,眼睁睁的看着他从山顶消失。

    等他回来之时,却没想到白子墨已经奄奄一息。

    瘸子焦急的在向尤使眼色,让他不要淌这趟浑水。这小将军已经不行了,尤不要给了白应武希望再让他失望,那他不知道会做出什么事来呢。

    尤同白应武一样,也是将手掌放在白子墨的口。内力流经火之脉门,然后顺着他的手掌送进白子墨的口。

    尤皱紧眉头,白子墨现在的况

    用糟糕来形容也不为过。若不是他是炼气士,若不是道之力护着他的心脉,他早已死去多时了。

    但是对于尤来说,这种况还有救!

    他曾经受过比这还严重的伤,虽然那时的尤是源骨源血,白子墨在体质之上无法与他相比。

    但是白子墨受的伤却没有他当时受的伤重,只要有足够的内力维持白子墨的生机,这些伤都可以慢慢愈合。

    尤缓缓地向白子墨体内输送着内力,内力通过白子墨的经脉扩散到他的全。

    白子墨的况好在他的体虽然受了重伤,但是全经脉却是完整。内力可以代替器官的功能,暂时稳住他的伤势。

    一群人在旁边大气都不敢出,他们看不懂尤在做什么,只有阿凝若有所思。

    白应武几番想要开口,但是他又忍住了。白子墨的伤势他比这些医官还要清楚,可是任凭他一道行通天也救不了他的儿子。

    他的道是杀道,属为金,于战无往不利,但是救人就不行了。

    气不同于内力,气是与天地共鸣,重意不重,修魂不修力。内力不同,内力强于筋骨,自内而外,强大自的生机。

    两者在高深处才能统一,才能各自反哺,但是以白应武现在的境界,只是拥有强大的杀人术罢了。

    他不知道尤是如何救白子墨的,但是他却能看见白子墨苍白的脸上渐渐恢复了一些血色。

    突然,尤一个踉跄差点摔倒。白子墨脸上泛起的生机又迅速退去,顾不上其它尤急忙提了一口气继续去帮白子墨稳住心脉。

    尤也到了脱力的边缘,经过连番大战他根本没有休息过。况且他现在的内力并未到高深境界,想要用内力帮人疗伤,最低也要到通明境才行。

    而白子墨这样的伤势,只靠内力是不够的。可是尤现在连帮他稳住伤势的内力都没有,豆大的汗珠从尤的额头滴落,尤的脸色看起来不比白子墨的差。

    突然,一只手掌轻飘飘的放在尤的背上。一股浑厚的内力顺着这只手掌进入尤的体内,尤的脸色也渐渐好转。

    有了这股内力的加持,白子墨的伤势也进一步稳定了下来。他体内的各个脏器渐渐平稳,全生机也不再流逝,只要修养些时,白子墨上那些可怕的外伤就能复原。

    待尤收功以后才发现,那个助了他一臂之力的人竟然是阿凝。

    “谢谢。”尤由衷的感激,若不是阿凝,他和白子墨都危险了。

    他的内力透支严重,但是他却不能随意撤功,若是白子墨体内的内力失去控制,不仅白子墨的经脉要受损,他也会受到反噬。

    阿凝深深的看了他一眼却并未说话,这内力虽不是她独有,但是论对于内力的理解,她还从未见过一个超

    过自己的。

    可是眼前这个曾经救过她的人,虽然内力不如她,但是运用起来却比她得心应手,至少阿凝不知道如何用内力去为一个重伤垂死的人续命。

    可是看尤如此驾轻就熟的表现,就知道他上藏着很大的秘密。

    阿凝想起她第一次见尤的时候,他似乎还没有内力。但是这短短的一些时里,他的内力已经比任天他们还要强了,虽然比不上自己但是却更加精妙。

    “小将军醒了!”一个医官突然开口,他根本不信这俩人挨着坐了一会儿就能救回一个死人,所以他一直在看着白子墨的况。

    可他把脉之后发现白子墨的体征确实稳定了下来,真是咄咄怪事!

    “父……亲。”白子墨虚弱的开口,他在昏迷中隐约听见了白应武的声音。

    “子墨,你怎样了,感觉好些了?”白应武过去扶住白子墨,却见白子墨又再度昏睡过去。

    一番嘈杂之后医官们确定白子墨已无大碍,但是伤势很重需要休养。

    看着眼前忙忙碌碌的众人,尤再也不支,随意找了个墙角就沉沉睡去。

    没有人管他,活着的人要么在打扫战场,要么在紧急加固城防。

    白应武下令要用最快的速度修复这个缺口,还有去城外检查有没有类似的隐患。

    而大部分的人,都在tiǎn)舐自己的伤口。白国与陈国的战争已经彻底爆发,而他们这些人,将在最前线的地方奉献自己的力量和生命。

    几个时辰之后,尤感到一丝丝的凉意。现在已经入秋,不似夏天那般,晚上睡在外面也不会觉得冷。

    尤坐起来,突然发现边还有一人。他在找地方休息的时候,可是没有人在这边的。

    阿凝盘膝坐在一块大石之上,夜晚的风撩起她的发丝,似要偷偷借着月光去看她的容颜。

    “将军为何在此?”尤看出来阿凝似乎来了很久了,似乎是有话对自己说。

    阿凝也是先与白应武会晤完毕才得空来找尤,她需要他为她解惑。

    “你会使用内力?”阿凝开口,他没有想到她是来问这个的。

    尤在见到她之前以为这个时代的人是会使用内力的,但是在见到白子墨和白应武之后才知道这是属于炼气士的时代。

    内力和武者,还没有出现在历史的舞台之上。

    只是眼前的阿凝,却在问一个不属于这个时代的问题。尤不知道自己的回答会造成什么影响,但他若说不会就是在睁眼说瞎话。

    “是,将军似乎也是内功高深,不知师承何处?”尤抬眼看着阿凝,旁敲侧击希望得到更多关于这个时代的信息。

    “师承?”阿凝狐疑的看了尤一眼:“没有什么师承,我不能炼气,却用炼气的法门修炼出了内功。

    ”

    阿凝还以为这内力是她独创,却不曾想被人问起师承何处:“那你又是如何习得这内力?”

    尤哑口无言,这算不算是自创武功?阿凝莫非就是那种武学奇才?

    尤再度想到,莫非这个世间流传的内功竟是源自一个女子?

    武祖什么的……

    可想归想尤总不能告诉她他来自一千多年后,他的内功虽是自创但一开始也是学的别人的。

    “我不能告诉你。”尤原想编个谎骗过去,反正阿凝也没办法证实他说的是真是假。

    但是话到嘴边却又改口,他不想骗她。

    “算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况且我从白将军那里听到你似乎是个极倔强的人,你不想说的事,似乎没人可以bī)你。”阿凝与白应武交谈了两个多时辰,其中有些事就是关于尤的。

    阿凝自是知道了,这个看起来不傻的大个子竟然在她的“政敌”那里还戴着自己给他的面具。

    她很想知道,为什么?

    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当我爬出青铜棺》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当我爬出青铜棺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当我爬出青铜棺》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