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一百二十四章 和柔公主与平凉公主

读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燕歌行之凌波词正文卷 第一百二十四章 和柔公主与平凉公主
(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到了谢府门口,谢宥一扶了吴景辉下车,“世子已答应去教坊司一趟,请你回去告诉母亲,容她转告父亲。”

    吴景辉点了点头,“此事急不得,夫君不必悬心。”

    两人又说了几句,吴景辉回府,谢宥一接过小厮手中的缰绳翻身上马,他还是坐不惯马车,不如骑马来的痛快自在。

    不时到了南苑,怀瑾下车,整了整衣衫,她奇怪的问谢宥一道,“我并未和平凉公主打过交道,她约我做什么?”

    谢宥一道,“大概是想让你带几句话到北朝。”

    怀瑾恍然,“噢,那就说的通了。”

    说完笑眯眯道,“她还挺有福气,嫁给太子哥哥。”

    谢宥一见她大大咧咧,远去北朝似乎没影响她分毫,忍不住道,“你不介意?”

    怀瑾奇道,“介意什么?”

    谢宥一窘道,“听说你和太子殿下,甚相绸缪。”

    怀瑾忍不住捂嘴笑,“他绸缪的可不是我。”

    太子哥哥不喜欢温家姑娘,不喜欢她,也不喜欢平凉公主,至于喜欢谁,她可不敢说。

    说着进了南苑,这个季节南苑一池风荷举香,才进来便觉沁人心脾。

    平凉公主元敏早已迎上来,朝二人行了个北礼。

    怀瑾和谢宥一忙还礼。

    元敏今日穿的是北朝衣衫,头发并未束起,只用一条坠着宝石的抹额简单勒住,衣衫颜色明丽,满身铃铛银饰叮咚,衬的她举止可爱,娇艳非常。

    谢宥一立住脚步,刚看见那身影,恍惚中他还以为九公主到了眼前。

    九公主不爱束发,不爱穿宫装,常做此打扮,图一个轻快。

    见谢宥一盯着她,神思怔忡,元敏倒不好意思了,忙请怀瑾进去,“还以为公主不得空,没想到这样快过来,来不及收拾,见笑。”

    怀瑾是个自来熟,三言两语,两人已亲密到姐妹相称,“你这身衫子真好看,是你们北朝的常服么?我去了后是不是也要穿这样?”

    元敏笑道,“这是我朝便服,公主爱穿什么就穿什么,没人要求的。”

    怀瑾拉了元敏手,两人一起进门,“你叫我来是想我捎话捎东西么?”

    元敏见她说的直接,性子倒像北朝人的豪爽,不由得心生喜欢,遂点头道,“不知公主方便不。”

    怀瑾嗨了声,大大咧咧道,“只要不是秘密情报火药硫酸什么的,你尽管说。危险物品我可不敢带,我怕你们皇帝误会我要暗害他。”

    这话说的元敏噗嗤笑了,“这东西你也带不出去。”

    两人说的热闹,倒显得谢宥一多余了,他走也不是,坐也不是,一时间只好喝茶打发时间。

    元敏见状道,“谢将军如有事可先走,我和姐姐一见如故,忍不住想多聊一会儿,怠慢了将军,还请见谅。”

    谢宥一闻言起身,拱手告辞,“今日有些疲乏,想回去歇着了。”说着出门。

    元敏似想到什么,忙喊住他,“谢将军,你可有话带?”

    闻言,谢宥一身子一顿,微微回头道,“无话。”

    怀瑾指着谢宥一离开的背影悄声道,“老是凶巴巴的吊着脸,好像别人欠他银子似的。”

    元敏笑,“谢将军稳重。”

    怀瑾哼了声,“和陆修毅一样可恶。”

    元敏奇道,“陆修毅是谁?”

    怀瑾咬牙切齿道,“是个杀人狂魔刽子手,抢了我的女朋友。”

    说完她愣了愣,瞧着元敏惊讶道,“咦咦咦,我刚意识到咱俩沟通无障碍,你汉话说这么流利。”

    元敏忍笑道,“我从汉话。”

    怀瑾忍不住哀嚎,“天哪天哪,我不会说北朝话,最近被礼部逼着学,超级痛苦,恐怕我就是出发也学不会。”

    元敏安慰她道,“你不要忧愁,不打紧。我朝贵族多说汉语,尤其是圣上,一口汉话十分流利,你们沟通不会有障碍的。”

    怀瑾闻言欢喜道,“啊啊啊,那太好了!我放下了一件心头大事。我回去就要去礼部找楚南安,给他说我不学北朝话了。”

    听到楚南安这个名字,元敏忙问道,“正要问你,楚伯伯是什么人?”

    怀瑾惊讶,“你不认识他?听说你来那天他亲自送你到南苑。”

    元敏摇头道,“我知道他是你们国家一个大官,却不知道他具体是什么,也无人可问。”

    怀瑾笑道,“他呀,礼部部长。你面子够大,人家亲自送你过来。”

    元敏吃惊道,“礼部部长?他竟是礼部部长?”

    怀瑾点点头,“别看他年轻,这人长袖善舞,几年前就爬到礼部部长位置了。”

    忽然灵光一闪,看着元敏,她不住啧啧,“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元敏茫然,“什么?”

    怀瑾坏笑,“想必你还不知道他为什么亲自鞍前马后。我却猜到了。”

    这正是元敏疑惑的问题,她忙拉住怀瑾手问,“为什么?”

    怀瑾摇头笑,“陈年往事。幸好我爱看才子佳人的话本子,更爱听话本子。你可算问到人了。”

    元敏急急道,“还请姐姐细说。”

    怀瑾押了口茶,“我确定下,你母亲是嘉熙公主是吧。”

    元敏点点头,“不错,我母亲正是嘉熙公主。”

    怀瑾道,“这就对了。嘉熙公主有个青梅竹马,姓楚,名南安,两人是祖一辈定的娃娃亲。”

    元敏惊诧,半天说不出话,“你是说,你是说……”

    怀瑾摇头,满是同情,“家国大义面前,儿女情长真不是事儿。可怜,可怜。”

    元敏犹自吃惊,好半天才道,“原来如此。怪不得他知道我母亲有咳疾,还知道她许多儿时往事。”

    怀瑾道,“楚南安是圣上面前红人,你抱紧他大腿,在我朝估计顺风顺水,没人敢为难你。”说罢叹了口气,“我去北朝孤苦伶仃,都无大腿可抱,不定怎么被人冷落排挤。”

    元敏小声道,“怎么没有?你的倚仗估计比我还稳固。”

    怀瑾奇道,“哈?怎么说?”

    元敏道,“刚才谢将军送你过来,想必你和他素有交情。”

    怀瑾疑惑道,“我和他家沾亲带故,说来还得叫他一声哥哥,不过和他却不熟。和他有什么关系?”

    元敏不好明说,只得含含糊糊道,“你到了我朝,如有需要可去找九公主。”

    怀瑾道,“九公主是谁?”

    九公主是你们谢将军的恋人。

    这话她不敢说,只得道,“九公主是我朝当今圣上的胞妹,向来仰慕谢将军。你告诉九公主,你是谢将军的妹妹,想必九公主定会对你青睐有加。我有个好友,叫贺兰青溪,是我朝工部部长幼女,她素来和九公主交好,你若有困难也可找她。”

    说着取下手腕上一玉镯,“这是我自幼佩戴之物,青溪识的,给你。”

    怀瑾拿着那镯子,满心感动,这个异国公主没想到也是个热心人。

    元敏道,“我也有事拜托你。”

    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燕歌行之凌波词》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燕歌行之凌波词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燕歌行之凌波词》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