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户端番外 透剧

读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恋上仙之永生泪客户端番外 透剧
(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叶涛说自己去了岛上,午时刚过,电闪雷鸣,下起了暴雨,叶涛不见得回来,家人担心,赵依便带着伞出门去岛上寻找叶涛,面对汹涌的大海,赵依坚信叶涛不会乘舟回来,于是施法到岛上。

    可是在岛上寻找了个遍,都没有见到叶涛,而此时,叶涛已经安然无恙回到家中,舅舅欣喜,却不见小姨与他一同回来,又说明了赵依的去向,叶涛去找赵依。

    赵依在岛上发现一处洞穴,好奇心加寻人心切赵依跳进洞里,洞穴潮湿寒冷,又异常阴暗,她点起一盏琉璃明灯,因为温暖的缘故引来了洞内的蜈蚣精,与蜈蚣精打斗时,无夜出现收了蜈蚣精,赵依心生感激。

    无夜却是生气,"这个洞你不该来!"

    "只要我想来,就不存在应不应该。"

    "你到洞里做什么?"

    "找人。"

    "找人?就为了找一个人,连命都不顾了?"

    "他比我的命重要!"

    "……"

    无夜静默,就这样静静看着她坚定的眼神,好一会,赵依被看得不自在了,别开了脸,"你这么盯着我看很不礼貌。"

    无夜收回了眼神,假装着不看她,气氛一度尴尬,无夜又轻声说"你对他这么好,他未必对你这么好。"

    "那是他的事,关心他在乎他是我的事。"

    "你……"

    无夜有些激动,但一见到赵依安然自若的笑脸,瞬间又无言了,愤懑地吐出一个字"傻!"

    赵依见他这副样子,暗自偷笑,无夜无奈又害羞地偷偷瞥了她一眼,故作深沉,"你该回去了。"

    赵依听着他面具下沙哑的声音,夹杂着些许不自在,怎么都觉得有趣,没忍住噗嗤一声笑了,露出一排白白的牙齿,却轻轻走过他身旁,不再说话。

    赵依"叶涛,这条路是通向哪里,怎么封起来了呢?"

    叶涛"这桥后面是断崖,听族里的长辈说,断崖下有一股无形的力量,会把人拖入断崖之中,没有一个人能活着出来,所以这个桥已经有几百年没有人再过去了"

    (赵依掉下去,死了玉骨,叶涛是被激起了体内万物之神的神识,不死不灭。)

    赵依惊恐,"这么凶险?涛,我们离它远一点。"

    赵依说着拉起叶涛的手,走离了桥头,叶涛浅笑道"依依,我们在这里很安全。"

    "你呀!"赵依轻轻拍打他的肩膀,对着桥头道"那为什么不直接拆了呢?"

    "这桥是玄铁打造,想要拆掉不容易,而且族里长辈一致觉得不该毁了先祖的心血,便留着了。"

    (这只是族里长辈留下来的谎言,真实情况是断崖下以祖传的极其凶恶的阵法关了一头魔兽(三个头,十八条尾,龙头,蛇尾)赵依便是被它拖入断崖底下。然而这个秘密只有族长才得以知道。)

    金乌看着远山微暮,天边似玄幻云彩,甚是迷人,开口淡淡说道:"我带你去那远山游一遍可好?"

    杨仙有些意外地闪了闪眼眸,试探性又似故意,道:"你不是不允许别人碰你的羽毛吗?"

    金乌不及思量,随即道:"那是别人。"

    而后又回头对上杨仙的眼眸,竟不避闪,清澈的双眼满是真诚与柔情,轻轻吐出五个字,"你不是别人。"

    杨仙莞尔一笑,似万顷桃花顿开,金乌随即化作原形,银白色的巨鹰之形,可以与大鹏相媲,银光闪闪的羽毛层层叠倚,向着杨仙的这一侧,金乌张开了翅膀,哗声过后,如滑梯一样的银色翅膀迤逦张开,一直铺到杨仙面前。

    仿佛是一条通向幸福的银白色天梯,杨仙浅笑,拂去万里暮色,轻轻移步沿着他的翅膀走到翅肩,在那里坐下,"可以了。"

    金乌似有意地点头,便展翅高飞,此时,暮色起,金乌双翅敞开,只为带她一人翱翔与寂静的夜空。

    夜间有些微凉,但听身旁翅膀拍动的声音,感受他柔软的羽翼的温度,温暖溢出满怀,彼此都沉默不语,她只管感受这一片静谧,自由自在得没有一点压力,没有一点痛苦,他一会飞在高空,让她仿若伸手便可以出没夜里的星星,听她开心的感叹"好美。"

    一会又飞翔于低谷山泉,听泉水涓涓,听她两个字"好听!"

    他有时还故意经过树林,扰了林间小鸟夜间的宁静,惊起一群夜莺,她则轻轻拍打他的翅膀,温柔道"怎么这么调皮?"

    但每一处,他都缓缓地飞翔,这样她才不会觉得冷,许久,月悬正空,光辉四射,杨仙轻声问:"金乌,你累不累?"

    "我不累,你若是累了,先歇歇吧!"

    她乖乖地答"好。"

    在他柔软的羽毛上躺下,夜风吹着她衣袂飘飘,他移动了一片羽毛,轻柔柔地盖住她娇小的身子,便划过月下,降落回原地。

    将杨仙抱在怀里,金乌看了许久,看得痴迷,在她眉间落下一个轻轻柔柔的吻。

    双眸紧闭,宣泄着她的苦楚,情至最深刻,终于还是要爆发,没有仰天长啸,没有泪流满面,赵依攥紧手心,心中的涌动的怄气化为了真实流动的真气,强大到令枯枝再次漂浮于空中,仿佛就像凝滞在半空。

    但随着她一声哀啸,一圈一圈的戾气如风中夹杂着利刃,不但以强大的气势刹那间冲走枯枝,还将枯枝撕成了碎片,如同满天飞絮。

    她疲倦了,也累了,该发泄的也发泄了,蹲下身子想要默默掩饰伤口,但,身后轻盈的脚步声令她又蓦然回首,看到了画眉仙子嘴角的得意的笑容。

    怒火一下子腾起,这个罪魁祸首如今还要出现在她的面前,还要在嘲笑她。

    捻指间,炽热滚动的浆流在赵依手中汇聚成一颗头颅般大的火球,强大的真气在空气中流窜,腹前的火球眼看就要崩裂,赵依猝然如飞鸢展翅,衣袖挥动间拉长了火球,变成暖暖华光,与她整个身体融合在一起,又像泛着艳红色的血色月光。

    赵依身子微微后倾,与她融为一体的光华化作恶魔般的滚滚烈焰,犹如波涛吞噬一般,烈焰以汹涌澎湃之势卷席她身后的一切,一瞬间整个林子变成了一片火海,那些仙家的哀嚎声,让她联想起这片绿林的哭泣声,而她,毅然决然从滚滚残红中走出,晃动的烟气渐渐模糊了她的身影。

    赵依偷听到了冰狱对罗玄说的话,知道了叶涛的处境,便只身离开宛杀,在天轸门遇到了冰狱。

    "师尊!"

    "依依,你想去哪啊?"

    "师尊,您明明知道叶涛他为了我断了仙骨,您为什么一直瞒着我?"

    天地最后一个神"凤神"!他怜悯众生,心系万物,凡是他所到之处,一切邪恶力量将受到压制。

    凤神罗玄遇到一个女子,她活泼聪明,天资极高,对凤神穷追不舍,名字叫零一海棠。

    凤神被感动,和海棠双修了一段时间,却发现她身上有一股无限大的魔力,因受到压制反而爆发得更厉害。

    凤神的断魂剑刺进她的心脏,然而那个时候的海棠怀了身孕。

    之后海棠被关进阴阳塔,而凤神从此从人间蒸发,没有人知道他去了哪里。

    仙界欲攻打宛杀。

    众仙集聚五嶷,共商大计,紫蕴长仙(分天仙、飞仙、长仙、上仙、白仙五个号,不分上下,长仙一行紫蕴修为最高。)生性本自然,不喜欢打斗,在这次攻打宛杀的行动中身不由己。

    赵依玉骨之身已经死去,在冰狱死了之后,赵依受到刺激,激发了体内的恶魔灵,当时已经是五嶷掌门的叶涛不顾众人反对,将赵依关在汀涛小居,他每天都在她身边照顾她,随着她伤势的恢复,那一股恶魔灵也在逐渐变强,多次差点把叶涛设置的结界破坏掉。

    月圆之时,赵依魔性大发,咬了叶涛的脖子,叶涛将赵依打晕,第二天叶涛正在运动疗伤,感受到一股很强大的力量正在逼近,赵依一身红袍,在叶涛周围转了许久叶涛还未恢复,并未察觉赵依已经恢复了神智,直到她抱着他问"伤口还疼吗?"

    紫蕴被南暮南下了咒语,好让他在和冰狱的决斗中同归于尽,然而紫蕴并没有对冰狱动杀心,察觉自己身子出现异样,紫蕴立即推开了冰狱,自己魂飞魄散。

    紫暮找到身在月氏的叶涛,说是冰狱杀了紫蕴导致叶涛和赵依反目。

    赵依不愿被人押着,那些弟子不敢轻举妄动,四人将她围了起来,送到大殿之中,赵依目光平静无波,杨寒不免好奇,一个凶手怎么可能会像她这么平静,这么从容,走路怎么会如此端正。

    宁荟压低声音道"赵姐姐不可能是凶手,她一定是被冤枉的!"

    杨寒声音低沉无波澜,"我相信嫂子不是凶手,只是不知这其中出了什么误会。"

    杨寒话音刚落,高座上,紫由大喝一声"好你个魔女!"

    杨寒瞧去,只见紫由青筋暴起,怒不可遏,恨不得将赵依生吞活剥了一般,一字一句咬牙切齿,杨寒幡然醒悟,这一切就是一个阴谋,一个为叶涛设下的阴谋。

    紫阳"涛儿,你是五嶷大师兄,也是师兄的大徒儿,师兄现下闭关,你代他说几句吧!"

    "如何处理,全由掌门定夺!"

    叶涛抱着赵依到宛杀大殿,受伤的冰狱从凤銮上颤颤巍巍站起,喃喃道"依依~"

    瑶池,明亮的屋里,叶涛把赵依放在华床上,深情地抚摸她脸庞,冰狱问"依依这是怎么了?"

    叶涛站起身往门外走,边走边回答,"……之战的消息传到月氏,依依跳崖了,那天,是我们大婚的日子,我欠了她许多。"

    叶涛说着在门口顿了一会,再回头望着赵依,全然不顾冰狱吃惊的神情,出门去了。

    桃林里,冰狱"你既然带走了依依,就不该再把她带回来!"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恋上仙之永生泪》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恋上仙之永生泪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恋上仙之永生泪》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