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渊流战海

读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荨岩 第三十八章 渊流战海
(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你可知卧华山?

    山势奇崛,怪石嶙峋,立如剑锋,洞开空谷,乃秦王朝境内一座形状尤奇的山峰。山本无名,有名的是数年前一伙山匪立巢于此,并言替天行道,专行惩恶扬善之举,以五千人称霸整个州郡,秦王朝起兵伐之,数次无功而返,兼之与九府联盟连年交战,无暇分出更多兵力,于是卧华山陡然成为秦王朝最大的匪祸聚集之地。

    姜鸣离开寒武关军营,与申夷忧走在街道上,漫不经心地道:“那林寒是卧华山的六统领,说起来还算个挺厉害的地位,我们去投奔他待遇应该不会太差吧!”

    申夷忧眉头一皱,张开双臂拦住他走路,轻骂道:“看你平时挺聪明的,现在怎么分不清重点呢?正是因为他是卧华山的人,正因为他实际上是个山匪,这样难道不会让你有些警惕嘛?要知道,他可能杀人如麻,他可能是个十恶不赦的屠夫!”

    却见姜鸣轻笑着抓住申夷忧的手,像是打情骂俏一般地拍拍她的胳膊,道:“没事的,我相信我交的朋友,即便整个卧华山都是恶人,那他也一定是个好人。至于杀人如麻,如果我给你说在夜泱城的遭遇,你也会说我是屠夫的。杀人并不代表就是恶,我的心浩然正气,我便不是恶,我想朋友应当是有这种信任。”

    申夷忧本该是应当专注地听姜鸣的理由,但他的动作实在是有些旖旎,怔然了半晌一个字没听入耳,脸皮却是不争气地发红起来,只得假装气恼地甩开姜鸣的手,道:“好好好,你信就好了,别在我跟前说这些大道理,我可听不进去!”

    姜鸣也才发觉方才说话有些尽情,举动颇有些失礼,尴尬地笑了笑,道:“夷忧,放心吧,其实不管高叔叔有没有委托,我都会陪你走完这几年。就是我走的路很是危险,得让你多吃些苦头了。”

    “没事,我不怕吃苦,也不会给你添麻烦,我也算是个四段人位的武者了吧,就是不要丢下我,我并不想成为家族利益交换的筹码。”申夷忧似乎很害怕回到申家,此时竟乖巧地像个孩子一般,在一旁信誓旦旦地铿锵说辞。

    姜鸣知道她是受了很多苦,看到这般模样,心底的同情更甚,双眼直盯着申夷忧,坚定而诚恳:“放心吧,有我呢!”

    这句话让申夷忧很安心。

    “夷忧,我想给你说一件事。那个……就是昨晚……哎呀,没什么了。”

    “怎么了,你是不是背着我又喝酒了,好啊你个酒鬼,还朋友呢,原来是这种朋友!”

    ……

    姜鸣在寒武关留驻了几十天,对云凛轩所遗锦囊中“随遇而安”的词条有了更深的体会,那人是敌是友不可探查,但这话却是令他有了新的方向。前往秦王朝,全当做游历了。

    ……

    一流可济海,说得是秦王朝与九府联盟国之间的一条天堑深流,仿佛是从鲸落山脉中孕育而出,但它的径流却是贯穿大半个朱天野,会秋雨连绵时,可淹一城。

    两国之间的商道多从河道通关,虽有国战但不止商客,这是历代君王达成的基本共识。即便有将兵行险计,也不会在这条道路设伏,此水之外,便是秦王朝的广阔平原,便是九府联盟国的寒武关,兵家常道“以智御险”,不外如是。

    这一途的商船,虽说两国并未针对商人来往,但是除非一些胆大的商旅才敢在这两国边境游历。一艘客船,缓缓行进于渊流之上,悄悄荡冲开层层波纹,如探花蕊的女子手指,一条木桨便是船家手中的舵把,客将往哪儿去,他便驶向哪儿。

    他们也像是这人间的行客,有着若有若无的方向与目的,但是什么事不是一壶酒可以解决的呢?醉生梦死,所幸有过。

    “呦吼~”

    这般宛如猿啼的吼声是毫无拘束的,当酒满杯盏,何须致辞言几,撩开眉前长发,然后仰头鲸吞入肚,便是对于这壶酒最好的回应。

    “没想到,你这家伙还真挺能喝的,是个酒鬼!”

    “你也不弱,都能比得上林寒那家伙了。小二上酒!”

    也不知喝了多少,姜鸣与申夷忧趴在船头嗷嗷作吐,似乎要将这一腔肠胃通通呕出。

    那撑船的船夫霍然起身,放下船桨,露出鬼魅般狰狞的笑容,上衣轻抖,腰间一块银色令牌便是显现出来,令牌上刻着数字六十二,与一只面相丑陋的凶兽模样,这种令牌姜鸣也应是在失龄峰见过。

    “传言被夸作天才魔子的通缉榜第七的人物,看来并没有想象中难缠,七十他们几个栽在他手里,看来只是因为遭到了群攻。”船夫自船底抽出一柄短刀,缓缓走向趴在船头一动不动的两人,杀心顿起。

    “这八千两白银的赏金,我倒是拿定了。受死吧,只怪你们不长眼了!”船夫将要挥刀砍下姜鸣的头颅,陡然察觉水底剧烈的动静,一个水浪冲过来,直接将乌篷船掀翻,船夫的刀因此并没有砍出,便随着身形急转,落到了翻转的船体上。

    亲眼看着姜鸣与申夷忧两人被大浪卷走,船夫虽心有执意,但知方才的浪并非偶然,四下观望,这片水域竟在酝酿一股漩涡,暗骂一声,他便杵着崖壁,慢慢退到一块岩石上,再回看那两人的身影时,已不知所踪。

    浩瀚无际的大海之上,一条巨大赛楼阁的鲸鱼缓缓地游走,偶尔发出一声悲哀的鲸鸣,宛如音笛拂奏的凄凉。

    在鲸鱼背上,一名身着洁白长衫的男子悠然盘坐,面前的小方桌上摆着纯玉的茶具,他粘指优雅扶盏端庄,品茶照例是要在安静的环境下品,正如他写字时一般。

    昔日夜泱一别,姜鸣,你是否还记得我云凛轩?

    男子淡淡一笑,仿佛自言自语:“小东那边是救了他了吧?小西,走慢点,别洒了我的茶水。”成对的深海巨鲸,拥有这种坐骑的人该是何等尊贵,姜鸣并不知晓。

    云凛轩自知,于是他饮茶,饮茶如酒,如日月,如岁月。

    这条渊流从鲸落山脉流出,总流长超过上万公里,经过波折几遭的起落,终于济入这片令舟船难渡的青海。青海的水是青色的,传说曾有一只青血神兽陨落海中,染青了这片海域。

    云凛轩随着巨鲸小西漫游,半个时辰之后见到海上一道黑点,那并不是什么漂浮物,而是一个真真正正的人。

    “太微垣云凛轩在此,阁下近来可好?”云凛轩仍然饮茶,突地横空掷杯,白玉茶盏被一股劲风包裹,瞬间便至那道人影手中,茶水未洒,劲风卷过,海水起波澜,人影衣袍却未动丝毫。

    那人站于海面上,脚下无物,但却不下落,凡人无法触及的境界,上善若水,他却不是普通的地位强者。却见他一身紫袍,面容俊逸,神色冷漠,不是被称为“邪魔”的苍伏恺,还有谁能拥有这种气场?

    苍伏恺执盏,轻抿,倾之剩余,坠杯于海,他神情亦不起縠纹,道:“三大上界古族之一的白冥族,现今人才凋零,全族及其附属上百万,能执戟领军者稀寥,但因驻守太微之北疆,荒族连年侵扰,所受压力更为巨大,能出你这个盖世之才,实乃白冥族的福气。”

    被对方一语道破身份,云凛轩也不惊奇,仍旧一副风轻云淡的模样,道:“阁下谬赞了,能支持一个人成为强者的条件,不是生之即有的天赋,更决定于后天的努力与机遇,天下万事如此,我岂能免之?说不得,再过几年我这才子便夭折在了野外,而你紫袍剑魔仍旧祸乱四方。”

    苍伏恺道:“你是第二个这般旁点评我的人,我而今受三垣九野无数势力缉捕,数座上界宗派视我为腐刺,若哪日跑出来一个天位境界的强者,我难道还能活命不成?只是他们都自诩清高,惧怕旁人纷纭与点评,抹不开老脸跟我一个年轻后辈战斗,便派遣一些地位境界的小兵来杀我,他们却不知道,祸害垣野的苍伏恺早已是八重地位,天位之下无人能杀我!”

    苍伏恺的桀骜与霸气在此时尽显无遗,八重地位,已是能比得上一些上界宗派的执事长老,若不是一些在地位境界巅峰的人物,谁能与他为战?云凛轩倒是玩味一笑,道:“你倒是霸气十足,能在这般天下皆敌的追杀下傲视一切,甚至还叫嚣着无人能杀你,这就等于是将上界宗派的颜面踩在脚下,又吐了几次腌臜的口水,即使你没有盗抢极品金属,怕是他们也放不过你这个没有来历的另类。”

    苍伏恺道:“放不过便放不过,天下善恶本就不是谁规定出来的,那些人能说句话就成铁令,凭什么我不能用自己的方式走自己的道?那些虚伪的杀人的恶人迟早会被我拉出来杀死,那些前来找死的炮灰我也不会放过,周宅血案二百多人身死,我不求他人理解原谅,强者从来就只相信手中的剑。”

    云凛轩眼神微蹙,他并不能完全认同他的思想,但是从这些话中他似乎看到了一个真相,外界传言的苍伏恺并非一个杀人不眨眼的邪魔,他只是在走自己的路,在执行自己的正义。

    “我想知道,周宅血案中有没有活下来的人?”云凛轩道。

    “应该有两个,不,三个,他们应该活着。”苍伏恺从容答道。

    常净寺冯坤和尚,妖枪董横,以及九府联盟国黑衣捕牙统领方秉烛。云凛轩脑中漾过这几个名字,他不识得这些人,但能从手下人收集到的情报中得知一些端倪。若是这三人活着,那么苍伏恺的用意就太过神秘了。云凛轩道:“听说你磨砺武道,在修器与修阵方面也颇有建树,那柄由两大极品金属铸造的武器,由你亲自铸造,似乎生来便是具有神器雏形,何不请我见识一下?”

    苍伏恺眼神一凝,右手轻握,一柄紫黑色长剑恍然出现,剑身黑光流动,剑刃煞气波动,好似要摄人心魄。

    云凛轩从那柄长剑中看到了一种杀气,融入了苍伏恺特有的元势,即使是他也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危机。

    “你们这些人倒也奇怪,明明天下人都认为我是邪魔,可就是有一两人异类思想的人觉得我胸中另有千秋,难道你们都是蠢人吗?”苍伏恺轩截遥指,一道剑气猛地射出,擦着云凛轩耳边过去,进入远处的一处海域中,顿时激起数十丈的水柱。

    “哈哈哈哈,想不到阁下也会这般说话,真不负‘苍伏’之名。”云凛轩缓缓起身,一跃入海,也似苍伏恺站于海面上,巨鲸知意潜入海中遁去。

    云凛轩道:“听说羿玄宗的扈江离与你交过手?”

    苍伏恺道:“也算是个绝世奇女子,与我交手百招,输我一招,我们都没有动用元武技。”

    云凛轩笑道:“今日战场是在这青海上,不需要在意能量元气外泄,似乎这一战你要动用全力了。”

    苍伏恺冷笑:“你我都处于八重地位的瓶颈,这一战自当用全力,对于我们突破新的境界有巨大裨益。”

    云凛轩道:“荣幸为此一战。”

    “出手吧!”

    只见云凛轩与苍伏恺头顶上的天空霍然由蓝变黑,这是地位境界强者运转元结构成部分可元气空间的结果,身在这种空间之中对于自身调动元气更为快速敏捷,苍伏恺的元华为紫黑色,云凛轩的元华为湖蓝色,两人的元结互相碰撞吞噬,于是使得这片黑色的天空中的气流飞速流动。

    海面突然卷起一股巨浪,向着云凛轩站立之处暴涌而去,云凛轩元结成盾,而后身形暴退,双手成爪,一道雷光在手中奔腾,一柄雷元枪浮现,这是纯粹用自身元结构成的武器,虽然算不得品阶,但是却最适合使用者同根同源的元势战斗。

    “吃我一记雷元枪,让我看看你的准神器有多厉害!”

    云凛轩大喝一声,便轻踩海水,化作一股飓风突刺而去,沿途的海水被这股能量卷起,包裹在云凛轩周身,铸成了一副海蓝盔甲。

    “轩截,让他试试你的恐怖力量!”

    苍伏恺沉声道:“九陨决,贯杀式。”

    只见轩截剑周身黑光暴涌,天空中的旋涡霍然向着苍伏恺冲去,无一遗漏地被纳入此招式的发动当中,聚集了上万道元结的杀招,一剑破海八百米,数分钟内海水不得灌合,云凛轩身后盔甲被瞬间击碎,甚至连他的雷元枪也被摧毁,若不是他重新发动一种防御的元武技,只怕要当场重伤。

    “好可怕的一剑,归元级别的元武技,配合准神器的发动,我的雷元枪真是不够用。那么,就只能这样了。”

    “出来吧,白冥霸器,冥残亘古刀。”

    随着云凛轩一声大喝,一道白光从云凛轩身体中涌出,瞬间无数元气聚集,一柄黑色长刀渐渐浮现。只见此刀,刀呈半月,能卷风云,刃引寒光,鬼哭神泣。刀身刻着一道道模糊的神秘纹路,似乎经历过万年岁月的腐蚀,仍然有着属于自己的霸道。

    苍伏恺一惊,暗笑道:“冥残亘古刀,可是白冥族的传承之物,能使用这件霸器的人可不多。” 天下武器,分为凡器,珍器,灵器,化器,神器。冥残亘古刀是顶级化器,没有天位境界的实力根本无法使用,可云凛轩便可以,足以证明他的特殊之处。

    “看我雷来!”云凛轩刀引万千奔雷,直入海上,苍伏恺连忙跃起,凭靠自身元结构成支撑,悬浮于半空中。

    云凛轩挥刀如雨,无数元结成刃,纷纷向着苍伏恺刺去,最后以身为术,再次卷起千道浪:“雷来,破化!”此招凶猛,倾入云凛轩元势大半,破海一千米,苍伏恺以剑相抵,再退一千米。

    两次惊人对撞后,云凛轩与苍伏恺皆是脸色凝重,显得更为了解对手手段。在沉寂数秒后,两人同时踏海而行,刀剑相交,雷电奔腾,黑光肆虐,忽掀起千层浪,忽卷起百丈飓风,战上千式,术穷,力尽。

    “噗!”云凛轩仰身欲倾,强用余力撑住身子,他回头望着面色仍旧淡漠的苍伏恺,忽然苦笑道:“果然不愧是紫袍苍伏,是我输了。”

    苍伏恺重重地吐了一口浊气,道:“半招而已。”

    云凛轩道:“差之毫厘,谬以千里。”

    苍伏恺道:“你还要杀我吗?”云凛轩仰天大笑道:“从未想过杀你,现在也杀不了你了。我云凛轩生来为族人所赞许,族中同辈无人可胜我,今日一败,对我晋升九重地位极有裨益。”

    苍伏恺淡淡一笑,对这云凛轩倒是好感增多不少,又问道:“我收集极品金属,为铸造最强神器,诛灭荒族,剿除奸恶,你可要阻挡?”

    云凛轩道:“阻挡做甚?这三垣九野的污秽可不少,由着你闹,由着你杀,我倒乐意看你清除多少?”

    苍伏恺又笑道:“我倒想问你一事,你远离太微垣来到这偏僻之地,本应该磨砺自身,招揽有力的属下,但是似乎你太低调了,这是为什么?”

    云凛轩道:“如你所料,其实这是因为九霄天符殿的事,那件破碎的神物可以使得一个人迅速强大。我在寻找,并培养那些拥有荒源鼎碎片的人,要是他们能达到我认可的程度,那就做我的朋友,要是不能就做我的炉鼎。”

    简单交谈之后,两人南北离去,逆着青海,各行其事。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荨岩》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荨岩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荨岩》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