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二章 漫暗水,涓涓溜碧(5)

读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妖刀之鸣鸿天下 第七十二章 漫暗水,涓涓溜碧(5)
(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

    现任精绝城主老梅子带着精绝义军的勇士们,借着晦暗黝黑的夜色,出了精绝古城的南门,循着一条长长的山路,悄悄向那后山的偏僻悬崖处行去。但见沿途花草不惊,雀鸟憨眠未醒,树影重重如鬼蜮,周遭天然石景隐匿在夜色中,显得突兀嶙峋,奇异纷呈。

    众人行色匆匆,向东南而行,大约一柱香的光景,终于来到了后山悬崖边,悬崖高企,崖下暗黑,如潜伏的巨兽张大了血盆大口。

    妖类战士皆踩着烟云下到崖底,人类的勇士则攀着顺崖放下的绳结,下到崖底,沿着崖底的溪涧逆流向东南行去。

    溪涧水面温柔的泛着细细的波纹,轻轻荡漾,其间有数片飘零的花瓣,随波荡漾着。熹微的天光投映在水面,如星辰静静洒落,然后飘走。水面的水气氤氲,飘渺的白雾象白纱一般迷漫而缠绵。四周静谧,洋溢着肃杀的气息,这一刻,大家只觉四周很静,静得有些诡异。

    大家顺着溪流慢慢向前行去,夜色微明,微波轻漾,山风淡淡,那晚间的轻雾萦绕而飘渺,远近的树影婆娑,石岩迷离……,大家都静默无声,每个人都神情肃穆,心里知道,或许,这接下来的战斗将是自己这一生的最后一战。

    梅姑紧紧跟着老梅子,一声不吭。

    老梅子回头看看梅姑,欲言又止,终是叹了一口气,轻声说道,“就算粉身碎骨,我也要救回我们最心爱的女儿,……你放心,我不会让你失望的,……真的,这对我很重要。你跟了我这么多年,你是知道的,……瓶儿。”

    “嗯,夫君,瓶儿知道,瓶儿会永远相信你,就算有千难万险,就算是死,……瓶儿也绝不后悔,夫君。”

    老梅子心下触动,用手轻轻握了握梅姑瘦削而柔弱的肩。

    此时,一屡微风轻轻吹来,水波轻漾,溪流旁的枝叶也轻轻随了夜风摇曳。

    他们默默前行,沉浸在这心灵相惜的一刻,暂且忘掉那生命中重重的负荷,以及那生命所遭遇的不幸。

    八百余人就这样悄无声息地沿着溪边摸索着前进。

    突然,一个走在队伍最前面的人类少年看到在微明的夜色中,有一匹摔死的战马搁浅在涧水岸边突起的礁石上,不远处,有一较大的微白色之物半浮于溪涧另一侧的岸边,随了那微波漂浮而轻荡。他于是睁大了眼睛,细细的观察那物件的动静,过了半晌,并不见那物件有何动静。但那少年遏制不了心中的那抹好奇,遂涉水游至对面岸边,小心翼翼地缓步向那物体处悄悄移过去。

    到了跟前,蹲下身去,随手抓起身下一条干枯的木枝,向那微白色之物轻轻挑去,那物件随之一动,而半浸于水中的部分经这木枝的挑动,亦缓缓浮出水面。在微明的天光中,分明是一个昏迷不醒的人。但见此人衣衫破碎,满身伤痕,眼目紧闭,血迹经这涧水的浸泡,早经散去。

    “师父,不好了,这里有个死人。”那少年回头对紧跟而来的那位读书人模样的中年男人淳于大夫轻声说道。

    “何也?死人,……有什么好怕的,待我看看。”那淳于大夫遂涉水过去,到了岸边,蹲下身去,将那人整个的拖至岸上,以手在那人鼻端探了探,鼻息微弱,仅有余温,复又用手搭在那人左手腕处,但觉此人左脉已是摸不到,人中已平,阴阳隔离,已是危象,遂轻声说道:“子期,你快,快把他胸前衣襟撕开,以掌按压他前胸,快……,我取针出来。”

    淳于意大夫从随身携来的布袋中摸摸索索的取出一个小布包,借着微明天光,抽取了一根微细的银针出来。

    淳于大夫捏了银针,第一针,他选用了“鬼门十三针”的第一穴:鬼宫人中穴。一下针去,只听那人便大叫一声,已醒神开窍,阴阳相交,已是回厥。复又施第二针,选取左侧内关穴,并轻声叮嘱那人吸气、吐气,配合呼吸补泻法以催针行气。然后,又在左侧中指的十宣穴、右手内关穴各扎了一针。待到施完四针后,重新号脉,那人左脉已平,呼吸已是基本正常。一杯茶的时间后,那人神智已然恢复,身上体温渐暖,人也可以坐立起来。

    过了片刻,只听那人喉头“咕噜”一响,头向两侧轻轻动了动,慢慢睁开眼睛,茫然望着二人,目光空洞而迷离。

    “我死了吗?……这是在哪里???”那人喃喃自语道,语音甚是柔和细软。他的眼光轻轻转动,努力的想要记起什么东西,……慢慢坐起身来,用手轻轻拍拍前额,转头看到所着这一身血迹斑斑的衣衫,脑中终于记起那所有发生的往事。

    “这是什么地方?你是谁?”那人转头对了众人问道,眼中满是迷惘之色。

    “我等都是南方草鄙之人也,何足问?”淳于意大夫收拾着那个小布包,慢条斯理地说道。

    “这是精绝古城南门后山。……我是辛子期,我们都是反抗北宫鬼子的义军。”辛子期微笑着,面带友善之色,轻声说道,“你是谁?发生什么事了?为何到了这里?”

    “我……我姓虞,名无伤,数月前在东方老家,被鬼子当作两脚羊虏获,成为他们闲时玩乐嬉戏的舞伎。今蒙你等搭救,这救命之恩,无伤今生当以肝胆相报,……”虞无伤喘了口气,顿了顿,说道,“我今日得了空挡偷偷杀了一个鬼子,夺了那战马,是从那鬼子军营里逃出来的。……”

    虞无伤缓了缓,续道,“那些鬼子一路追杀我,我不愿再做两脚羊,就骑马从那悬崖上跳下来了,无非一死。……幸得你等救我!”想要站起身来,终是力歇,复又软软地坐了下去。

    “别动别动,你身上这么多伤口,先歇着吧。……还是让我先为你将这伤口敷上金创药罢。”淳于大夫急忙将虞无伤扶着了,关切的说道。

    “谢谢大叔!”虞无伤看着淳于意,笑了笑,感激地说道。

    淳于意将外伤药膏取些出来,简单将虞无伤的外伤做了处理,敷药,包扎,手法甚是熟落,想是在和平时期里以行医为生的。

    此时,老梅子等人皆涉水过来,看了看虞无伤的伤势,应无性命之虞,老梅子遂将右掌平放于他头顶百汇穴上,左手紧握右腕,阖了双眼,身周泛出天蓝色的光晕。老梅子运起“梅花三弄”神功,将真气缓缓自虞无伤头顶输入丹田。

    虞无伤但觉腹中温热一片,全身暖洋洋的,如沐三月春光,甚是舒服。约半盏茶功夫,只听老梅子轻呼一声:“可以了”。

    虞无伤遂睁开双眼,吐出一口长气,只觉全身通泰,力气亦是有所恢复,裂开的伤口渐无痛感,似已好了许多。于是,站起身来,向老梅子叩首一礼,神情庄重,说道:“多谢各位大叔大哥救命之恩,无伤感激不尽。……不知你们此去何处?”

    “我等今夜去劫今日来我精绝古城扫荡的鬼子军营。”梅姑微笑着说道,“你可以告诉我们,现在那队鬼子军营的情况吗?”

    “嗯,这批鬼子是来扫荡的,只是留下了一个六百多人的联合中队驻守在临时营区,其中大概有三百多个是妖类仆从军,其余的是人类的鬼子仆从军,分为两个步兵中队、一个骑兵中队、一个战车中队,外加一个30人联合队部,由一名叫伯阶的千夫长统领,另外,有一个从城里来的三百多人的运输队还在装运他们从各地搜刮来的粮食等军需物资,那些粮食等物资堆了好几个巨大的临时库房,应该一时半会装不完,需得在明晨方能离开这个临时营地。其他大约还有三百多名鬼子兵去了另外的地方清剿残余的义军了,还未回营。那个营区距离这里大概一百多里地,从前面那个断崖处攀援上去,要翻过几个岙口,不过,……那断崖挺高的,只怕你们上,上不去呢。……我想与你等同去!”虞无伤一口气说完,抬头看着老梅子,眼神坚定,“我要报仇,为我家一十三口。”遂简要的将所发生的往事尽皆说与大家听了。

    老梅子与猪坚强等人相互看一眼,已知鬼子驻在临时营地的兵力情况,与派出的斥候侦查回来的信息基本相同,只是这运输中队来得倒真是太巧了。

    老梅子抬头看了看前面高耸入云的断崖,知虞无伤所言非虚,与斥候探回的信息一致,但如不沿幽谷小道中这条至上垂下的隐秘悬崖暗道攀援上去,便要经大漠或沿兹独河谷出去,但经这大漠得走两百多里地,沿兹独河谷得绕行三百多里地,都得走很长时间且更多变数,如由妖类壮士每一个背负一个人类勇士踏空而行,即便追上那队鬼子,如此远的距离,只怕大家的体力也不能支持,更别说立即投入战斗,这样的结果只会有一个——未战已败。

    这面前的断崖虽高,也就不过千米左右,可以两个妖类士兵扶持一个人类勇士凌空而上,大家尚能最大限度保持体力,可与敌军一战。

    遂沉吟半晌,借着微明的天光,仔细看了看虞无伤,见虞无伤十七八岁年龄,面容白嫩俊秀,身形修长苗条却柔软纤弱,举止轻柔,说话语音绵柔细软,便似一个十足女人味的女子似的,遂拍了拍虞无伤肩头,说道,“小兄弟,你这身板去打仗不行呀。难怪那些鬼子兵会将你们当两脚羊抓去做食物,……唉,身为一个男人,如果失去了阳刚血性,不可避免会成为别人嘴里的食物!……你别去了,还是沿着这条溪涧向我们的来路走,翻过山去,便是大路,就可以出去了。……我们也要出发了。”

    “不,我要与你们一起去杀那些鬼子!”虞无伤眼神坚定,握紧了细皮嫩肉的拳头,尽量将语气显得更男性化。

    “夫君,你看,就带着他吧,多个人多分力量不是!”梅姑对老梅子说道。

    “好吧。”老梅子看了看天色,挥挥手,“我们走!”

    遥远的天穹中,一颗流星滑过,发着金光,耀眼而闪亮,倐忽即逝。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妖刀之鸣鸿天下》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妖刀之鸣鸿天下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妖刀之鸣鸿天下》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