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国破山河在 第四十二章 总有些惊喜在不期而遇

读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青山有座楼外楼 第一卷 国破山河在 第四十二章 总有些惊喜在不期而遇
(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四方书院。

    “小姐,我好困啊!下午咱能不能不去啊!一堆臭男子挤在一起,想想就很烦呐!”一个穿着男装披着头发的小姑娘趴在桌上眯着眼玩弄着茶碗。

    “行啊,你在这睡觉,我一个人去就行了。”书案旁边也有一个披着头发身着男装的女子,一边看着书,一边录着喜欢的句子。

    坐而论道,起而行之,知行合一,方为大道。

    一句总纲,女子反复看了数遍。

    这句子写的真好。

    仿佛能闻到上面淡淡的书香味。

    她叫梁思琪,从小就喜爱读书,什么书都读,哪怕有些禁书,她家里也多的是,随意翻阅。

    她父亲是当朝国学监学政梁文道,一方面督导国学监对各方权贵皇家子弟的教诲,一方面把控一国人才的选拔擢升,顺带的和翰林院一同修订书册,核准书别。

    家里每日的客人络绎不绝,可谓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

    从小见到那些名士风流,挥斥方遒,便觉得心生欢喜,心向往之。

    每逢灯节,花会她都会去参加,与其他女子不同,她不看灯,不看花,不看男子。

    只喜欢猜猜灯谜,听听那些风流士子的吟诗作对,偶有好词佳句,她便心生欢喜录下,留着慢慢的看来,细细的琢磨。

    只恨她生不是个男子,不能举试,不能抛头露面去那诗会上一会群雄。

    也因为她不想去国学监和那群遛猫逗狗的权贵子弟世子公主的待一块,便求了她爹,男扮女装化名梁羽齐,带着丫鬟秀秀一起来了这四方书院。

    “嗯~我倒是想不去,你一个人去了,不扣我钱,我爹不骂我就好了。”秀秀嘟着嘴用手指拨弄着桌上的茶碗,就看它一圈一圈的转着,更困了。

    “你看哪家丫鬟不做事有工钱,还敢和小姐讨价还价的,小心本少爷回家了,打你的小报告。”梁思琪拿起一个抄坏了的纸条揉成团砸了过去。

    “别闹!困着呢!我先睡了,走的时候叫我。”被砸的秀秀依旧趴在桌上,抬起一只手朝背后甩了甩,看着茶碗一圈又一圈的慢下来,眼皮子也就跟着闭上了。

    梁思琪斜着眼睛看着她,摇了摇头,她要是顶天下最爱看书的姑娘,那秀秀就是顶天下最能睡的姑娘。

    “终日昏昏醉梦间,心情半佛半神仙。”闭着眼睛念了一句,又睁开眼睛续了一句,“不知天下春秋事,却是天下逍遥人。”

    “甚好,甚好。”偷偷的哂笑了一下,把自己念的录了下来。

    ……

    四方书院的院士付邈带着几名学生等候在大门外迎接着今天破例来主持学辩的贵人。

    一辆马车在门口停了下来,立马有学生去放了矮凳,门帘一开,院士付邈赶紧过去搀扶着里面的人下车。

    “梁公。”

    “有劳付学士了。”

    梁文道在付邈的搀扶下下了车,今天他没有穿官服,换了一身老夫子的衣服,他今天的身份只是应邀来的一位老书生。

    “梁公里边请,现在都已经准备妥当了,就等下午开试了,咱们先去用膳,稍事歇息一会。”付邈躬着身在前面引路。

    如今朝廷混乱,买卖贿赂官员之风甚浓,什么十年寒窗不如三年商户,一年恩科不如百两功名等等,引导百姓攒银子入仕,有钱就能当大官,许多的书生也受不良之风的影响,不愿意安心读书了,未曾科举便开始学着上下打点关系了。

    书院和科考体制内的一些官员,为了抑制这股不正之风,昭告天下朝廷还是唯才是举,用人用贤的思想,做了许多的举措,今日的学辩便是其中之一,请当朝学政大人主持学辩,开放门庭让百姓观礼。

    “付学士请。”梁文道跟着付邈进了四方书院,一路上左顾右盼,一直到了席面才安定下来。

    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在看四方书院的环境和学生,其实他只是在找人。

    死丫头,你爹来了你都不来接的,白读圣贤书了。

    “这是何意?”等大家都坐定了以后,梁文道才指着外面空地上的一大圈新立起来的木栏。

    “因为今天请了梁公,为了普世天下读书之风,今日特广开门庭,欢迎市井百姓观礼,遂让学生们搭了这一道木栏,以防百姓无知,冲撞大人。”付邈拱手说道。

    “不妥,既然是普世,那边要与百姓亲近,你这树了一圈木栏,就是在书院和百姓之间筑了一道墙,有了上下之分,这不是违背了普世的初衷,也和今天的辩题“知行合一”相悖了,若是有人指了出来,岂不是成了一个笑话。”梁文道摇了摇头说道,他不赞同这样做。

    “受教了,你们带人去把木栏撤了吧!”付邈虚心的说了一句,对着两个学生吩咐了下去。

    他们也知道这个道理,可是梁文道毕竟是科场学政主官,出了事他们担不起这个责任,但是梁文道自己提了出来,那就没什么问题了。

    “嗯,那就吃饭吧!”

    ……

    齐府。

    齐寺庄躺在老爷椅子上看着天上的云被微风带着变幻着形状。

    “老朱啊,咱们打个赌吧!”

    在一旁坐着喝茶嗑瓜子的老朱摇了摇头说道:“不赌,十赌九诈,何况是老爷。”

    “老朱,你这就没意思了啊!老爷我像那种出老千的人吗?”齐寺庄白了朱洪一眼,伸手抓了一把瓜子。

    “不像。”朱洪摇了摇头。

    “那你还这么说。”

    “像倒是不像,可老爷你就是!”

    齐寺庄把放在胸口上的书一把扔了过去。

    “老朱你是反了天了,不赌也得赌,咱们就赌今天章贺能不能成事。”

    “您昨天不是说他肯定成不了,那您还有什么好赌的,再说老朱没那么多银子,得攒着养老。”朱洪看都不看一眼,一把抓住书背,平平整整的放到了桌上。

    “你看看这天,风吹云散,天有不测风云,这才有些意思嘛!我赌他能成,怎么样?”齐寺庄笑吟吟的看着朱洪。

    朱洪抬头看了看天,“要赌也不是不行,我赌一两银子,老爷你赌十两就行。”

    “老爷,隋小公爷到了。”没等齐寺庄说话,一个小丫鬟过来禀报。

    齐寺庄听着丫鬟说的,看了朱洪一眼,扔了瓜子起身往客厅去了。

    “老爷我赌了。”

    “把东西都收拾了。”

    朱洪笑着吩咐了一句,拿着书跟了上去。

    ……

    “长青公子,来的有些早。”齐寺庄进了客厅,弯着腰拱手行礼。

    “齐大哥,早了好过迟了,总得留些余地,以防万一。”隋长青恭恭敬敬的回了一个礼,姿态不可谓不低。

    “公子请坐,请坐。”齐寺庄赶紧跑过去扶隋长青坐下。

    “来人,上茶。”

    “不必了,齐大哥,我车上准备了些茶点,四方那边也安排好了地方,不若我们路上喝茶聊天,先到四方书院,今日有百姓观礼,以防去的晚了不好进去。”隋长青并未落座,反而拉着齐寺庄说道。

    “行啊,甚好,如此甚好,公子请,朱洪,随我和公子去四方书院。”

    ……

    “秦兄!”

    “章兄!”

    章贺有些疑惑的看着秦墨生一旁的冶卓。

    “冶兄也在呢。”

    冶卓回礼道:“这不是听人说四方书院今日学辩,学政大人主持,百姓可入院观礼,我过来凑个热闹,章兄也是?”

    “是,我也是听闻今日学政大人今日会来四方书院,过来一睹真容,听听大人的真知灼见。”章贺向上拱了拱手,表示尊重。

    “那相逢即是缘份,我们三人一同进去吧!”秦墨生笑着说道。

    “章兄请。”

    “冶兄,秦兄请。”

    章贺绝不信有如此凑巧之事,而且两人还碰到了一起前来,定是那秦墨生引了冶卓前来,此人不得不防。

    三人进了书院,来的人不少了,不过大都是书院的书生,少数外来的士子打扮的人,和一队护卫,没有几个百姓。

    “哎,秦兄,章兄,那地方空着,今日凉爽,阳光正好,我们去那边。”冶卓看了看里面找了个好位置。

    “不了不了,我昨日整天待在家里,有些避光,我去那就好了,那里正好太阳晒不到,二位兄长不用管我,自去即好。”章贺赶紧拒绝了,随便找了一个人多且位置不大好的地方。

    “这?”

    “既然这样章兄自去就好,我和冶兄去那边了。”秦墨生拉着冶卓便往冶卓挑的地方去了。

    “秦兄,你这是?”冶卓不明所以的问道。

    他们来的目的不就是为了看章贺如何破题的吗?

    “冶兄,你破题的时候,你会让我与章兄在你身旁吗?再者,咱们既然是来看的,这儿也看的清楚,远一些无妨。”说着秦墨生指了指章贺那边,正好章贺看了过来,他还笑着挥了挥手。

    章贺也颔首笑了笑,呸,口蜜腹剑。

    转头便往那阴凉处去了,除了想和他们分开,有一半他说的也是真的,昨天在家呆了一天,确实有些畏光。

    “哎呀,公子,没什么好看的,咱们回去啦,这连点光都没有。”

    秀秀和梁思琪束了发,一副男儿打扮坐来了会场,梁思琪拉着她躲在了一株大槐树影子下面。

    “你不是嫌弃一群人挤在一起臭嘛,这里正好啊,又通风又隐蔽。”梁思琪笑着说道。

    “好什么好啊!我这刚睡醒,小风一吹着凉了可咋办?”

    “那给我一个位置,我替小兄弟挡一挡风好了。”章贺听着好笑,一下站到他后面。

    “你谁啊?我认识你吗?”秀秀迷迷糊糊的看着这个突然冒出来的人。

    “在下章贺,路过四方书院,听闻今日有学辩,还开门让百姓观礼,遂进来一观,因一天未曾离家,有些畏光,便相中了这地方,听小兄弟说怕凉,那可站我身边好了,我替小兄弟挡一挡风。”章贺拱手做了个礼。

    “多谢兄台,我这小弟也就随便说说,兄台不当真的。”梁思琪看着这个书生倒是一片好心,笑了笑拒绝了,就秀秀那吃了睡睡了吃的身体,好着呢。

    “怎么就不当真了,过来,站这!”秀秀一听不乐意了,拽了一把章贺的衣服,指着她旁边。

    “无妨,在哪都一样,能帮小兄弟挡一挡也是一桩善缘!”对比起秦墨生,冶卓,秀秀的坦荡反而让章贺更加欣赏。

    “多谢兄台了,在下梁羽齐,这是我小弟梁羽飞。”梁思琪用手里折扇打了一下秀秀,觉得这个人也有些意思,拱手行了行礼,报了自己的假名。

    “二位梁兄,幸会幸会。”

    “隋公子,齐大人到。”

    听到门口的信报,秦墨生,冶卓,章贺都是心里一惊,回头朝门口一看,齐大人就是齐寺庄大人,齐大人怎么也来了。

    “长青公子请。”

    “齐大人请。”

    书院里的人眼热的看着两人。

    一位是丞相的孙子,手里有一处崇文坊,大家戏言小朝廷,进去了便做了半个官。

    一位是一国文首陈大人的首席弟子,现在又入了相府,不仅有着不少士子的资源,又多了相府的助力,说不好就是徐朝下一任的文首。

    所有人都万万没想到,这二人居然会来学辩现场,早知如此就该多做些准备,昨天还喝什么酒,去什么青楼,泡什么妞,今日若是被看上了,那就平步青云了。

    “他们兴奋啥啊?”秀秀茫然的看着一堆人跟打鸡血似的。

    “嗯,没什么就是个错觉,以为自己前途无量了。”章贺看着这位小兄弟,挺可爱的,就不告诉他那些乱七八糟的了。

    “嗯?是吗,公子?”秀秀更迷惑了。

    “嗯,跟你梦里梦到了好吃的一样,醒了就没了。”梁思琪看了一眼章贺,也笑着说道。

    难道他也是什么权贵子弟,所以毫不在乎。

    “嘁,你们两都不是好人。”

    章贺梁思琪相视一笑,一个笑对方有趣,一个笑对方是同道中人,不为名所动。

    “齐大人,长青公子。”两人入了主官房,梁文道便迎了上去。

    “哎,梁公,不敢不敢,您叫我一声齐寺庄或者小齐都行,万万不敢在您面前称齐大人。”齐寺庄连忙行礼,姿态放的很低,梁文道虽然比他大不过十岁,但他和陈谓是同泽,这么算,他就等于齐寺庄的长辈。

    “哪里哪里,齐大人如今威风八面,就是丞相和陛下也礼遇有佳,我怎敢称呼一声小齐呢?”梁文道笑着说道。

    齐寺庄有些尴尬的笑笑不说话,只能装傻充愣了。

    “梁大人说的对,爷爷可是很器重齐大人的,我同样把他当大哥一样。”隋长青还笑眯眯的补了一句。

    齐寺庄拱手做了个礼,自己爬到了最边上的位置去做着。

    我不是你大哥,你是我大爷。

    “哎,梁羽齐,你们在这干嘛,那边还有位置啊!一会百姓多了,你们这可看都看不到了,你就不想上台辩一辩?”几个书院的学子经过,看到梁家两兄弟躲在这里,一个人开口问了一句。

    “没事没事,就我和我小弟,听听就好了,上去了也说不出个四五六来,就不占位置了,李兄你们加油,争取一举夺魁。”梁思琪笑了笑说道。

    “行吧,那我们走了,一会你就瞧好吧。”

    “你们也是这书院的?”章贺看着梁思琪问道。

    “对啊,你不是吗?”秀秀看着章贺,脑袋冒着几个问号。

    “额,我刚才自我介绍的时候,梁兄是不是没听清,我不是书院的,只是路过的一个书生。”章贺有些无语,这小兄弟看来不是坦率,是有些天真无邪了。

    “章兄不用管他,我这小弟脑子里只有吃的,我们是这书院的,章兄有事想问?”梁思琪拧了一下丢人现眼的秀秀,看着章贺问道。

    “呃,呵呵,我就是听闻有人说四方学院有女学生,还惊讶于此书院不拘一格,怎么一个都未曾见到?”章贺已经看了半天了,别说他预想中花团锦簇的梁思琪,就是连个女书生都没见着。

    “有啊,不过你是见不着了。”秀秀一听,嘿嘿嘿嘿的笑道,书院可不是有女学生嘛,就在你旁边呢!

    “这是为何?”章贺有些纳闷的问道,如果见不到人,那他这事情从何谈起。

    “章兄你别听我小弟胡说八道,我们四方书院也都是男学,没有女学生。”梁思琪掐着秀秀的腰和章贺解释道。

    “是这样吗?你怎么了?”章贺正惊诧这和齐大人给的资料不符的时候,看着梁羽飞对着她龇牙咧嘴的。

    “没事,就是给虫子叮了一下。”秀秀苦着脸说道。

    “噢!”章贺应了一声便低头想着到底是哪里不对了,难道是他记错了?不应该啊!

    章贺闭着眼睛仔细的回想着自己看到的内容。

    国学监学政梁文道之女,年芳十七,好读书,国学无女监,将她送入四方书院读书,喜爱诗词,花会。

    就大概记得这么多了,但是确定无疑啊!第一封的目标,第二封的时间地点,完全吻合啊!

    难不成要我参加学辩,引起学政大人的注意,通过学政大人去接近他女儿?

    怎么可能呢?

    就算自己辩的十分之精彩,引起了梁文道的注意,他又怎么把自己的女儿介绍给一个刚认识的寒门子弟,不可能啊!

    要是说通过交好梁家小姐,从而达到结识他父亲梁文道的目的,这还有些顺理成章。

    “章兄,章兄。”梁思琪看着章贺突然闭着眼睛,脑门都出汗了,这里可是阴凉处,还吹着风,突然出这么多汗,怕不是得了什么急病。

    “啊!梁兄有何事?”章贺被梁思琪叫醒,皱眉看着他。

    “章兄你没事吧,怎么一下出了满头的汗?”梁思琪古怪的看着他,看样子也没有不舒服的地方啊!

    “噢,可能因为早上没吃东西,一路走过来,突然一直站着有些头晕,不妨事,一会就好了。”章贺擦了擦额头的汗,随便扯了一句,他总不能告诉他,我要在你们学院找个女的,现在没有了,把我给急的。

    “那章兄要不找个地方休息休息,或者去找地方吃着吃食再过来,看你也不像他们为了争名而来,不要弄坏了身体才是。”梁思琪好心的劝解道。

    “没事,已经好了,这学辩马上就要开始了,还有梁学政和齐大人在,说不定有些什么真知灼见,若是因为一餐饭错过了,岂不是亏大了,古人云,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我这一去,说不定就错过二十年了。”章贺绞尽脑汁的瞎扯着,这时候他怎么能走了,好不容易才有的机会。

    “敢问章兄,师从何处?”梁思琪看着他这番做派,哪有一点权贵子弟的样子,莫不是看错了。

    “在下在老家私塾上过几年学,后来闭门苦读,此番是准备参加科考的,未有师承。”

    这番话倒让梁思琪有些惊讶了。

    “那为何刚才齐大人和隋公子进来的时候,章兄一脸淡然,就不想上去表现一二,若是上面三位大人有所赏识,科举入仕,岂不是机会更多。”

    “几位大人见多识广,门生学子不下百位,一道辩题,听过无数了,哪有这么轻易被打动的,若是逞能强出头,闹了笑话那才是贻笑大方,我自信就是没有今日之事,科考放榜之日,也必有我章贺一名之地。”章贺这话倒是心里话,哪怕没有今日齐大人吩咐的事,他也自信以自己的才干能博得功名,可已经受了齐大人的点拨,给了差事,要是办不好,心中恐他考的成绩再好,也会受些影响。

    “你在这里等着,我去给你弄些吃的过来。”梁思琪看着这个章贺,有些钦佩之意。

    “哎,梁兄!”章贺没想到这人还真是性情中人,这么要紧的时候去给他找吃的,实在是值得一交。

    等到梁思琪一走。

    秀秀扯了扯他的袖子。

    “梁兄怎么了?”

    “看在你没吃饭还帮我挡风的面子上,我偷偷告诉你个秘密,我们学院有女学生的哦!”秀秀神神秘秘的跟他说。

    “真的假的,为何我一人都未看到?”章贺感觉是峰回路转啊,这小兄弟是个福星啊!

    秀秀看了看周围,凑近了章贺,小声的说道:“我跟小姐就是女孩子啊,我们男扮女装哦,你可不要告诉别人。”

    说完秀秀一脸得意的看着章贺如雷劈一般的表情,有些好玩。

    男扮女装,姓梁,难道她们就是。

    章贺心里简直是犹如从地狱瞬间抵达仙界一般,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那你的名字?”

    “我叫秀秀,梁秀秀,好听吧!”梁秀秀抖着脑袋看着她。

    “嗯,好听,四方书院果然是不拘一格。”章贺伸出大拇指开心的笑着。

    这还用破题吗?还用参加什么学辩吗?他们已经成了朋友,他的任务就这么毫不经意已经完成了。

    “秀秀,这天底下就没有再比你可爱的人了。”章贺情不自禁的夸了她这个天真无邪的小女孩一句,要不是她,他还不知道得怎么样呢!

    “是吧!”秀秀红着脸看着他,这错不及防的夸奖,还是一个男子的夸奖,他不是会喜欢我吧,可我现在是男装啊!

    “哎,章贺,过几天城北有个牡丹花会,你会去吧!”秀秀睁大眼睛看着他。

    “啊?去,肯定去。”秀秀这么一说,他想起来了,梁思琪喜欢去花会。

    “行啊,到时候,你到玉龙桥前面的灯笼铺子等我们,我们也要去的。”秀秀红着脸凑过去说道。

    “好啊!”

    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章贺真的爱死这个小丫头了。

    “你们说什么呢?”梁思琪端着一盘子上好的糕点回来了,她拿着她爹的令牌,找到了管家,让他帮忙从席上偷来的。

    “没说什么,就说公子你啊,才高好几斗米呢!学了好几车书呢!”秀秀连忙解释。

    “章兄你就不要听他胡说八道了,来吃点东西吧,吃饱了才好听那诸位大人的金玉良言呐。”梁思琪把手上的盘子递了过去,一只手就伸了过来。

    “你干什么呢!怎么不胖死你,这时候还抢。”梁思琪一巴掌拍开秀秀的猪蹄,把盘子递到了章贺手里。

    “多谢梁兄弟了,没事的,我其实已经饿过了,吃一点就行了,来梁兄弟。”章贺笑着取了一块糕点递给秀秀,别说一块了,就是都给她自己也没意见。

    秀秀眉开眼笑的接过一块糕点吃了起来。

    梁思琪又白了她一眼,一个梁秀秀,都能养活一个铺子了。

    章贺也是吃的高兴,没想到他因为要避开秦墨生和冶卓,反而阴差阳错认识了梁思琪和她的侍女,她还给自己去取了糕点。

    这样的交情会比不上自己给她辩一道题的交情吗?

    可是萍水相逢,她如此待我,我要是利用她,岂不是虚情假意,恩将仇报,枉为君子。

    想到这里,他抬头看了看梁思琪。

    “怎么了?啊!是我太蠢了,光吃糕点没有水,那不得噎着啊,你等着。”梁思琪看章贺看着自己,以为他是要喝水。

    “不用了,我不是那个意思,咳咳咳咳!”章贺看着梁思琪要走,一把把糕点塞进了嘴里,一把拉住了梁思琪说道,可没曾想这下是真噎着了。

    “哎,你没事吧!”梁思琪看着他噎着了,急忙拍了拍他的背。

    秀秀看着也不甘示弱的用力拍着。

    “砰砰砰!”

    秀秀,你是要拍死我吗?

    章贺一把抓住秀秀的手,闭着眼睛,用力的把嘴里的东西全给咽了下去,然后用手在胸口顺了顺气。

    “不用去了,我不渴,刚才是为了拉住你给呛着了。”章贺有些尴尬的说道。

    “呵呵呵呵,你怎么这么逗呢你!”梁思琪有些好笑的看着章贺,她的生活里还没有这么有意思的人,不,应该是以前她的眼里只有书。

    “谢谢你,梁羽齐。”章贺认真的说道。

    “章兄你太客气了。”梁思琪盈盈一笑说道。

    章贺以为自己运气好,一下就把任务完成了,可他绝对想不到,上面的三位大人,已经有一位脸黑的像炭一样了。

    齐寺庄四处落子,还是故意的让各家的探子看见,那整个上京的稍微有点用心的人,就没有不知道的。

    可以说章贺整个认识梁思琪,到梁思琪来给他拿糕点的过程,都被三位大人尽收眼底。

    隋长青还是一成不变的笑容,意味深长的看了看齐寺庄。。

    齐寺庄则是一脸的古怪,果然天有不测风云,这样都让他把小妞骗到手了,这啥都没做呢!小妞就给他弄吃的去了,他也没看出来这小子有这方面的天赋啊!

    最生气的就是梁文道了,刚才女儿那些金牌过来,他还以为要来找他,没想到是来要吃的,他会心一笑,一定是管家的女儿又贪吃饿了,结果眼睁睁的看着女儿把一盘子的点心给了那章贺,差点没把他气死。

    “小齐,这就是你给学生准备的考题?嗯?”梁文道对齐寺庄怒目而视。

    齐寺庄忙着跑到梁文道面前行礼,他可不觉得这声小齐是因为两人亲近,“梁公错怪我了,真的,我给这小子的题目只是知行合一,想让他参加学辩,搏一搏名气,没成想他和令媛就阴差阳错跑一块了,何况梁小姐还是男装,他不可能认识小姐啊,梁公不妨等学辩完了去问问小姐。”

    “若是两人走到一起也没什么嘛,齐大哥看上的人,也不会差到哪去!”隋长青看热闹不嫌事大的笑着说道。

    “哼,来人,传令下去,开始。”梁文道把手中的茶杯重重一放吩咐道。

    “肃静肃静!四方书院学辩开始,有请梁学政训话,出题。”

    “咚!咚!咚!”一旁一人提起鼓槌在一面大鼓上敲了三下,以示安静。

    “诸位学院的同仁,各位士子,老朽乃国学监学政梁文道,但今日无学政,只有一夫子,学而思,思而进,进而报国……”

    正当所有人听着梁文道训话的时候,章贺看着梁思琪,突然有些不想继续待下去了。

    虽说不上什么君以国士待我,我以国士报之,可是素味平生,她以朋友相待,他又怎好相欺,带着目的继续和她交往。

    可这会不会影响到自己的科举之路?

    一个寒门子弟,父母辛辛苦苦,难道就要因为这一时之冲动,放弃这大好的机会?

    可若是这般虚情假意,利用朋友,那以后是不是为了上位,为了功名,也可以不择手段?

    那为何还要读书呢?直接挣钱买个小官不就完了。

    君子有所为,有所不为,这才读书人的风骨,哪怕为了这一盘子的糕点,这任务不要也罢,他就不信他满腹经纶的才干,还抵不过一些旁门左道。

    想到这里,下了决定,他心中豁然开朗,既然想通了,也做了决定,连齐大人都得罪了,还有什么好怕的。

    章贺笑着拿起最后一块糕点,细嚼慢咽。

    “所以,今日庭门大开,欢迎各方百姓来观礼,路越走越宽,理越辩越明,今天的题目是,何为知行合一,请各方学子上台一辩。”

    等着台上梁文道说完之后,章贺便转身和梁思琪,梁秀秀道别了。

    “两位梁兄,谢谢你们了,我这便回去了。”章贺放下盘子,就躬身行礼告辞了。

    “你不是来听辩的吗?怎么突然又不听了。”梁思琪觉得莫名其妙,刚才你还宁愿饿着肚子也要听,这会吃饱了反而又要走了?

    “大脑袋,你这就要走了啊!”秀秀也纳闷的看着他。

    章贺忍着不想吐槽秀秀,自己脑袋哪里大了。

    “我想知道的,心中已经有答案了,所以就不用再留下来了。”章贺笑着说道,既然不打算利用她了,那就得回去想想如何向齐大人请罪,然后一心准备科考了。

    “什么答案?可否说来听听?”梁思琪好奇的问道。

    “这种事只能放在心里,说出来徒惹笑话了,不是都说法不传六耳吗?呵呵,在下就告辞了,他日有缘再见。”说完章贺就转身走了,他的答案,怎么说的出口呢,说了你信吗?

    为了几块糕点,就放弃了自己的功名,这话别人跟自己说,自己都不信。

    “拦住他!”梁文道看着章贺要走了,简直气的半死。

    你齐寺庄还说他的题目是知行合一?这题目才刚说完,这王八蛋泡完老子闺女就跑了,你个兔崽子跟我说他是来参加学辩的?

    老子要是个武将,给你劈成八瓣!

    “站住。”门口维持秩序的兵卒看着梁文道指着的章贺,两矛一架,拦住了他。

    背对梁文道的章贺吓得一激灵,慢慢转过身去躬身行礼道:“大人为何拦我?不知小民犯了何罪?”

    齐寺庄也皱着眉头看着这小子,没明白他搞什么名堂,就算你狗屎运气好,不知道怎么泡上梁家闺女,可你这刚开始就要走是个什么意思?难道他没有看穿梁思琪的男扮女装,不知道那其实是个女的?没有目标,所以准备跑了?

    隋长青但是悠哉悠哉的给自己倒了杯茶,齐寺庄和梁文道两个人走得越远,那他就越来开心。

    “犯了何罪?哼!”梁文道从台上走了下来,走到他近前。

    “你叫什么名字,你是来干什么的?”

    “小人叫章贺,今日是听闻四方学院有学辩,特来听讲的。”

    “呵,来听讲的,我刚颁下了题目你就要走,你与我说你是来听讲的?我国学监与四方书院合办此次学辩,请百姓观礼,是为了普世读书之风,看你也是个书生,这题目刚下,你便拔腿就走,你告诉我你是来听讲的?你听到什么了?要是你不给我个合理的解释,我现在就治你个阻挠国策之罪!”梁文道怒气冲冲的说道。

    “小姐,你快去劝劝老爷啊!不然大脑袋就遭殃了。”梁秀秀抓着梁思琪的手使劲的摇。

    “谁是小姐,别胡说八道,给我闭上你的猪嘴。”梁思琪一巴掌拍在了她脑袋上,这个时候给她添什么乱,就算救人也不是这个时候救的。

    “敢问大人,大人刚才说了,今日的题目是什么?”章贺冷静了一会,直起身来问道。

    “知行合一。”

    “那便是了,小人家里贫寒,只上过三年私塾,因为没有银子,其他的都是自己努力在家苦读没有老师,好不容易经过童试,乡试一路到了上京等着参加今年的科考,可是到了上京便有所懈怠了。

    刚才听闻大人说道学而思,思而进,进而报国,我便恍然大悟,自己这些日子到了上京,太多没见过的东西了,以至于自己太过散漫了,科举在即,我当用功读书才是,等到大人颁下题目的时候,更是醍醐灌顶,知行合一,既然我已明心志,那为什么还不赶紧回去用功读书,争取考上功名,名列三甲,为国尽忠呢?遂学生便立即往回走了,想回去用心备考,以志报国,大人明鉴。”

    章贺说完便对着梁文道深深的鞠了一躬。

    “好!”

    “好样的!”

    没等梁文道发话,一边的百姓们先叫起好来了,一个带着一个,一片呼声。

    齐寺庄在上面看的目瞪口呆,你他娘这是踩了多少狗屎积累的气运啊?

    国学监四方学院联手做了个场子, 招来了百姓,自己的事还没办,倒先成就了你,你还把人家女儿给泡了,真是邪门了。

    他当初怎么没看出来他有这本事呢?今天一过,要学识有学识,要口碑有口碑,有民心有民心,立马成了各方招揽的香饽饽了,这和他想要的南辕北辙了千万里啊!

    他本想着这小子还太愣,玉不琢不成器,先让他吃点苦,这下好了,任务完成了,还是超额完成了,这是真出乎他的意料之外了,那接下来怎么处理他又是个头疼的事情了。

    梁文道盯着他,和齐寺庄想的如出一辙,只是他就不知道,这是齐寺庄故意安排的,还是这小子真是这么想的。

    他要走,应该是真的,他不可能算到自己一定会叫住他,如果自己没有叫住他,那岂不是白费心机。

    但是齐寺庄那小狐狸不得不防,还有这小子,泡老子闺女,行啊!不是想读书嘛,给你个机会,给我好好读。

    “今日学辩的目的,便是普世读书之风,既然你如此上进,为了激励天下学子,我今日破例,擢升你为贡生,进国学监读书,以待科考。”

    这下反而轮到章贺目瞪口呆了,他怀疑他家祖坟今天是不是冒青烟了。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青山有座楼外楼》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青山有座楼外楼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青山有座楼外楼》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