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63章 风波

读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异形居住的行星正文 第63章 风波
(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然而让她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的是,这场战斗的持续时间远比预料的长,而且直到现在都是僵持不下的局面。

    明明都已经是傍晚时分了,然而对方不仅没有丝毫破绽露出的迹象,甚至连疲态都没有流露出来——

    而且虽然能防御每一次的攻击,并在千钧一发之际发动反击......

    但是奇怪的是这家伙的体表软得就犹如海绵似的,每一次都能将攻击巧妙地无力、甚至是无效化——

    综上所述不得不让人感觉非常棘手!

    “啧!”

    虽然因为对方这过于奇特的身体构造使得进行有效攻击时必须三思而行......

    可是对方的攻击动作太过于单一、直线,从而使得攻击轨迹的预判相对变得非常简单。

    慢慢习惯也就顺理成章了!

    但是也不能因为这样就让这样的局面继续下去,必须尝试寻找逆转颓势的突破口才行!

    “Maste

    ,若是再继续持久战的话,能量供给会出现不足的情况,请尽快。”

    这个时候,就连人机交互界面也给出了警告与提示。

    “我知道,但是那家伙精力旺盛得不可思议,我能有什么办法?!”

    话音刚落的瞬间,黎拉再次用双臂,加上身体的重量,勉强顶住了它的突进!

    然而仅此而已就拼尽全力的她显然将后背完完全全暴露无遗!

    可当她猛然意识到这点而想要挣脱开那施加在身体上的,难以想象的重量的瞬间,却发现身体好像被吸附住了似的动弹不得!

    片刻后便遭到了来自后方的撕咬攻击——而由于固有的的连接共鸣特性......

    这份痛楚理所当然地实实在在反映到了她的身体上!

    “啊啊啊啊!?”

    就好像......

    硬生生被扯下一大块儿肉来的感觉实在过于真实,霎时间她便发出了痛苦不堪的惨叫!

    后背仿佛鲜血淋漓似的剧痛让视野瞬间出现了模糊与重影现象!

    此时此刻的她根本没办法维持正常判断力......

    也根本不可能顺利地锁定敌人,所以被从死角发动的挥砍攻击霎时间撂翻在地也是无可奈何的事——

    “可恶!”

    此时此刻的她正被迫正面承受着对方一次又一次的踩踏,有好几次她都不由得觉得胸口疼得简直快要整个崩裂开来了!

    而且此时此刻的大地也仿佛泪如雨下似的恸哭着!

    在这样的战斗中,面对如此这般的敌人,能依赖的竟然一个人都没有,想想也真是讽刺呐!

    不过唯一能获得的安慰是,至少——那两个人应该平安无事吧?

    雷米尔和尤娜也不知道怎么样了......

    应该顺利逃走了吧?

    就在这样的想法变得越来越清晰的瞬间,镶嵌于胸口的“能量计测装置”却开始忽明忽灭!

    “为什么偏偏是这个时候?!”

    当她猛然意识到这点时,耳边再度传来了声音——

    “能量残余60%,Maste

    ,请赶快!否则的话机体会失去活动能力与响应力的。”

    “需要使用‘限制解除’模式吗?”

    “嗯,事到如今也只能冒险试一试了!”

    “了解,限制模式解除完成!”

    “?!”

    果然,开启了限制模式的机体不一会儿便单手将敌人举起,紧接着轻而易举似的往前扔了出去——

    这就好像完全忽略了重量,以及重力影响而发挥出的力量似的!

    当然和刚才的动作相比也简直是判若两人!

    速度、敏捷、力量、攻击频率都呈直线上升,丝毫不知疲倦的模样霎时间将潜能发挥到了极致!

    ——瞄准腹部、颈部、以及咽喉的连续击打毫不间断,看上去丝毫没有给对方喘息片刻的打算!

    当然,手下留情这种事也是从一开始就不存在的!

    而且此时此刻包括黎拉自己的身体在内,连同机体都一块儿被鲜血似的能量块包裹着。

    而且感觉就像是有源源不断的力量在不断地迸发出来似的!

    这毫无疑问给了她乘胜追击的底气与把握——

    那家伙被她使出浑身解数似的回旋踢猛地命中腰部......骨头与脊柱好像粉碎了!

    “Maste

    ,这家伙的身体组织构成分析结果出来了,请看——”

    “什么?居然95%以上都是水分子结构组成的吗?!”

    “怪不得刚才攻击时每次都软绵绵的呢!而且就算是现在也......”

    “是的,依分析结果来看的话,使用复数量的冷冻弹集中攻击毫无疑问是有效的——能让它的细胞组织强制停止新陈代谢。”

    “明白了!”

    紧接着在又躲过它那看似垂死挣扎似的利爪挥击的同时,黎拉在迅速拉开距离的瞬间将所有的冷冻弹都发射了出去!

    紧接着在准确命中那一刻的瞬间所产生的爆炸余波眨眼间便将以自己为中心,方圆500公里的土地完全变成了冰天雪地般的景色!

    “是不是做得太过火了?”

    “不,损害程度完全在安全范围之内,您不用担心。”

    她得到了这样的回答。紧接着那家伙事到如今已经完全动不了了。

    然而就在黎拉要给它致命一击的瞬间,却猛然发现自己的脖子被缠住了——

    “?!”

    “Maste

    ,敌对存在再出现确认,请应对——”

    然而话音刚落,甚至还未等她及时作出反应,便大吃一惊地发现自己与机体早已经身处半空中了——

    那是,从地面堂而皇之似的钻出来的数也数不清的触手!

    “嘁,又是这招......!”

    而自己现在正被它牢牢地禁锢着而无法动弹——不过这样的状况注定不可能持续太久——

    “别小看现在的我啊!”

    随后伴随着她的呐喊而做出回应的便是紧跟着炸裂的能量块!

    “哼!居然企图禁锢现在这个状态下的我吗?你们是不是有点儿太天真了!?”

    紧接着在一阵眼花缭乱似的刀光剑影之后,那些惹人心烦的触手被眨眼间切得粉碎——

    待稳稳落地后,黎拉毫不犹豫地将前胸原本包裹严实地甲胄完全打开——

    霎时间从作为核心而言的能量计测器里发动的饱和攻击霎那间将视野里所有的景物都变为了虚无!

    这是“细胞溶解枪”威力更甚于之前的广范围射击用法......仅仅一击瞬间便将眼前化作火海!

    “真是的,竟然让我那么费劲。甚至还得用上限制解除模式什么的......”

    而就在这个瞬间她看见熊熊烈火里似乎有个小女孩儿正趴倒在地瑟瑟发抖地左顾右盼!

    “避难不是应该早就完成了吗?为什么事到如今还会有人在那里?!”

    没来得及考虑那么多的她瞬间便毫不犹豫似的跃入熊熊烈火当中......

    一边忍受着扑面而来的灼热;一边寻找着那家伙的踪迹!

    “......找到了!”

    可是,当她总算是将周围的废墟与瓦砾清扫完之后,却得到了这样的指责——

    “不要过来,你这个坏蛋!就是你刚才的攻击把妈妈给......!”

    那个瞬间,她的反应......不,也许该说是压根被当成敌人了吧?

    “这种事也没有办法吧?”

    意识到这一点的她主动解除了链接融合——

    然而事实上在内心深处,并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表情和她面对面......

    ——“对不起......”

    内心深处的罪恶感,让她不由得咬紧了牙关。

    然而此时此刻自己却不得不用笑容面对她......

    即使意味着那得时时刻刻承受着良心上的一次次谴责。

    “诶?姐姐?但是刚才我看见的明明是巨大的......机器人来着,那家伙去哪了?”

    “那只是你的错觉而已啦!吓坏了吧?”

    果然,要骗过小孩子非常容易。

    但是如果可以的话,自己并不想做这样的事。

    她一声不吭似的点点头,眼里能看出拼命忍耐着的泪水,就算是现在也是一副随时会哭出来的模样。

    “好了好了,乖啦,姐姐带你出去!来——”

    话音刚落的瞬间,她便猛扑到怀里了......然而却马上晕过去了。

    这家伙已经失去了母亲,不能再让她......

    “好了,得想办法尽快离开这儿——”

    然而事与愿违的是此时此刻出路几乎都被遍地的烈火堵得严丝合缝......

    也就意味着绝不可能再像刚才一样原路返回了......因为那毫无疑问是在自寻死路——

    所以黎拉在这种进退两难的状况下不得不再一次进行融合接续......

    但是再融合一次的话,体力很有可能会见底啊——

    如果可以的话,她真的不想那么做。然而现在不这么做的话只是让这个地方多具尸体罢了。那样的话,就没有任何意义了。

    才算是有惊无险脱离了那原本有可能成为两人葬身之地的地方......

    通过“强制融合”。

    然而短时间内连续的两次融合接续也毫无疑问使得她的体力濒临枯竭。

    现在的自己连迈步都已经算是非常勉强了......

    于是她只能掏出手机,靠在仅剩下一半的墙体围栏上拨通了妹妹的电话——

    “姐姐?是姐姐吧?!”

    可是就算是自己竭尽全力想要表现得若无其事,犹如什么都没有发生似的一样......

    但是声音的疲惫感还是无论如何都没办法掩盖......这当然会引起妹妹的质疑吧?

    “你到底为什么声音听起来好像奄奄一息的样子......难道说是在刚才的骚动当中受伤了吗?!”

    “尤娜,说真的,你有时候挺烦人的哎?好了,能过来稍微帮我一把吗?姑且现在已经没——”

    然而她的声音到这里突然断了。

    瞬间使得情急之下的尤娜带着坐标显示,不顾一切似的飞奔了出去——

    当然就连雷米尔这边,她也没顾得上好好解释清楚。只是嘱咐他好好休息而已......

    不过那家伙就算是什么也不对他说,估计也能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吧?

    毕竟,姑且有留了字条的。

    “姐姐?!你这满身的伤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个啊......是刚才撤离疏散的时候不小心摔的啦!”

    “话说,别吼那么大声,你很吵啊......说真的。”

    “如果真是如此的话,你就看着我的眼睛好好的,再说一次!如果,你真的没在说谎的话——”

    她知道,每当姐姐撒谎时,视线总会不自觉地看向别处。

    这一点作为妹妹的自己是最清楚不过的了......

    然而,为什么?

    “姐姐!”

    然而,就算是明确地把话说到这份上了,黎拉依旧没有改变最开始的说法——

    “比起这个,这孩子比我更需要照顾。”

    “不过我想应该没受伤才对......”

    尤娜这时再也忍不住了——

    “你就只是为了这家伙不惜把自己弄得这么狼狈不堪、遍体鳞伤吗?”

    “姐!你脑子没问题吧?!需要我给你看看吗?”

    “......抱歉,原本我想表现得更好些的,让你担心了?如果是这样的话,我——”

    结果她话才说到一半就被妹妹紧紧搂住了——

    隐藏在那份瑟瑟发抖般的力道里的感情也在眨眼间一股脑儿传达了过来。

    “既然是姐姐的话......既然是姐姐的话,就别让我总是这么提心吊胆好不好——!”

    “刚才的电话里,你声音忽然消失的那个瞬间,我真的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啊!”

    “还在想如果真的变成那样的话该怎么办之类的!你知道吗?!”

    直到这个时候,她也才真正的了解到妹妹到底独自承受了多少自己不曾尝试去了解的恐惧......

    然而就在刚才的这一瞬间里,已经全部都了解了——

    “傻妹妹,姐姐怎么舍得离开你嘛——”

    说着说着又装傻趁机蹭着尤娜看起来好像湿漉漉的脸。

    “好了好了......别闹了,我扶你走吧?”

    就这样,姐妹俩互相搀扶着一块儿回到了雷米尔呆的避难所。

    当然被救的女孩儿也在一块儿。准确地说正在尤娜背上呼呼大睡中——

    “妈,妈妈?妈妈!”

    “非常感谢!”

    当然这之后被感谢了,虽然尤娜只是一言不发似的接受了,但对方仍然没有责怪她看起来好像在板着脸的态度。

    “我知道的,姐姐虽然不喜欢说话,但是是个很好很好的人呢!对吧?”

    “......”

    硬要说起来会让她这么认为也是无可奈何的事吧?

    毕竟是自己主动说可以背着她的,结果还不知不觉就一路背到这儿了——

    更不可思议的是这家伙途中还睡着了!

    “嗯......”

    然而就算是接受了人家的好意,也确确实实感受到了,但是她给出的回应总让人不由得感到泄气——

    可是对方却完全不这么认为。

    也能察觉到她绝不是故意的,硬要说的话充其量仅仅只是有点儿害羞而已吧?

    “尤娜,你也真是的,至少好好回应下人家嘛!”

    别人暂且不谈,但至少黎拉对于妹妹的态度多多少少是有点儿不爽的。

    “比起这个,我还没听你的解释呢!这伤到底是怎么弄的?”

    不料,只是一会儿工夫就被她抢了先机,从而完全失去了作为姐姐的立场。

    “......你还真是不一般的执拗啊。”

    如字面意思一样,黎拉对妹妹的这份倔强也同样了如指掌——

    也就是说如果这种时候不编个像样点儿的理由的话,她是不可能善罢甘休的。

    但是如果直截了当地说谎的话,肯定又会被这家伙当场毫不留情地揭穿。

    “理由刚才不是已经告诉你了吗?”

    所以即使是承受着雷米尔那一脸“你为什么要......”类似于这样的质问,她也直到最后都没有改变说法的打算。

    然而就算他明白为什么的理由,但是尤娜却对此一无所知啊......

    “是吗?”

    仅仅只是一个眼神的交流,尤娜就明白了姐姐的想法——

    原来如此,她并不想告诉我啊......

    同时也理解了姐姐真正的意图,并得出了结论。

    “既然你不愿意说的话,我不会再问了。”

    听到这个回答的瞬间也能感受到仿佛仅仅只有自己才能感受到的——她对自己的失望。

    姐妹之间不是不应该有秘密可言的吗?为什么事到如今非要隐瞒不可呢?

    “好了,趁天还没黑,我们回家吧?途中顺便买点晚饭材料怎么样?尤娜,你想吃什么?”

    当然自己这话不可能会得到什么好的回应——

    “随便你。”

    你看吧?无论怎么看都还是在赌气的模样。

    “怎么办?”

    “这种问题就算你可怜巴巴地这么看着我也没用吧?我怎么可能知道那家伙什么时候会原谅你?”

    “这种时候如果连你也抛弃我的话,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啦?!”

    黎拉与雷米尔两人自始至终用目光不断地交流着。

    “帮帮我啊......”

    “不,所以说我也没办法啊,而且那是你妹妹......你应该比我更了解她不是吗?”

    “为什么反倒希望我去做和事佬啊?”

    “话是这么说没错啦......诶。”

    这时候,尤娜理所当然似的转过头来——

    “比起超市什么的,不应该先去趟私人诊所吗?现在姐姐你的伤是最优先事项。”

    于是,两人在都被吓了一跳的前提下条件反射似的点头了。

    “好严重的烧伤和撕裂伤......你到底是怎么搞的?”

    ——毫无疑问这是来自大夫的责备。而面对那股威压,黎拉也只能乖乖认错。

    “是,非常抱歉......给您添麻烦了!”

    “重点根本就不在这儿吧?唉,所以说现在的年轻人呐......”

    所以会有这样的感叹也是没办法的吧?综上所述这里还是别再深究比较好。然而尤娜的表情实在是让人太难受了——“饶了我吧!”

    “总之回家之后好好静养,明白吗?”

    “是,明白了......我会乖乖照做的。”

    会乖乖照做?才有鬼呢......!

    ——根本不可能照做才对吧?

    话音刚落的瞬间,尤娜的眼神就好像针扎似的疼。

    “又装乖......真是够了。”

    然而当他们好不容易终于买完食材回到家的时候,却大吃一惊地发现客厅里一片狼藉——

    简单来说就好像进贼了似的。这样的形容绝不会显得过分。

    但是紧接着他们就都不约而同般的意识到——如果真的是这样,家里的防盗设备应该会有留下相关记录才是,然而并没有这方面的迹象。

    “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在产生这个疑问的同时,他们发现了正瑟瑟发抖似的蜷缩在地板上的里维莉亚。

    然而让人不禁感到奇怪的是——

    此时此刻的她身上到处遍布着淤青,头发也乱糟糟的......

    甚至身上的衣服也被撕扯得七荤八素......

    一言以蔽之就是现在的她非常狼狈,整个人看起来也都失魂落魄的样子抖个不停!

    “里维莉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然而,当雷米尔把手搭在她肩上的瞬间......

    那一刻她迸发出的哭喊、反抗,甚至顿时将三人都吓得面面相觑——

    “里维莉亚,你看清楚!是我啊!是我们啊——!”

    最后无可奈何的雷米尔只得用蛮力将泪如雨下似的她紧紧搂在怀里......

    同时一遍遍地反反复复告诉她——“现在已经没事了。”

    “抱歉,我......我......我!”

    像是这样的语无伦次,到底持续了多久呢?

    他不可能会知道......但正因如此,才会更加愤怒。

    “口渴吗?”

    “嗯......”

    雷米尔说着便把水递给她。

    虽说现在由黎拉不断地安慰着的她多多少少总算是冷静下来了吧?

    同时也能好好地把握状况了。

    但是那仿佛万念俱灰似的表情还是给了他非常大的冲击......

    因为,那看上去简直就像是另一个非常熟悉的陌生人似的——

    那是自己从未见过的表情——

    她好像在畏惧着什么。

    而且那还是她完全无法违抗的存在。

    “到底怎么回事?”

    雷米尔不得不这么想。

    “之前,就在你们出门不久,来了人......”

    “我以为是客人,就去开门——结果站在门外的是......那家伙。”

    “那家伙是指?”

    他一头雾水似的顺势抛出了疑问。

    可没想到紧跟着就连黎拉的脸色也跟着渐渐变得难看起来——

    “我想,里维莉亚指的应该是他的父亲吧......”

    “父亲?是我理解的那个‘父亲’吗?你在开玩笑吧?因为这无论怎么看都像是——”

    然而只质疑了一半便放弃了。因为那眼神绝不像是在开玩笑的样子。

    再加上,里维莉亚此时此刻的模样......她的表情......

    ——“不可能吧?那可是亲生父亲啊?怎么可能会做出这种事来......”

    然而在铁证如山似的事实面前,雷米尔的任何怀疑都显得那么得不堪一击......

    “事到如今,你不会连里维莉亚都要怀疑吧?这种话,可不是身为挚友的你该说出口的哦?”

    面对黎拉那仿佛忍无可忍般的质问,他老老实实道了歉——

    “抱歉,我只是觉得难以置信而已,并没有要怀疑之类的......”

    “你早就知道了?可以的话能告诉我吗?”

    然而就在这节骨眼上,里维莉亚打断了她眼看着就要脱口而出的话语——

    “抱歉,黎拉......但我想还是由我自己说会比较好。谢谢你了——”

    这之后,理解了她可能想要和雷米尔独处一段时间的黎拉,识趣地让出了房间。

    “当然我也很抱歉一直瞒着你,雷米尔......其实我早就该告诉你的。在那之前能麻烦再来杯水吗?”

    “我知道了......稍等——我去倒。”

    所以,一旦变成只有这种两人独处的状况时,她总会在不经意的瞬间暴露自己的任性......

    虽说,变成这样的话也利于她整理心情就是了。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异形居住的行星》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异形居住的行星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异形居住的行星》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