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部 掘墓人 尾声

读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地狱变第六部 掘墓人 尾声
(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城市上空吹着猛烈的风,周旋牢牢抓着脚手架,好不容易爬上这栋建造中的大楼。

    大概是十九楼,差不多了,不用再往上爬了,让一切回到原点吧。

    周旋爬到脚手架的边缘,看着马路对面一大块空地,正是未来梦大厦的旧址,也是自己童年时生活过的老房子的所在。

    深深吸了口气,闭上眼睛,纵身一跃……

    他死了。重重地砸在未来梦大厦旧址前的马路上。如果十三天前他从未来梦大厦顶楼跳下来,恐怕也是摔到这个位置。

    周旋并没有感到疼痛,反而觉得身体轻了许多,被马路上浓烈的尾气一喷,高高地飘了起来。

    他看到了地面上自己的尸体,被许多汽车与行人围绕着,那些或惊恐或冷漠或看热闹的人。在围观的人群中,他看到了莫星儿的脸,美丽苍白的面容,两行眼泪缓缓流下。

    他还看到了玉田洋子与正太,妈妈抱着儿子要坐进出租车,但七岁的男孩始终看着天空——没错,这个具有超能力的孩子,看到了周旋飘在空中的幽灵。

    还有蹲在街边哭泣的丁紫,这个女孩再也不敢回学校了,盘算着怎样才能流浪天涯。

    陶冶已经背上行囊,却不知去哪里。他茫然地站在街边,以为出了什么交通事故。

    一只来自地洞的小动物藏在草丛中,发出惊恐绝望的尖叫。

    死去的周旋越飘越高,渐渐超过十九层楼,再也看不清他们的脸了。

    天上的云有些奇怪,令人产生一种不祥的预感。

    他想起了若兰。

    十七年前,高三下半学期,春寒料峭的三月,若兰悄悄告诉他——她怀孕了。

    周旋就是她腹中孩子的父亲,虽然,他自己也还是十八岁的孩子。

    他害怕了,不愿承担作为父亲的责任,他跪在若兰面前,恳求她不要说出去,还说愿意出钱陪她去医院做人流——那时街头还没有“无痛人流”的广告。

    这对少男少女秘密地去过医院,但她独自逃了出来,因为目睹护士把引产后的死婴扔出来。她呕吐了几天几夜,不想自己腹中的孩子被人杀死,那无异于草菅人命。最终,她决定把孩子生下来,不管有多苦。

    她再也不想见到周旋,但为了这个男生的大好前程,她从未说出过周旋的名字,即便被父母痛打耳光。

    当若兰全家在一夜之间消失,周旋才追悔莫及,但他到底没敢把秘密说出来。

    此后的十多年,周旋一直活在深深的内疚中,之所以选择在愚人节自杀,也是为了当初自己的怯懦。

    老房子拆迁的过程中,周旋找到过若兰一次,仅仅是街坊们开会商议赔偿金。若兰私底下承认,为他生下了一个儿子,已经读中学了。她问周旋要不要见儿子一面,周旋犹豫再三,却没有选择见面,理由是现在穷困潦倒,没有颜面见他们母子。

    从此,他再没见过若兰,连她死了的消息都不知道。

    直到世纪末日的第六夜,他躲在七楼的废纸箱间,才知道小光就是自己的亲生儿子。

    然而,随即他就眼睁睁看着儿子被罗浩然从背后刺死。

    周旋发誓要杀了罗浩然。

    这辈子他都无法完成心愿了——事实上他这辈子没有一桩心愿完成过。

    哦,他飘到更高的空中了,超过这座城市所有的高楼,俯瞰这座巨大的恶魔般的都市,彻夜通明的摩天轮,还有东方黑暗无边的大海。

    4月13日。黑色星期五。夜,22点19分。

    忽然,天边闪过一道绚烂夺目的极光。

    比十二天前那道光更加可怕,几乎笼罩了整个太平洋的光芒,让他再也无法看到脚下的世界。

    眨眼间,周旋已飘入了黑夜的云端。

    他以为自己会看到世界末日,真正降临到这个地球的末日,没想到却看见了两个人。

    一个是若兰,另一个是小光。

    他们都那样漂亮,无忧无虑,在天堂的转角处等着周旋。

    可是,他不敢看她的眼睛,颤抖着问道:“你已经不恨我了吗?”

    “我从来没有恨过你。”

    从来没有恨过我?

    突然,眼前的云朵与极光都消失了,满脸的胡茬、皱纹与污垢全部不见,就连发型也恢复成高中生的模样。周旋穿着一件厚厚的羽绒服,里面是黑色毛衣,口袋里放着学生证。

    所有一切都是幻觉?或是一场最可怕的噩梦?自己从来就没有长大过,还是十八岁的高中生?这是大年初四,老街坊旧房子还好端端的,空中尽是迎财神的烟花爆竹,眼前是美丽的白衣少女。

    “若兰,你敢不敢去‘鬼楼’?”

    “只要你敢去!”

    少年抓着她的手,小小的温暖的手,寒冬里让他心跳加快。

    来到传说中闹鬼的老宅,沿着布满灰尘的木头楼梯,来到三楼的小房间。少年点上一根蜡烛,摇曳的烛光照亮她的眼睛。少年拿出给她的礼物。

    “哇!超级赛亚人公仔!”

    他积攒了两个月的零花钱,从进口玩具商店里买来的正版。

    隔着“鬼楼”里幽幽的烛光,若兰看着他的脸,轻声问道:“你怕鬼吗?”

    “世界上没有鬼。”

    “我也是这么想的。周旋,我喜欢你。”

    “从什么时候开始?”

    她脱去外套,用手指划着他的掌心:“从第一次见到你开始。”

    “我也是。”

    “你喜欢我吗?”

    “喜欢。”

    “明天一起去坐摩天轮吧,传说在上面许愿就能实现。”

    “许愿……我们在一起……直到……”

    “直到世界末日。”

    直到世界末日

    但愿只剩下我和你

    但我又怕你说

    为什么是你?

    直到世界末日

    但愿只剩下你

    但我又怕你说

    为什么没有你?

    直到世界末日

    但愿只剩下我

    但我又怕我说

    为什么没有你?

    直到世界末日

    但愿只剩下你们

    但我又怕你说

    为什么不是你?

    直到世界末日

    但愿只剩下他们

    但我又怕他们说

    为什么没有我和你?

    直到世界末日

    但愿什么都没有剩下

    但我又怕没有人说

    为什么没有我和你?

    直到世界末日

    2012年1月25日星期三初稿于上海

    2012年3月3日星期六二稿于上海

    2012年3月15日星期四三稿于上海

    2012年3月18日星期日四稿于上海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地狱变》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地狱变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地狱变》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