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8 一生一次(下)

读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百炼成仙 378 一生一次(下)
(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正儿八经的证完婚后,便是闹腾而又繁琐的敬酒环节。

    林希还好些,端着半杯红酒一圈走下来还剩下一半,而叶驰却已经喝了快大半瓶了,脸上透着不甚明显的红晕,脚下也有些虚浮,只有眼神依旧清明。

    如果他喝得是兑了饮料的红酒还好一些,但这是纯的,是林希稍微抿一口就有些晕乎的纯红酒。眼看着需要敬酒的人还有好几桌,林希不由得拉了拉他的袖子,轻声道:“少喝点。”

    叶驰并未答话,只是轻握了下她的手心,侧头微微一笑,随后就拉着人继续上前敬酒。

    而到后面,林希就发现自己真的是有些痴心妄想了。

    前面那些都是长辈,喝酒大多都是意思意思就行了,后面那些……就完全都是无赖了。

    再加上刚好沈清和邱婉也走到了这边,工作室的人,游戏的朋友,以及现实里的朋友都是异常的激动,然后便不顾一切的拉着两个男人开喝。

    这种场面再劝就不太好了,于是林希和邱婉无奈的对视一眼后,便自觉的撤离到空桌边开吃慰劳自己那已经有些受不了的胃。

    见林希一边吃还一边朝男人堆那边投去担忧的眼神,邱婉不由笑道:“别管了,就让他们喝吧,反正也就今天一天,以后就想怎么管就怎么管了。”

    “……”林希无言,转过头对上她那无谓的笑容,幽幽的道:“我真为老大以后的自由担忧。”

    邱婉故作凶狠的瞪了她一眼,道:“我家男人就不用你担心了,管好你家那个就好了。”

    “呃……”林希想象了一下叶驰被她管束的场景,然后不由得发笑:“还是算了,我们两个讲究地位平等,谈不上谁管谁……而且,他的话,应该也不需要我去管吧。”

    邱婉撇了撇嘴:“的确,你家那位不用管也很自觉。”

    “怎么?”林希笑着看她,“老大不自觉吗?”

    “也没有啦……”邱婉忽然停顿下来,冲她笑了笑后就没再继续。

    林希正一脸莫名之时,就听到熟悉的嗓音在耳边响起。

    “原来你们两个躲这里说悄悄话来了。”

    话音刚落下,人就在林希身旁落座,清新的香水味就这么的钻入林希鼻中。

    林希知道她来了,但没想到她竟会主动找过来,还一副跟她们很熟的模样。

    见她不吭声,一边的邱婉只好无奈的率先出声:“嗨,李妍,你就吃好了?”

    “嗯。”李妍微微一笑,道:“我们刚刚在那边讨论要不要去闹洞房,所以过来询问一下当事人的意见,如果不方便的话就不打扰了。”

    后面这句话她是径自看向了仍旧没什么动作的林希,很显然的挑明了询问的对象。

    林希这才慢悠悠的开口道:“哦,可以啊,如果叶驰他不介意的话,我也没关系的。”

    李妍闻言便笑道:“二哥肯定不会介意的。”

    “哦?”林希转过头去看她,面上是柔和的笑意,说出的话却是有些尖利,“我都不知道他会不会介意呢。”

    显然是没有料到她会来这么一句,李妍面色微变,随后级恢复过来,不甚在意的道:“那我还是去问问他好了,免得又说我私自替他做主了。”

    说完也不等林希反应,便朝两人点头示意离座,朝着那堆男人走去。

    看着她走远后,邱婉便连忙转过来安慰林希,“别管她,你家男人什么样你还不清楚吗?”

    林希耸肩:“这么明显的挑拨离间我怎么会中计,就是觉得到现在她还不死心……有点郁闷而已。”

    “谁让你家男人魅力太大,”邱婉又是一撇嘴,“所以才让你管好,免得一不小心就被人钻了空子。”

    看了一眼正在跟李妍对话的叶驰,林希轻叹一口气,然后低下头去专心吃东西,没再说话。

    *

    李妍所想的闹洞房终究没能实现,也不是叶驰狠心的拒绝了,而是酒席散场之时,叶驰已经醉的不像话,还是被人背上酒店套房的。都这样了,也没人提闹洞房一事,各自打了声招呼后就纷纷离开。

    看着叶驰醉后安静的睡容,林希不由无奈失笑,早就跟他说少喝点,结果还是喝成这样……而能避免那群人不安好心的闹洞房,也算是件不错的事。

    也还好当时为了方便,就将新房设在了酒店里,不然搬着这么个醉鬼上楼都是件难事。

    更好在两个人还有半个月的蜜月可度,所以今天晚上直接洗洗睡也没什么不好的。

    林希伸了个懒腰,站起身才抬脚向前走了一步,手就忽然被人猛地一拉,然后整个人就这样的跌在了床上某个人的怀里。

    “……”林希惊奇的瞪大双眼看着叶驰,“你,你没醉?”

    叶驰翻了个身,直接将人压在身下,头埋在她的颈间低笑出声:“不装醉的话,真让他们来闹洞房?”

    过分灼热的气息让林希下意识的想移开,结果下一秒她就定住了……叶驰直接啃了上来。

    她的脖子比较敏感,只被略微啃咬了一会整个人就有些酥麻之感,林希先是舒服的轻叹了一声,随即就回过神来的红了一张脸,伸出手去推了推依旧在她脖颈边辛勤劳作的叶驰,“一身的汗,你不嫌脏啊。”

    却不料声音意外的绵软,叶驰的呼吸瞬间变得更加粗重了,沉默的喘了两口气后,他才撑起身来直勾勾的看了她一会,然后就陡然的将她一把抱起,径自往浴室走去。

    直到被放进浴缸里后,林希才蓦地反应过来,哭笑不得的道:“婚纱还没脱啊……唔……”

    她话还未说完,就被叶驰一个俯身深吻给彻底堵了回去,这一次他没有给她任何准备的时间,径自托着她的后脑勺压向自己吻了下去,然后熟练的用舌尖抵开牙关卷住某个完全呆住的小舌缠绵嬉戏。

    林希只略微一愣,就立刻的闭上了眼,还自觉的伸手环住他的后颈,配合的迎上去。

    起初林希就没认为这会是个多单纯的吻,但等到真正的感受到紧紧压在自己身上那人某处的明显反应后,她便还是不由得有些心慌,而心慌归心慌,当叶驰完全不怀好意的抬起身子蹭了蹭她之后,还是不免给予了最真实的反应,下意识的溢出一声轻吟。

    叶驰动作一顿,正想继续再接再厉之时,人却忽的被推开。

    林希整张脸已经红得不像话,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半响才道:“先洗澡,或者……”

    叶驰也不动,就那般定定的看着她道:“或者什么?”

    “……”她没事说什么或者啊!林希咬着唇,半天才闭上眼一副光荣赴死的壮烈模样,轻启薄唇吐出三个字:“去床上。”

    紧跟着就是一阵天旋地转,再下一秒人就已经躺在了柔软的床上。

    看着她躺平一副任人鱼肉的模样,叶驰反倒不急了,慢悠悠的先将婚纱的裙摆给理顺,然后才轻轻的俯身压上去,附在她的耳边道:“今天的你很美。”

    等了半天就等来这么一句话,林希惊讶之余还有些无奈,伸手将人推开了些,睁开眼冲着他一挑眉道:“然后呢?”

    她倒是要看看他到底要玩什么花样,林希心里暗哼了一声,看着他等待回答。

    叶驰不慌不忙的握住她的手放在了自己的衣领上,再正经不过的道:“然后,我帮你脱婚纱,你帮我脱西服,如何?”

    还如何……林希只觉脑里“轰”地一声,就如火山爆发一般的血液全部上涌,脸烫得都快烧起来了。

    可明明是想拒绝的她,却是鬼使神差的道了声“好”。

    接下来的事情就有些不受控制了,林希被叶驰又一记深吻给吻得头晕目眩却仍不忘例行她的责任——替他解衣,然而等到发现他已然差不多裸裎相对,自己却仍是完好的穿着婚纱时就已经晚了。

    叶驰只掀开了裙摆的一角跻身进去,灼热的过分的大手沿着腰际一路下滑,却在腰\/臀之间徘徊不定,不上不下的揉的林希想要出声说话,却因着他的唇舌一直在颈间流连,致使最终只是发出一声又一声的低喘。

    这种感触实在太过陌生,陌生的让人着迷。

    林希无力的挣扎着,却在叶驰稍微离开些的时候,又不由自主的凑上前去,颇有几分欲迎还拒的意味。

    然而人虽然已经有些迷糊,但在叶驰的大手试探性的触到某处之时,还是下意识的警觉的伸手过去按住他的,吐出根本没有任何威力的拒绝话语:“别……不要……”

    叶驰略一停顿,随后便毫不犹豫的抬起头来吻住她的唇,将她剩下的话语全给堵了回去,手上的动作也坚定的继续。

    林希的身体早已软成了一滩泥,力气更是半分都使不上,再加之被吻得什么也顾不上,待到身体被硬生生的挤开,一寸寸的进入之时,全身的感觉都只剩下一种时,她才勉强恢复了点力气将人推开些,带了丝哭腔哑声道:“疼……叶驰,你出去,我不要了,真的不要了……”

    叶驰握住她双手手腕压上枕头,低下头去轻柔的一边吻着她,一边低着嗓音安抚道:“乖,放松点,很快就不疼了,相信我。”

    说着又往里挤了一寸,直将林希的眼泪逼出来。

    林希手被制住,又使不上力来,疼到不行的时候就干脆一口咬上了身上之人精壮的肩膀,眼泪刷刷的往下流。

    哪知她这样才更刺激人,叶驰倒吸了一口冷气,然后就不受控制的猛地一顶,完全的没入了她的体内。

    林希闷哼一声,嘴上更加用力,才刚觉得疼痛好像差不多转移出去后,整个人就被顶撞的就连呼吸都变得支离破碎。

    叶驰的动作并算不上太快,只是每每在林希觉着要缓过来之时就再次发力,深浅不一的既霸道又彰显着不容忽视的温柔。

    慢慢的,疼痛感在叶驰不忘抚慰的动作下稍有缓解,取而代之的是参杂在疼里的酥麻之感,直到发出一声略显怪异的轻吟后,林希才真正察觉到不对劲的地方。

    而叶驰则是了然的愈加使劲,松开她的手腕,一手流连在她的腰部左右,一手则是紧紧按住她的后腰往自己这边压,让两人的结合之处更为的紧密。

    林希仍是“呜呜”哭着,声调却是已然变了样,不再是痛苦,而是另一种意味。

    大床随着两人的动作剧烈的摇晃着,静谧的房间两人粗重的呼吸,以及那令人面红耳赤的水渍声越发的明显,暧昧甜腻的气息瞬间在房内蔓延开来,直等窗外的天色慢慢暗下来才回归平静。

    林希已经累得连抬手指都无力了,偏偏旁边那人仍旧精力过剩的在她颈窝处厮磨,大手亦继续不轻不重的揉着她的腰,听到她发出低吟后,掌心便愈发的灼热,隔着婚纱都烫到不行。

    一动不动的任由他折腾了一会,恢复了点力气后,林希才用已经哑到不行的嗓子道:“起开。”

    他倒是好,一身光溜溜的什么也没穿,而她却还穿着繁重的婚纱,空调又没来得及开,全身就像是浸在粘稠的汤汁里,难受的要命。

    叶驰动作一顿,听到她再一声“起开”后,才了然她这回是真的有些气了,而至于气什么,他又怎么会不知道?

    老老实实的从人身上起开,叶驰随意的套上裤子后,便回过身去帮着林希起身,拉开拉链脱掉婚纱内衣,又抱着人再次进了浴室,先将水放好了才把人放进浴缸里,然后毫无自觉的也跟着躺了进去。

    这是酒店专门准备的蜜月套房,浴缸自是不会小,两人并排躺着都还略剩余些空间。

    正是因为这个,林希才什么都没有说,就这样闭着眼躺着,安心的享受着身旁人仔细贴心的服务。

    而这回叶驰倒是什么多余的事也没做,从头到尾帮着林希洗完后,就率先出去换了床单,才用浴巾裹住她抱着上了床。

    林希正想着就这样睡过去的时候,肚子忽地“咕”的一声,瞬间的就将所有的疲倦和睡意给打断。

    睁开眼来就见叶驰带着几分无奈的笑意道:“先吃点东西再睡吧。”

    林希被伺候得舒服了,自是也不再计较刚刚他不脱婚纱的事,点下头道:“嗯,我想吃寿司。”

    “……”原本只是想叫酒店客房服务的叶驰动作一顿,随后就收回去拿电话的手,开始认命的穿衣服,“好,我出去给你买。”

    *

    两人为期半月的蜜月旅行先是去马尔代夫,然后再转战印度的巴厘岛,尽管都是海边,可却并不妨碍林希对即将要去到的这两个地方表现出期待。

    不过在看到熟悉的二人组合时,她还是不由得有些无奈,而想想人多也是不错,再加上彼此都不会干扰,便也没多说了。

    只是前一刻林希还在庆幸她的位置是和邱婉一起的,后一秒就开始后悔了。

    “看你们这样,”邱婉神秘兮兮的凑过来,道:“他昨天根本没醉吧?感觉怎么样?你男人厉害吗?”

    “……”林希下意识的就想起了她刻意遗忘的场景,面上一红,转过头去不看邱婉,嘴硬道:“谁说他没醉,昨天晚上他一直睡到半夜,吃了点东西又接着睡了,能有什么感觉?”

    “是、吗?”邱婉明显不相信,看着她那已经通红的耳垂,勾起嘴角一笑,转过头去喊人:“叶总!”

    “喂!”林希连忙转过头来伸手去捂住邱婉的嘴,瞪着她道:“你叫他干嘛?”

    邱婉眼中的笑意更甚,拉下她的手故作无辜的道:“我只是想问问他要不要加长假期而已,你紧张什么?”

    林希顿时噎住,悻悻的收回手来不再理会她。

    邱婉却是仍然不放过她的再次凑上来,“其实如果你要去两个地方的话,真的要考虑加长假期的……不是说很多人的蜜月就是去做\/爱做的事吗,做完了就没空玩了。”

    “你!!”林希被她臊得不行,正想着要不要去跟沈清换个位置的时候,身边就忽然传来一股熟悉的气息。

    看着她气得鼓起来的脸,叶驰不由得抬手去捏了捏,“怎么,邱婉说了什么,你这么生气?”

    转头看着他的笑脸,又是想起昨天的事,又是想到刚刚邱婉的话,林希只觉整个人都快要疯了,跟谁坐也不是,最后只好拨开他的手,摊开薄毯盖住头,闷闷的闭着眼准备睡觉。

    然而下一秒,她又再次破功。

    叶驰并没有如她意的没再打扰,而是附身过来,隔着薄毯在她耳边呼着热气,道:“我想你了。”

    两人从昨天起就没再分开过,这个想字太过意味深长,林希登时就羞红了脸,正想转过身去避开他,腰就被紧紧握住,且被强制的往身边人的怀里带去。

    林希几乎是被强迫的抱住了叶驰,正待不悦的推开他,就听叶驰发出一声轻叹,伴着轻揉她腰部的动作,语气间有几分动情的道:“小希,我爱你。”

    林希动作一顿,愣了半响,才自发的回抱过去,如身在梦中一般的轻“嗯”了一声:“我也是。”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百炼成仙》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百炼成仙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百炼成仙》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