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番外二十一:赫连宝鹿的小奴隶

读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将军我可以正文卷 番外二十一:赫连宝鹿的小奴隶
(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远方泛起一丝微弱的金光,赫连宝鹿知道太阳快要升起了。

    跑了一夜的三人彻底坚持不住,找了个湖泊停了下来。

    “辛苦小哥了。”赫连宝鹿看着疲倦不已的赫连豹,十分心疼。

    赫连豹将背后的阿翁小心翼翼地放下,他的肩膀已经被磨破了,疼得他倒吸一口凉气。

    但他不愿妹妹担心,反而笑道:“小哥是男子汉,不辛苦。反而是你,骑马跑了一夜,你可还受得住?”

    “我没事,我们得休息一下会,马儿也要休息。晚一些待会再上路,估计再骑半日便能到塔卡里了,到了塔卡里就安全多了。”赫连宝鹿摇摇头,不愿让赫连豹担心。

    现在可是性命攸关的时候,她绝对不许自己拖后腿。

    几人身上都没有吃的,只能把目光望向了湖里。

    这湖水清澈见底,别说有鱼了,一只小虾米都没有。

    三人只能灌了一肚子凉水,躺在地上休息。

    “我和小哥睡一会,你守着。”赫连宝鹿冷冰冰地看着阿曜。

    他给了她一个放心的眼神,便坐到了回纥刀旦身边。

    赫连豹还想说什么,却看到赫连宝鹿闭上了眼,他想了想自己不能拖妹妹的后腿,赶紧休息了起来。

    没一会儿鼾声便响了起来,赫连宝鹿看了沉沉睡去的赫连豹一眼,知道他这是累极了。

    不知道二哥怎么样了。

    赫连宝鹿想着离开前赫连虎那毅然决然的神色,心里有了猜测。

    她不愿去想那个结果,闭上了眼小声啜泣了起来。

    二哥对她极好,每次有什么新玩意总是第一个想到她。和大哥的无条件顺从不同,二哥总会给她讲各种各样的道理。

    她有时候挺烦二哥的,觉得他是一个啰嗦的小老头。

    可一想到再也见不到这个话痨的二哥,赫连宝鹿心里止不住的疼。

    她太大意了。

    从阿曜问她问题开始,再到彩嘉的提前出生,还有记忆里那场大旱导致的迁徙也没有了。

    明明先前有那么多不同都在提醒她,这个世界和上一次不一样了,她却没有在意。

    阿曜听到她的抽泣声,心里钝钝的痛。

    可是他也不知道这个时候该说些什么,便默默地坐着没有开口。

    或许公主这个时候,是不想要任何人打搅的。

    过了约莫两个时辰,回纥刀旦醒了过来。

    他揉着脑袋,觉得眼前阵阵发昏,身上也像被千斤重担碾压过了一番,难受得紧。

    “喝。”阿曜将水壶递给了他。

    回纥刀旦认出这是外孙女身边的人,便放心地一饮而尽。

    喝下了甘甜的湖水,回纥刀旦清醒了许多。

    他扭头看向一旁呼呼大睡的两个孩子,脸上浮现了一丝柔情。

    “阿翁,阿翁你醒了?”赫连宝鹿迷糊中察觉到有人在看自己,一睁眼便看到了坐在身侧的回纥刀旦。

    “是啊,阿翁醒了,小鹿儿再睡一会?”回纥刀旦慈爱地看着自己的外孙女。

    “不用了,我睡好了。”赫连宝鹿却不肯再睡下去。

    回纥刀旦没看到赫连虎,心下已有了猜测,但他却还抱着一丝侥幸心里,颤颤巍巍地问道:“虎儿呢?是给咱们找吃的去了么?”

    “二哥,二哥他没跟我们一起走。”想到赫连虎可能已经丧命,赫连宝鹿再也憋不住,扑到回纥刀旦的怀中嚎啕大哭。

    阿曜看着她,这才意识到,昨夜那个有条不紊指挥他们逃跑的公主,不过十二岁而已。

    回纥刀旦心酸地拍着她的背,小声安慰道:“没事,没事,小鹿儿不哭,阿翁在呢。”

    赫连豹哭声吵醒,看到醒来的回纥刀旦十分惊喜。

    “阿翁你醒了?”

    “是啊。”回纥刀旦看到赫连豹神志清醒,顿时放心了许多。

    见赫连豹也醒了,赫连宝鹿不好意思再哭下去。

    她从回纥刀旦怀中挣脱,快速擦掉眼泪,看着天上的太阳推测着时间,现在应当是上午十点左右,再过一会太阳会更毒辣,就不好赶路了。

    她看了一眼阿曜道:“不能休息了,我们得快点赶到塔卡里。”

    “阿曜一夜没有合眼了,他还能坚持住吗?”赫连豹有些担忧。

    “他可以的,我们快走,不然敕勒家的人追上来就麻烦了。”赫连宝鹿想了想自己的任务,决定不给阿曜半分好脸色。

    阿曜照常沉默,对她的决定没有半分反对意见。

    “二哥我骑你的马,你和阿翁用我的马。我怕你的马吃不住力了。”赫连宝鹿率先上马。

    “妹妹言之有理。”赫连豹听她这么一说,没再继续纠结阿曜的事情。连忙搀扶着回纥刀旦,将他扶上了马。

    回纥刀旦想说些什么,却被赫连宝鹿打断了:“阿翁无需多言,保存体力,我们到了塔卡里再说。”

    甩下这么一句话,赫连宝鹿便策马飞奔起来。

    阿曜担心她出事,也跟了上去。

    赫连豹自然不能落得太远,带着回纥刀旦一块追了上去。

    三人紧赶慢赶,终于到了塔卡里。

    找了个牧民的帐篷,给了他一串珍珠和一枚金子,他便欢喜地将几人迎了进去。他的婆娘还给几人准备了油酥茶和羊肉。

    饿了一整夜,几人终于吃上了热乎的东西。

    赫连宝鹿拿着一个玛瑙手串跟这家人换了一些干粮,以备待会上路。

    回纥刀旦到底是上了年纪,他吃了东西没一会儿便睡着了,阿曜也有些困意,只是赫连宝鹿不发话他不敢睡。

    “睡吧。”看着眼皮子打架的阿曜,赫连宝鹿决定大发慈悲。

    她和小哥守着就好。

    有了她这句话,阿曜终于放心地躺了下去。

    赫连豹看着妹妹平静地脸庞,忍不住开口:“妹妹要不要再睡一会?”

    “不用了,我睡不着。”赫连宝鹿摇摇头,心中一团乱麻。

    她方才去换干粮时,听这家人说原来的大可汗赫连正雄亡了,王后对可汗一往情深,殉情了。

    她还想打听大哥是否安好,这家人却不知道别的了。

    她现在不知道该怎么跟小哥说这些事情,更不知道该怎么告诉回纥刀旦。

    他刚刚经历了灭族之灾,现在又要经历丧女之痛,她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将军我可以》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将军我可以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将军我可以》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