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番外二十二:赫连宝鹿的小奴隶

读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将军我可以正文卷 番外二十二:赫连宝鹿的小奴隶
(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赫连豹满脑子都是想着搬救兵回去救二哥,没注意到赫连宝鹿的反常。

    “那等阿翁他们醒了,我们就赶紧回王庭。”赫连豹在心里盘算一番,照他们这个快马加鞭的速度,应当还有五日就能到家了。

    “不能回去!”赫连宝鹿下意识地开口。

    “为什么?”赫连豹见她这个反应,意识到不对劲。

    “没什么,我……”赫连宝鹿脑子一片混乱,来不及想借口。

    “是不是父王和母后出事了?”赫连豹紧紧扣住她的双肩,逼她直视自己。

    赫连宝鹿不敢看他,艰难地吐出一个“是”。

    “不可能,我不信。父王和大哥英勇善战,怎么可能出事。”赫连豹松开手,痛苦地捂住了自己的头。

    “嘘。”赫连宝鹿担心他吵醒熟睡中的二人,急忙对他比了个安静的手势。

    “你跟着阿翁,我必须回王庭看一看。”说完他就要去套马,赫连宝鹿拉住了他。

    “二哥,你要抛下我和阿翁吗?”赫连宝鹿知道现在说什么都劝不住这个热血上头的家伙,只得卖惨。

    “我武艺一般,阿翁上了年纪,只有阿曜一人,如何护得住我们一老一小?”

    赫连豹听着妹妹这番带哭腔的询问,冷静了下来。

    “你说得对,二哥怎么能抛下你们呢。”赫连豹停下了脚步,一脸凝重地看着妹妹,“你把你知道的事情都说出来。”

    赫连宝鹿还是不肯松开手,生怕他一会儿就跑掉。

    她把方才打听来的事情都告诉了赫连豹。

    赫连豹沉默了半晌,方才开口:“这么说来,大哥应当还活着。”

    “对。只是不知道他会去哪里。”赫连宝鹿有些惆怅。

    “他会不会来找我们了?”赫连豹猜测道。

    “涂谷是昨夜出的事,他应当还没有收到消息,很可能会赶过来。”赫连宝鹿也觉得赫连鹰应该会来回纥家族搬救兵。

    “可这个消息都已经传到塔卡里了,大哥应该早就到了才对啊。”赫连豹皱起了眉头。

    “糟了!”赫连宝鹿惊叫出声,“如果大哥还没到涂谷,那么一定是他受了伤走不快。”

    “那我们得赶紧去找他。”赫连豹听说大哥受了伤,顿时又着急了起来。

    “嗯,此事宜早不宜迟。大哥若是逃出来的,一定不会是一个人,他的亲卫团应当都会跟着,这个就好打听了。”赫连宝鹿冷静下来,一点一点地给二哥分析起来。

    “没错,若是大哥受了伤,按照他们的进度,应该就在塔卡里附近。”赫连豹灰暗的眸子亮了起来。

    “嗯,那我们分头行头。”赫连宝鹿当机立断下了决定,毕竟早一点找到赫连鹰,他们的安全就多一分保障。

    “你能行吗?”赫连豹有些迟疑。

    “二哥放心,我不走远,就在塔卡里打听。”赫连宝鹿宽慰道。

    “行,那我到木拉力打听。”赫连豹快步走到了马儿身边,再三叮嘱:“不许出塔卡里,明日一早我定会回来,若是不回来也会给你们传信,你可千万不要乱跑,听到了吗?”

    “嗯嗯,我和阿翁哪也不去,就在这等你。”赫连宝鹿给了他一个大大的笑容,让他放心。

    自出事之后赫连豹第一次看到妹妹的笑容,他也跟着笑了起来。

    心中郁结之气消散许多,他拿上赫连宝鹿准备的干粮,策马离开了。

    赫连宝鹿回了帐篷,做了只有她和阿曜看得懂的暗号,告诉他自己离开一会,很快就会回来。

    她把自己的红色披风摘掉,拿了这家主人小女儿的衣裳换上,带上了面纱便出门打探大哥的消息去了。

    一路上的人都没有赫连鹰的消息,赫连宝鹿叹了口气。抬头看看天色,觉得回纥刀旦和阿曜应该醒了,正要打道回府。

    一把匕首驾到了她的脖子上。

    “你是何人?为何要打听那个人?”低沉的嗓音从身后传来。

    赫连宝鹿心头一紧,不知身后是敌人还是自己人。

    她握紧拳头,让自己放松下来。

    她带着哭腔道:“你是谁?我找我大哥?”

    “你大哥?”匕首一下松开,那人掀开她的面纱绕到她跟前。

    “大公主?”

    “央真?”

    两人异口同声地叫出了对方的名字。

    “公主随我来。”央真将赫连宝鹿拉到了一个偏僻的角落。

    “大哥呢?”一停下,赫连宝鹿便迫不及待地打听赫连鹰的事情。

    “大王子受了伤,正在此处疗伤。万玛昨日去了涂谷,发现出事了,刚回来。我们正准备带大王子转移,就听到有人在打听他的消息,我就跟上来了。没想到居然是您。”央真语气充满了重逢后的喜悦。

    “那就好。”赫连宝鹿听闻赫连鹰还活着,眼中的泪水夺眶而出。

    “大公主可要随我去见王子?”央真也激动不已。

    他们听闻涂谷血流成河,没有一个活口,还以为公主王子都不在了。

    “阿翁还在等我,我得先回去一趟。”赫连宝鹿猜测帐篷里的两人应当醒了,担心他们要出来找自己,所以赶着回去。

    “好,一切都听大公主安排。”央真恭敬地回答道。

    “走吧。”

    ……

    正如赫连宝鹿猜测的一样,帐篷里的回纥刀旦和阿曜已经醒了。

    回纥刀旦急着要出去找外孙女,却被阿曜拦住了。

    “公主的记号,等她。”阿曜指着地上赫连宝鹿留下的记号说道。

    “你怎么知道那个就是小鹿儿留下的,万一是别人的呢?”回纥刀旦没看到外孙也没看到外孙女,心中焦急不已。

    “这是公主教我的,只有我们知道,别人不知道的。”阿曜刻意在只有我们知道这几个字上加重了语气。

    “你还会说这么长的句子呢?”回纥刀旦没好气地嘲讽道。

    “不能走,等。”阿曜不知道是真没听明白还是装没听明白,他忽略了回纥刀旦的嘲讽,不肯松开手。

    一老一少就这么僵持着,谁也不肯让开。

    “阿翁,你醒啦?”赫连宝鹿钻进帐篷,看到对峙的二人有些疑惑,“你们这是在干嘛?”

    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将军我可以》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将军我可以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将军我可以》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