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卷 第六十七章 黄雀在后

读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下任老板正文卷 第六十七章 黄雀在后
(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陈三成是看到莫莉手上的陈家宝承诺书,笃信陈家宝手上也有别人写给他的类似东西,应该是看起来更规范一些。陈家宝在给莫莉的承诺书上,白纸黑字地写着“……因为一些不方便言说的原因,本人与莫莉女士暂时办理离婚手续。待获取陈氏集团公司20%股权后,立刻与莫莉复婚,并承担莫莉和女儿陈橙橙的全部生活开支,每月生活费不少于2万元,同时将个人名下股权每年分红的50%转给莫莉……承诺人:陈家宝”,陈家宝这三个字是手写签名,下面时间日期,还有手印。

    陈三成看完这个漏洞百出的承诺书,问莫莉,“你就这么相信陈家宝可以拿到集团公司的20%股权?”

    莫莉正眼巴巴地看着陈三成,希望三叔可以帮他主持公道,闻言,没有直接回答,而是反问陈三成,“这不是爷爷一直的承诺吗?连陈家宜不是都已经拿到9%了吗?”

    言下之意,连陈家宜都能拿到的,为什么陈家宝拿不到?

    莫莉是直接找到陈三成家里,庄静也在,两个人看了看对此仍是坚信不疑的莫莉,对视一眼,同时叹了口气。庄静还数落莫莉,“为什么不在办手续之前,跟我们商量商量?”

    虽然庄静一向跟莫莉没有什么私交,但仅是同为女人这一点,莫莉真的要咨询她,庄静觉得自己怎么都会帮莫莉挤一挤脑袋里进的水。但莫莉没说过这事,离完,把孩子放老家一扔,自己躲了起来,据说还是陈家宜花了好大力气把她找出来的。

    至于莫莉不说,他们也能猜出为什么,是想让大家以为你们是真离婚呗。这会儿反应过来跟大家解释是她被陈家宝骗了,大家还能说什么?庄静这会直接坦言,他们也给不了更好的建议。

    陈三成心软,担心莫莉一时想不开做了傻事,还是开口安慰几句。让她放心,陈家不会偏袒陈家宝,也不会亏待她,算是给莫莉吃个定心丸。

    这时间,陈三成心里却想起另外的事情,看来他应该同意庄静关于搬家到省城的提议,不为别的,就两个女儿的教育而言,也是有必要的。从莫莉的行事来看,女孩子多见见世面,是多么重要的事情。他可不想他的女儿们长大后把自己的人生意义放在一个男人身上,什么时候,依仗别人,都是不如指望自己。

    之前,陈三成已经问过陈家宝投资公司的事情,不出所料,陈家宝全盘否定。陈三成也没有跟他费太多口水,而是跟陈二成私下商量过后,直接通过个人关系,联系上陈家宝背后的那个军师。

    对方清楚了陈三成的身份后,客客气气说想跟陈二成面谈,他们可以专程来拜访申水城的陈氏总部。陈三成说那倒不必,他二哥最近身体不太好,现在陈氏集团内外事务都是他和二嫂宁勿远在打理,有什么事情跟他说也是一样。

    对方在电话里特意强调一下,“陈总是说,陈氏的一切事情,您都可以做主?”

    陈三成也没含糊,“对,什么事情都可以直接跟我讲。”

    外面的各种流言蜚语,陈三成也听过不少,一般都是左耳进右耳出。有人当面说什么,他一般也是客客气气搪塞一下。但遇上真的有人挑事儿,陈三成向来不客气。对,陈氏就是他二哥二嫂的。陈氏集团怎么发展起来,他是最清楚的几个人之一。没有宁勿远父母的最早资金支持,没有宁家关系获得的最初订单,就算陈老爷子和陈大成的木匠手艺再好,陈氏也只是一个家庭作坊。陈氏发展到今天,那是陈二成和宁勿远夫妻俩联手拼出来的结果。他、他大哥和陈老爷子是出过力,但力量有限,从来不是陈氏集团发展的关键。对比他大哥的意外,陈三成觉得自己挺幸运了,没有再去做过更多的奢望。

    对于陈家宝的野心,陈三成在看出来之初就一再打压,但现在看来作用有限。这不,陈家宝在拉拢不来自己人的情况下,就去投靠了外人闹事,还是卖了陈氏自己都分不到一分钱的愚蠢操作。

    后来,军师约了陈三成去省城面谈。

    见面后,陈三成直截了当地问对方到底想谈什么?

    对方没有直接回答,而是给了陈三成一堆投资公司与陈家宝之间钱来钱往的转账记录,告诉陈三成,如果他们有事,陈家宝一样脱不了干系。

    又告诉陈三成,他们也知道他们最近的一些麻烦是陈家的关系在使力,他们从来没有主动找过陈家的麻烦,最开始的合作是陈家宝主动找来的,陈氏供应商的所有资料都是陈家宝提供的,条件也都是陈家宝提出的。只能说是陈家宝想做事,他们提供了一些帮助,大家合作赚钱,赚到钱人人有份。

    责任推得一干二净,陈三成很想问要不要陈家宝给你们送个锦旗,三教九流一帮人汇在一起,就是为了齐心协力帮助陈家宝,他真不知道陈家宝还有这个人格魅力!

    陈三成问对方,“陈家宝在这里面到底拿了多少?”又特意强调是已经到账了的。

    对方笑了笑,说短长期项目都有,一年一分红,陈家宝拿到手的也都记得很清楚,陈总如果想了解,可以把他刚才给的资料拿回去慢慢看。

    然后又跟陈三成商量,“大家都就此罢手,怎么样?我们全面结束跟陈家宝的合作,你们也当不曾认识我们,大家还是像以前一样井水不犯河水,当然以后陈氏有合作需要,我们责无旁贷会提供一切资源……”

    陈三成哈哈笑了几声,又问,“我们那些供应商的损失怎么说?”

    军师瞅了又瞅陈三成,“这是陈总您的意思还是陈董事长的意思?”

    结果陈三成说他们是同一个意思。

    这是不同意私了的意思了?卷进来的供应商哪个不是心怀小心思?军师觉得商场如战场,战场没有生而复生,商场自然也没有咽下又吐出来的道理。他们不再跟陈家宝合作,停止阻击陈氏供应商,已经是最大的诚意。

    陈二成也在哈哈间,告诉军师,他们家一致决定,这个事情是陈家宝惹出来的,该承担的责任需要他承担,该找他算账一样找他算账,你们就不用拿陈家宝来做谈判条件了。

    双方不欢而散。

    又过几天,暴力追债引发的命案继续发酵,参与其中的小弟们陆续被抓。等申水城某商业银行一王姓副行长因涉嫌贪腐受贿被立案侦查的消息传来,陈家宝是无动于衷,顶多觉得有点儿晦气,刚准备合作就赶上王行长出事,白费了他的功夫。所以接到军师电话,对方向他详细打听王行长与陈氏集团之前的恩怨时,有点儿莫名其妙,太多的事情他还真不知道。

    他自然更不知道,他三叔陈三成同一时间也接到军师请求再谈谈的电话。

    陈三成一口回绝,直接说自己没时间,家里因为陈家宝莫莉离婚的事情,一时鸡飞狗跳,他要送他老父亲老母亲去远方亲戚家躲躲清静。接下来陈家宝再闹出什么幺蛾子,他们也好处理,省得老人在跟前一味地护短。对方一听,马上说陈家宝离婚的事情,真的跟他们一点儿关系都没有,军师个人甚至建议过陈家宝在处理家事上要厚道一些,但陈家宝听没听进去就不关他们的事情了。

    然后军师说,他们甚至考虑了一下,可以退回部分供应商的损失,至于退回哪些,也可以由陈家人决定。

    陈三成仍坚持自己没时间,如果真心要谈,也行,就跟他老婆庄静谈吧,现在庄静长期在省城协助陈家宁处理陈氏在省城的业务,她一样可以代表陈家。最关键的没说,但相信对方也明白。跟庄静谈,再拿陈家宝说事,那是一点儿用都没有的。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下任老板》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下任老板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下任老板》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