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脱胎换骨

读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玄仙变 第二十四章 脱胎换骨
(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昏暗的密室里,两道声音此起彼伏。

    一个是震天响的呼噜声。发出这声音的是一个面色红润的修士,四脚朝天地躺着,拇指勾着一只酒葫芦,歪斜的嘴角流出了一大摊涎水。

    单凭这睡相,任谁都想不到这是御剑宗堂堂守阁人。

    而另一个声音则要奇怪得多,有点像锻造师拉风箱的声音,一呼一吸,粗重而低沉,中间还夹杂着沙砾般的沙沙声。

    发出这声音的是密室正中的一块黑炭,仔细观看就会发现这块黑炭中间的缝隙里透出赤红色的光芒,仿佛尚未凝固的岩浆,呼吸之间,明暗交替。

    而且随着气流的喷出,某种黑色的颗粒从这些缝隙向外扩散,使得密室里的烛光都变得朦胧了许多,好似被一个无形的罩子笼罩着。

    这块黑炭似的东西,自然就是王致。

    话说自从第一块脊椎骨淬炼完毕,王致便悲剧地发现,这颗极品洗髓丹的药力还未耗尽。

    于是他接下来的每一块脊椎骨都遭遇了和第一块同等的经历,升温、淬炼,周而复始。

    特别是当洗髓丹的药力转移到第十一块脊椎骨的时候,除了那依旧炽热的温度在折磨着他的身体外,更是有一股钻心的疼痛在摧残着他的精神。

    那股疼痛突如其来,差点让王致咬断了舌根。

    不过幸好,他硬生生地抗住了这股痛楚,代价不过是十根指甲尽皆断裂在了掌心而已。

    不过这股痛意也不是没有来由的,很快,王致便发现自己第十一根脊椎骨上源源不断地往外冒出黑色的杂质,其数量简直比之前十根加起来都多!

    这是……洗骨伐髓?

    王致甚至看到自己某一处骨缝裂开,黑色的杂质带着鲜血源源不断地向外喷出,直到喷无可喷的时候,那些先前出现的绿色细线便再次出现,将裂开的骨缝填补了起来。

    于是从第十一块脊椎骨开始,王致所经受的痛苦又上升了一个层次,而且这种痛苦上那神秘法诀所不能减缓的,他只能咬牙硬抗!

    众多的杂质积聚在他的体内,养气决疯狂运转想要将它们排出体外,使得王致的经脉不堪重负,每每有经脉刺痛之感,像是在全身都有数之不尽的蚂蚁在噬咬。

    无数的血珠混合着黑色的杂质从他的毛孔中渗出,渐渐将他包裹成一副黑炭头的模样。

    王致本以为这就是结束,没想到却是另一重地狱的开始。

    当洗髓进行到最后三块脊椎骨的时候,洗髓丹的药力似乎已经是强弩之末,那翠绿色的温养药力已经稀薄地只剩寥寥数根而已,少得可怜。

    倒是那炽热的温度丝毫不减,以至于王致的疼痛感再次迈上了一个台阶。

    “嘶!”

    感受着尾椎逐渐攀升的温度,王致这才清晰地感受到了骨头被生生烤裂,然后抽髓、洗练,这种疼痛简直不能用言语来形容。

    咯嘣!

    王致的嘴里传出一道脆响,一块带着血的白色硬物被他生生咽下,喉咙间有着压抑的低吼声。

    忍!熬过这一关,便是海阔天空!

    一旁呼呼大睡的金师叔被王致的声音吵醒,看到自己密室里面多出这么一个奇怪的黑炭头之后先是一愣,随即便想起了这里还有个人呢。

    “小王致?吃个洗髓丹咋弄成这个样子咧?”

    金师叔目瞪口呆地看着眼前的景象,不由得惊叹。

    这小子的灵根资质,真的是……简直了!

    从没遇见过这么差的!

    不怪萧鼎没有提醒他,实在是王致他的灵根差得不是一星半点儿,他也就是和没有灵根的凡人相比才能有那么一点儿优越感了。

    一般修士服下洗髓丹只是拉个肚子就可以了,身体不舒服也是有一定限度的,没成想王致竟然搞出了生死危机!

    “我滴个乖乖。”

    金师叔连忙将手掌搭到王致的肩膀上,灵气探入其身体,探查他现在身体的状况。

    而作为一个筑基期修士,金师叔很快便发现了王致现在面临的窘状。

    “淬炼尚未完成,可是治愈身体的药力却耗尽了么……”

    金师叔一脸的无奈,看着王致露出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样。

    “唉,小王致啊。本来我还想让你做我的弟子,可你这资质……服了洗髓丹也没用啊,筑基倒是勉强,结丹那可就难如登天了啊!”

    金师叔一边哀叹着,一边从乾坤袋里掏出一枚香气四溢的丹药,在脸上露出肉疼之色的同时,朝着王致的喉咙一送!

    这边,王致的淬炼已经到了最后一块。只不过因为药力的缺失,之前两块脊椎骨上都有着坑坑洼洼的痕迹,甚至还有几道纵横交错的裂纹,让人担心它们会不会下一刻就碎掉。

    这时,唇齿间突然多出了一枚圆润之物,王致还没来得及多想,便本能地吞了下去。

    顿时一股清凉之意顺着食道滑下,像是在六月的天气里吞下一枚万年的寒冰,瞬间便让王致的头脑清醒了许多。

    而此时淬炼已经接近了尾声,火热的气息渐渐散去,那最后三块脊椎骨上赤红色开始褪去,只剩像是被烧过的黑煤炭般的颜色。

    此时不知从何处冒出来的乳白色液体聚集在了一起,蠕动着慢慢覆盖到了这三块骨头上。

    王致看着那些丑陋的缝隙一点点地被覆盖,洁白的颜色渐渐取代了碳黑,甚至连那些坑坑洼洼的地方都被填补,心中很是惊奇。

    不过想了想,王致便明白这是金师叔在帮助自己,心中不禁生出感激之情。

    金师叔还是蛮靠谱的嘛!

    很快,这三块骨头就变得光洁了起来。

    至此,王致的整条脊椎骨已经化作了白玉雕琢成的艺术品一般,说是巧夺天工也不为过。

    更令王致欣喜的是,刚刚自己尝试了一下摄取周围的灵气,结果他仅仅是稍稍运行了一下周天,便有数之不尽的灵气朝他汹涌而来。

    王致估计,自己的资质应该已经比之前翻了几倍不止!

    这么说来,说不定自己很快就可以突破炼气三层,成为外门弟子了!

    王致心中怀揣着喜悦,幻想着自己出关的那一天。

    ……

    偶来松树下,高枕石头眠;山中无历日,寒尽不知年。

    这首诗所描述的隐世仙人模样过于平淡,但其中所说的有一点倒是真的,那便是对于修仙者来说,时间这个东西是极为缥缈且没有概念的。

    王致的这一次闭关已经近一月,吃喝都靠着金师叔送进去,而他本人则是一步也不出,专心修炼。

    自从服用了那颗极品洗髓丹之后,他的境界较与之前相比,说是一日千里也不为过。

    再加上从萧鼎那里得来的几瓶丹药,他现在是万事俱备,只待时间一到,便可以水到渠成地突破了。

    不过他这一闭关对于其他人的影响倒也不是没有,就比如灶火房的那位厨师,最近倒是有些发愁。

    那个“饭缸”到底去哪了呢?虽说给他做饭挺累人的,但是看着他吃饭自己的食欲都提升了。

    这一个月没见,感觉自己吃饭都没劲了。

    与他有相似感受的还有金师叔。

    本来这藏宝阁就只有他一个人的,平日里除了喝酒就是睡觉,日子过得倒也逍遥。

    但是自从这王致来了之后吧,感觉这藏宝阁也多了几分生气儿,这小子说话又好听,还帮自己赚了不少灵石。

    结果这小子突然一闭关吧,自己又得一个人孤零零地。

    平日里倒还不觉得,结果身边没了一个可以说话的人,突然就感到孤单起来了,就连葫芦里的酒好像也没有以前好喝了。

    要是王致知道金师叔现在想什么,一定会狠狠的吐槽。

    你就是想找个人当你的垃圾桶吧?什么该说的,不该说的都一股脑儿地吐出来,跟个连珠炮似得。

    那些宗门的八卦跟我说就算了,你跟我讲你六岁的时候偷吃了一只烧鸡被师傅追着打这种事情跟我说干什么?

    只可惜王致依旧在闭关修炼,金师叔一肚子的话无人倾诉,只好在那些来领月奉的外门弟子身上找找乐子,打听打听最近宗门有没有什么趣事。

    这不,闲着无聊的金师叔在藏宝阁门前的一颗梧桐树下半躺着,身下是一块平滑的青石,阳光透过树叶间的缝隙,斑斑点点地落在他的身上。

    只见他惬意地翻了一个身,手里拎着酒葫芦,往嘴里肆意地猛灌了一口,然后发出一道舒畅的声响。

    “这小子,还挺适合修仙的……”

    金师叔发出一道感慨,自己刚入修仙界的时候因为有师傅的教导,也没缺过什么资源,但就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

    按照自己师傅的话来讲,就是定力不够,耐不住性子。

    这一点,王致倒是比自己强多了。

    金师叔眯起眼睛,不知在想些什么。

    就是灵根差了些……

    金师叔虽说修为不算高,但好歹是见过世面的人。

    王致服用了极品洗髓丹是不假,但他底子薄,即便是有这等宝药,也不过是能把他的灵根资质提升个几层吧。

    金师叔估摸着,王致现在灵根的水平也就是六七层的样子。

    只能算是个中人之姿。

    筑基倒是没问题,修炼资源够了就行,哪怕不够也不过是多熬个几年的事情。

    可想要结丹?那可不是一两个机缘就可以解决的事情。

    愁人哟~

    金师叔又喝了一口灵酒,感受着口中混合着辛辣与灵果芳香的味道,心情又好了几分。

    算了,想那么多干嘛。

    缘起缘灭缘终尽,花开花落花归尘。

    谁又能踏上那通天坦途呢?

    还不如任他潮涨潮落,我自观之。

    想到此处,金师叔心情大好,不由得大喝了一口,闭目躺在青石板上,伴着鸟鸣昏昏睡去。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玄仙变》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玄仙变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玄仙变》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