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正文卷 第八十五张、被逼着选择

读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重返八零怂媳翻身!作品正文卷 第八十五张、被逼着选择
(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顾真头发的发质很硬,陈素云总说,按照老辈子的说法,这样的女孩子脾气倔,命也硬。顾真听着觉得很有道理,死过一次不知道算不算命硬。

    得知顾真下午要去拍一寸照片,梁振华告诉了顾真以前他和陈素云婚礼时候请的那个摄影师的店,在营子乡上农销舍对面,顾真吃饭完就踏着小碎步出了门。

    程晓磊还是在大树后面躲着,按哔哔机,听见顾真来了,抬起头来,脸色不太好看。

    “等下我得先去梦姐那。”

    顾真摸摸自己的头发:“刚好我妈让我拍照片前剪剪头发。”

    “那走吧。”

    程晓磊指了指路边的停着的自行车。

    袁梦洁相亲至今,已经几个月了,期间还过了个年,双方父母都见了面,敲定了好日子。她年纪不大,才22岁,在现代恐怕大学还没毕业,可在这个年代,早生早育成了普遍现象,连袁梦洁都过了黄金年龄。

    程晓磊一路上和顾真说着有关袁梦洁的这些事情,顾真突然问:“她喜欢你对吗?”

    程晓磊的车把手抖了一下。

    这个人就是这样,总以为自己藏得很好,被发现的时候心理预期落差太大,然后表现在肢体动作上。

    程晓磊觉得自己在顾真面前,没有任何一点秘密。

    “你俩关系不错吧?”顾真继续问。

    程晓磊点头:“当然了,那时候打架斗殴的,都需要一个地方商量事情啊,歇歇脚什么的,梦姐就主动提出到她的理发店去。”

    “这对她有什么好处吗?”

    “当然了。”程晓磊吹牛皮:“有什么事我都罩着她,以前总有人骚扰她,后来哪有了?”

    顾真一语道破天机:“后来其他人都以为你们是一对,自然不会有人再敢来骚扰她咯。”

    程晓磊想解释,可脑袋像是被人敲了一下,一下子反应过来,顾真说的好像是真的。

    原来从一开始就让袁梦洁误会的人,是他。

    程晓磊不说话,顾真也知道他在想什么,男生都比女生成熟的晚,他还没有学会怎样和喜欢的女孩子相处,怎样与其他女生保持距离,划分边界。

    在程晓磊那里,最开始的时候可能连性别观念都是模糊的,对待男生和女生的态度是一样的,根本不懂‘怜香惜玉’,也不会和女生相处。

    现在,似乎已经好很多了,程晓磊在变得温柔。

    两个人都若有所思,到了梦洁理发店门口,程晓磊停好车子,突然莫名其妙来了一句:“我没有。”

    顾真问号脸:“没有什么?”

    程晓磊不说了,进了屋,顾真愣了一下也跟进去。

    袁梦洁正在指点小学徒染色的技术,听见有人进屋,回头,然后挂上浅浅的微笑:“你……你们来了啊。”

    程晓磊熟门熟路,自己找了个椅子坐好,骑了一路的车子,他敲打自己的腿部肌肉放松一下。

    顾真看到袁梦洁做了个新的发型,将头发剪短齐肩,发尾微微卷,俏皮又可爱。

    “梦姐。”

    “嗯。”袁梦洁应声,但对顾真实在是没法热络起来,她心里的芥蒂太深,能做到对顾真微笑已经是保持自己的修养了。

    顾真摸了摸自己的头发:“我想修理一下头发。”

    袁梦洁想了想:“我来剪可以吗?”

    顾真反倒奇怪了,什么叫她来剪可以吗?袁梦洁的剪发技术顾真当然相信。

    “好啊。”

    “那进里屋洗洗头吧。”袁梦洁转身领着顾真进了里屋。

    这个年代洗头的工具是一个水箱,下面连接一根水管,水温需要人为控制,暖壶热水倒进去的多,水温就高一些。

    水管和水箱的连接处有一个水龙头,控制开合。

    袁梦洁拧开水龙头,伸手在水管处感受水温:“正好,坐过来吧。”

    顾真坐在水箱下面,低着头,几乎面对着接水的盆,然后感受袁梦洁的手揉搓自己的头发,说的也是那句:“你这头发硬,果然脾气也不好惹呢。”

    顾真只能回报以无奈的笑笑。

    袁梦洁打开了话匣子:“你推荐我的那个DVD真不错,虽然贵了点,可整个冬天我的生意比别人家都好,我准备把剩下的钱一次性付清了。”

    “好,我帮你做手续。”

    袁梦洁的手虽然纤细却很有力气,顾真觉得自己的头在她的手上就像是一件艺术品,任她打磨。袁梦洁帮顾真把头法洗干净,用毛巾包好,让她坐在镜子前面。

    “想剪什么样子的?”

    顾真不好意思的笑笑:“你这样子的可以吗?”

    袁梦洁也笑了:“当然可以啊,你怕我不愿意啊?我们做剪发生意的,就是拿自己打样,越多人喜欢才会有越多生意。”

    袁梦洁拉扯吹风机,将顾真头发吹到半干,自己拿个椅子在顾真身后做好,比量着长度、顾真的脸型开始剪发。

    旁人剪发时都会闲聊些有的没的,顾真通常就会很抓狂,她不是个愿意消磨时间在无聊的对话上的人,但袁梦洁却不是这样。

    她十分认真,每一剪子下去都是自信且专注,让顾真都跟着不敢动作,一动不动。

    镜子里面,顾真看到程晓磊也在看着自己的头发,落地的长发让他皱一皱眉毛,想说什么,却又没说的样子,像极了他平时有心事的时候。

    好不容易熬到剪完了头发,顾真对自己这清清爽爽的短发很满意,程晓磊却说一句:“不好看。”

    顾真给他一记白眼,袁梦洁扫着地上的头发,听到程晓磊那句话时候,动作顿了一下。

    顾真按照市价给袁梦洁钱,她自然是不收,顾真不喜欢欠人情,趁袁梦洁去倒水的功夫,将钱塞到她的皮包里。

    程晓磊笑一声,小声说:“梦姐不要你的钱,你硬给,她可就生气了。”

    “那是你们之间的规则,在我这,也有我自己的规则。”

    顾真说完这话感觉怪怪的,好像带着醋味,酸酸的,为免程晓磊误会,顾真赶紧走了:“我在外面等你。”

    自打进了屋,竟忙活着头发的事情了,袁梦洁招呼程晓磊来这,肯定还有的别的事情,她不能当电灯泡,也不准备当程晓磊的什么人,宣示身份。

    袁梦洁进屋的时候问:“怎么顾真在外面等你呢?”

    程晓磊从衣服兜里掏出来一个信封,递给袁梦洁:“我也要走了,还得去拍一寸照片,这个给你。”

    袁梦洁的手伸到一半缩回来:“我不要,你现在给了我钱,意思是不去参加我的婚礼了?”

    “对。”程晓磊挠挠头:“学校的假不好请……”

    “借口。”袁梦洁冷脸。

    程晓磊没法接话,那确实是借口,他不去参加婚礼,才是对人家最大的祝福吧。

    程晓磊将信封放到椅子上,转身:“梦姐,祝你幸福。”

    说罢,程晓磊边往外走,快到门口的时候,袁梦洁突然喊住他:“等一下。”

    “嗯?”

    她的眼神里涌动着最后的情绪,闪烁无比:“这是最后一次了,磊哥,虽然你比我年纪小,我却喊了你这么多年的磊哥,你明不明白,我想要的是什么?”

    程晓磊淡淡道:“你已经做出选择了,不是吗?”

    “可是有时候人不是能自主选择的,而是被逼着做选择。”

    那是两人之间最后的一次谈话,程晓磊一直心不在焉,脑海里反复着这句,他好像感受到了什么,却又抓不住。

    顾真见程晓磊失魂落魄:“怎么啦?和梦姐吵架了?”

    程晓磊摇摇头:“没有。”

    顾真不信:“梦姐也算是咱们这数一数二的美女了吧,你还有啥不满意的?”

    “顾真!”

    “啊?”程晓磊突然怒吼吓了顾真一跳。

    “你能不能少操心我的其他事情?”程晓磊叹口气:“反正你只是答应我帮我考大学而已,其余的事情,我不需要你来教我怎么做。”

    这句话一下子点醒了顾真,她咽了下口水:“是我过界了,对不起。”

    “不是要你说对不起!”程晓磊陡然提高了音量,然后长长的安静。

    两个人沉默不语,走到照相馆门前,顾真伸手要去拉门把手,程晓磊也伸过去,两个人的手挨在了一起。

    程晓磊的掌心暖暖的,有着男孩子独有的火力热,而顾真的手冰冰的,像是怎么融也不会化的冰。

    顾真将自己的手撤回来,程晓磊用力推开门,两个人依次走进去,动作熟练地像是演练过无数遍一样。

    顾真看着程晓磊的背影,心里在某一个瞬间动摇了,但也仅仅是一瞬间。

    “两位要拍照片还是洗照片?”

    “拍。”程晓磊回身看了顾真一眼,又回过头去继续说:“我们俩要拍一寸照片,报考用的。”

    “哦哦,高考是吧,今天来了好几个学生拍,马上要考了啊。”

    老板客客气气的说,又忍不住好奇心:“你俩是处对象呢?”

    “不是。”

    “不是。”

    两个人异口同声。

    “哦哦,我以为你你们一起来的……”这下轮到老板不好意思了。

    门吱呀一声开了,有人在背后喊顾真:“咦,你们也在啊?”

    王汶月扎着马尾出现在门口,她打量了顾真一眼,面色有些慌张:“你剪了短发,我差点没认出来你。”

    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重返八零怂媳翻身!》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重返八零怂媳翻身!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重返八零怂媳翻身!》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