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城初起舞,觅道红尘中。 第一百八十二章 周天星斗三魂七魄阴阳逆【第二更!】

读文学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左道倾天凤城初起舞,觅道红尘中。 第一百八十二章 周天星斗三魂七魄阴阳逆【第二更!】
(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秦方阳将前一颗气球扎住,然后又拿起另一个气球,一口气吹下去,一直吹到了人头大小。停止。

    “但,你在丹田容量只得拳头那么大的时候,可以突破的时候,忍着没有突破,将力量积蓄起来,一直到这么多的时候……再突破;那么你在先天阶段的起步条件,就比别人多上好几倍!”

    “丹田是没有极限的。”

    “只要你能够做到……”

    秦方阳将那个拳头大小的气球再拿起来,一口气吹到了西瓜大小:“这个地步,是不是,力量就更加多了?这样子的时候,再突破先天打通经脉,那么,比同样只是拳头大小突破先天的……是不是要强很多?”

    “你在这个时候迎战那些在拳头大小突破了先天的武者,是不是就可以越级战胜?”

    “这就是底蕴的力量。”

    秦方阳将玄奥的灵气底蕴,直接化作具体化的东西来讲解,全班所有人都是恍然大悟。

    纵使在此之前,已经知道这个道理的,却也不如现在这样的直观比较看得更清楚。

    “所以,当突破先天已经成为必然,拥有十足把握的时候……那么,就要尽可能的吹鼓丹田,尽可能的最大化!让自己积蓄更多的力量,更多的底蕴,越多越好,越厚越好。”

    秦方阳下了结论:“虽然这样做,可能会花费更多的时间,但以武者的生命时间而论,未来前路,唯有将底蕴夯结实了,才能够走得更长远,才有把握攀上更高的阶位!”

    “为何有些武者到了丹元,婴变,化云,就再也无法前进?那就是因为……最初的时候,没有累积下足够多的底蕴,及至彻底耗空的时候,自然前行无力,裹足不前,就只能停留在那个价位,慢慢的消磨时光,经年的挣扎突破,直到无奈死去!”

    左小多举手提问:“那要如何确定,自身吹鼓丹田已经到了极限呢?”

    “这个问题问得好。”

    秦方阳道:“这个其实是没有固定标准,只看个人努力的程度了,从一开始就要努力控制,一直坚持到自己再无法控制的时候,让真气自行突破,大抵也就成了。”

    “每一次真气自行冲关的时候,都要尝试控制,不要让它冲关成功;若是能够控制压制得住,那就是还没有到达极限!而当你控制不了的时候,自然就是你必须要做出突破的时候!”

    秦方阳淡淡道:“便是如此。”

    所有人尽都若有所思。

    秦方阳心念一动,察觉自己的说法有些极端,急忙加上几句:“不过我所说的这个方式,就只限于你们现在的年龄段,最大时限为二十岁之前。若是接近了二十岁,比如说到了十九岁半了,就不用再想什么吹鼓丹田最大化,先冲过这一关再说。”

    “二十岁之前跃龙门,入先天。乃是前行有路的必要点。”

    秦方阳道:“每个人的个人情况不尽相同,都要对自己的情况心里有数才好。我们班有几个十九岁的?”

    五个人一脸惭愧的站起来。

    “你们五个,不受之前我所说的话限制,无论什么时候感觉能突破了,就要尽快突破,不要顾忌别的!”

    秦方阳不着痕迹的抽了抽嘴角,险些犯下错误;自己之前的那种说法,绝大部分都是针对于天才所讲。

    这种方式,对于资质一般的人来说,非但无益反而有害,幸亏即时想了起来,予以补救。

    若是由学生因为自己的吹鼓丹田最大化理论而耽误突破,可是要悔恨终生了。

    “是。”那五个人都有些垂头丧气。

    其中一个喃喃道:“秦老师,若我们现在突破了,是否就是……刚才您口中的那些反面教材呗?就是会被人越级战胜的那部分……”

    “噗……”

    有人忍不住的低笑一声。

    “是,也不是。”

    “能够越级挑战之人,基本每一个都是天赋过人的一时之选,或者别有机缘之辈,而此世绝大多数的武者,都是按部就班,一步一步走过来的。”

    “当然了,你们以最寻常的方式晋级先天,肯定比那些隽才之辈的前路要窄一些;但是突破了先天之后,你们还是机会,让自己追赶上别人,那就是先天高阶,突破胎息之前的荆棘路。只要在那个时候,能够忍受别人所不能忍受的痛苦,达到六压以上,还可以将之前欠缺的底蕴,尽数弥补回来的!”

    秦方阳道:“只是那个时候所要经受的痛苦,绝非什么人都可以忍受,嗯,或者应该这么说,每个武者都要经历一次极致的痛苦磨砺,那一次比较的,乃是忍受,乃是耐力,还有天性!”

    所有人都陷入沉思。

    “先天阶段,乃是武修者之修炼过程中,最最关键的一个阶位!虽言先天只是起步,但却干系到你这一生最终能走多远。希望各位同学,谨记!”

    “到了先天高阶,六压走完荆棘路突破胎息的,面对五压走完的同阶者,乃是碾压之格。而六压面对八压修者,全无任何还手之力,这就是个中的巨大差异!”

    “所以将来对敌,千万不要以为,大家都是胎息中阶,都是丹元中阶,应该势均力敌。这种想法是绝对错误。”

    “先天与先天是不同的,胎息与胎息更加不同,丹元与丹元之间,更可能是天差地别的巨大差异!记住了么!”

    秦方阳的声音很是郑重,声音中,还流溢着一种类似暮鼓晨钟的气势,将这番话,牢牢地刻入一众学生们心田之中!

    左小多心中凛然,眼中泛起忧虑。

    秦老师,这样燃烧自身,却不知还能燃烧多久?

    “所有人,尽心思考一刻钟,然后该去历练的去历练,该去修炼的去修炼。”秦方阳结束了今天的授课。

    而李成龙等人,飞一般地冲了出去,去重力室了。

    左小多走到秦方阳面前:“秦老师,下午我需要请个假。”

    “做什么?”

    “去打造兵器。”

    秦方阳有些意外的看了他一眼:“现在就打造?早了些吧?”

    “先打造好放着;我爸爸说我们家左近来了个很高明的铁匠,人家不会在这里待太长的时间,机遇难得,让我们好好把握。”

    秦方阳皱皱眉,有些了然道:“那你去吧。”

    “哎,你不是说要见老校长?什么时候?”

    “要不现在?”左小多试探道。

    “好。”

    秦方阳的脸色一下子柔和了起来,道:“我去问下老校长有没有时间。”

    ……

    秦方阳带着左小多,进入了大办公室,可是才一进去就被何圆月给请了出去。

    “秦老师,今天我有话要问左小多,你在这里不方便,请自便。”

    秦方阳一脸郁闷的被赶走了。

    这怎么肥事?

    啥事儿还没说呢,就把我赶走了……

    秦方阳出去了。

    蓝姐也被何圆月打发了出去。

    何圆月双眼注目于左小多:“小多,你应该知道我为何要让他们两个人出去吧?你秦老师和你蓝老师,都是绝对可以信任的人,但我仍旧要他们出去了,你以为如何?”

    左小多挠挠头,一派天真无邪,乖巧可人的道:“肯定是何奶奶要秘密的传授给我绝世功法,法不传六耳?”

    “……”何圆月并没有笑,而是眼神愈发凝重地看着左小多,半晌都没有说话。

    左小多那一身惫懒,在此刻不由自主的尽数收了起来,居然感觉到一丝不安,干笑道:“何奶奶……您这是?”

    何圆月良久才轻轻的舒了一口气,道:“你设置的阵法,是天地阴阳逆转夺运阵么,又或者……还不止于此?!”

    左小多沉默了。

    他并不想让何圆月知道这件事,但何圆月还是知道了,虽然左小多知道这件事不能瞒老校长太久,但总希望能多瞒一时是一时。

    左小多沉默了片刻,这才沉声道:“是……周天星斗三魂七魄阴阳逆!”

    “……”何圆月忍不住的吸口冷气。

    自己已经将事情想得尽可能的毒辣,没想到竟还是忽略了一点,还是想的不够狠,自己的预感竟是真的!

    “是了是了……灵珠湖与天珠湖还有左小念本身,这三个交错点,岂不正是三魂平行阵;也就是表面的天地人三才阵,骨子里更是三魂阵……”

    “而天珠湖,灵珠湖,梦氏集团,宁氏祖坟,两个人工湖,再加上左小念那边,复映七魄返照!”

    “上应天相,乃为乾天;下用地势,得应地坤,天地合局,周天星斗尽为所役……而将原本的地势一朝逆转,应了阴阳逆之变……”

    何圆月长长叹息:“小多,你这作法,可就有些太毒辣了,有伤天和啊!”

    左小多沉默了一下,彻底的收起来吊儿郎当的少年气象,冷漠的说道:“我之毒辣,所应对者,仅止于宁梦两家前世今生的祖祖辈辈,并无牵涉其余任何一家一姓。老校长且想,若是这两家最终成功,受害者是谁,近的是凤凰城数百万民众,远的是整个星魂大陆亿万民生,如此罪孽,何罚不可施?!”

    “就只基于这个理由,我便觉得我并没有错,一点都没有错,相反,我只恨现在力量不够。若是我的力量够了,何必如此周折?直接杀上门去,掀翻了梦氏,破碎了宁氏,一样的祖坟刨掉,一样的挫骨扬灰!”

    ………………

    《你们觉得分开更新好?还是下午或者晚上一次性更新好?》

    读文学 www.duwenxue.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左道倾天》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左道倾天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左道倾天》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