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轻人永远是对的,大城市永远是好的[2017-06-21 00:02:20]

  年轻人永远是对的,大城市永远是好的

  文/艾小羊

  一帆在北京读书,经常跟我抱怨北京不好。“真不喜欢大城市”她说。我问她去过哪些地方,她说主要呆在昌平,偶尔去王府井逛逛街。

  “去美术馆看过画展吗,人艺的话剧看过几部,国图的讲座呢?后海听过摇滚没有,知道朝阳使馆区有一条长满柿子树的幽静而宽广的马路吗?”

  “没兴趣。就昌平人少点儿,市区空气更差,交通更堵。”

  “那你怎么知道自己不喜欢大城市呢,你连大城市是什么都不知道。”

  我发现总有人把在大城市生活与在大城市呆着混为一谈。

  这个现象,在我家乡那个三线城市格外明显。年轻人像一帆一样,去大城市读了几年大学,或者被派去北京、上海等地公干几年。回家悲天悯人地说,北京空气不好,上海人冷漠,广州吃得差,深圳房租高……总之,大城市一点意思都没有,我们家乡这个三线小城才是宇宙中心。

  但当你试图勾画他在大城市的生活轨迹,会吃惊地发现,他们去过人流最密集的地方是火车站,最熟悉的路线是从火车站、飞机场到自己的住处,评价一个城市餐饮水准的标尺是学校或者小区门口老王家的小馆子。

  他们其实从没离开过家乡,只是换了一个地理坐标去过家乡的生活。

  他们吸足了大城市的雾霾,挤够了大城市的地铁,却没有享受过大城市迷人的人文气息、便捷的公共服务系统以及开放的人际交往氛围。

  他们以小城市更好作为借口,纵容自己即使呆在大城市多年,也不肯融入那里的四季与光阴,一边抱怨一边活着,他乡没有变成故乡,故乡却已成他乡。

  我18岁来武汉读书,至少有三年,觉得这个城市特别烂。从武汉的天气到武汉人的脾气,抱怨起这个城市,我能神清气爽地说上三天三夜。

  我一高中同学在武汉另一所高校读书,自己组了个乐队。乐队经常去各个高校、商业区演出。他却总说武汉好,这个根本性分歧甚至妨碍了我们关系的进一步发展。

  大三的时候,他去演唱会做兼职,开个小后门让我混进去。我看了平生第一场演唱会。年轻的心跟随鼓点一起激荡的时候,地域、身份、相貌、身材都不重要了,每个人都捧着一腔热忱,与这个火热的城市一起律动。

  演唱会结束,我第一次看到珞喻路夜晚10点的模样。

  我试着与这座城市热恋。去图书馆听讲座,探寻趣味小店,认识旅行达人、街舞明星、作家、戏曲艺术家……这个城市每天的清晨与夜晚,更新与送别,不再与我无关。

  我渐渐明白,在越大的城市,越要用开放的心态去成长与改变。不是城市敞开怀抱迎接你,而是你满腔热情拥抱它。

  后来,我在深圳生活了一段时间。这里的物价很高,人情冷漠,但这里的市民最爱排队,同事关系最简单,有全中国最好的公立图书馆。在设计双年展、文博会上,你可以看到全球人文艺术顶尖的工艺与产品。

  我在深圳几年,去的最多的地方,一是书城二是展会。

  我周围同样有这样一种异乡人,当我告诉他们,展会上,有一个机器人会种胡萝卜,他们连眼珠都不转,说:“那跟我有什么关系?”他们用这句话,在自己与城市之间筑了一道厚墙。

  是啊,有什么关系呢?它不能让你升职加薪,也不能让你买房,可它会让你觉得生而为人是幸福的。

  你每天醒来,只看到小房间的四壁与老王餐馆的外卖,与你每天醒来,兴致勃勃地去找一个会种胡萝卜的机器人,看一幅美妙的画,听一场高级的讲座,生活质量有本质不同。

  而这种不同,与你从哪里来,收入如何、长得美丑全部无关。大城市公共建设所带来的生活品质的提高,原本是属于你的人权,而你却并不珍惜。

  当你的生命里,只有停步与退缩的时候,大城市与小城市没有区别。然而,当你想要踏步向前,城市的大小,决定了你能走多远,找到多少朋友与导师,你的周围将出现多少鼓掌的人。

  大城市的魅力,不仅仅在于有更多新潮的思维与奋斗的机会,更因为它最先捕捉到科技的脉博、艺术的风尚、创意的美学。在这里聚集着最勇敢、最有创造力的年轻人与见多识广,智慧充盈的中年人。

  如果命运的巨浪已经将你送进一座大城市,或者你正在纠结要不要趁年轻去大城市奋斗,我给你的建议是——

  年轻人永远是对的,大城市永远是好的。因为头部聚集效应,大城市一定集中了最好的资源,汇聚了最优秀的人才,你要努力站在这个巨人的肩上,不要因为它放了个屁而嫌弃它。

  与本地人做朋友。在大城市,不要只混在外地人圈里;出国,不要呆在华人圈里。你走的每一步,都是为了看世界,来不及了,快上船。

  喂养自己的好奇心。大城市的可贵之处,是可以满足你无限的好奇心,而我所见到的成功人士,创业的初衷往往不是强烈的财富欲望,而是强烈的好奇心。

  放下无用的自尊心。你对大城市的愤怒与嫌弃,本质上是对自己无能的愤怒。你在大城市被伤了自尊,就想到小城市的好,但建立在低能基础上的自尊,只会让你越来越封闭。

  大城市里的每一个年轻人,希望你们在这里生活、奋斗、爱过、变过。最终,你有权利选择回到小城。但希望你能自豪地说,我在大城市生活过,我知道那里的好,而不是,我在大城市呆过,那里什么都不好。

  前者叫归隐,后者是无知。

那些在大城市漂泊的年轻人的最终未来 大部分人都在毕业后3-5年内离开了大城市,但他们想对你说… 元宵节逃回北上广,为什么我们无法逃离大城市?
手机网址